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裁军问题 为什么瑞士(仍)未签署禁止核武器条约

1966年7月2日,法国军队在太平洋上的穆鲁罗阿岛进行了一次核弹爆炸试验。

1966年7月2日,法国军队在太平洋上的穆鲁罗阿岛进行了一次核弹爆炸试验。

(Keystone)

瑞士仍未签署或批准去年夏天联合国通过的《禁止核武器条约》。未来几个月内政府将对此做出表态,同时要求瑞士加入该条约的各方压力在不断增加。

尽管瑞士参加了《禁止核武器条约》的筹备工作与谈判,却是尚未签署该条约的国家之一。截至今日,已有122个国家通过了这个条约,57个国家业已签署,5个国家已经正式批准。

条约支持者认为,瑞士不签署该条约可能会对本国人道主义资格造成影响。

最近在接受法语区电视台RTS采访时,总部位于日内瓦的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英)外部链接(ICAN)主席贝阿特丽斯·菲恩(Beatrice Fihn)表示:“如果瑞士不签署这个条约,人们会质疑我们作为人道主义权利与裁军的捍卫者地位。在我看来,它将侵蚀我们在该领域的工作。”由于这家组织在敦促《禁止核武器条约》的签署中所起到的驱动作用,2017年ICAN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这个条约的目的就是要强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英)外部链接》的第6条款。

瑞士议会是否会同意正式批准该条约?在社会民主党议员卡尔洛·索马鲁嘎(Carlo Sommaruga)提交议会问题(多语)外部链接、要求伯尔尼尽快通过这份条约后,国民院与联邦院将就此问题做出讨论。

负责裁军问题的驻日内瓦瑞士大使萨布丽娜·达拉菲奥

(swissinfo.ch)

伯尔尼的疑虑 

在日内瓦联合国裁军会议上代表瑞士的萨布丽娜·达拉菲奥(Sabrina Dallafior)大使,为伯尔尼在条约签署问题上的谨慎态度辩解。据她说,要做出是否签署条约的决定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

“伯尔尼有一个跨部门小组正在分析条约内容,以评估该条约从法律与表达角度上,是否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保持了一致性,以及全面禁止是否为达成核裁军的最佳途径等,”达拉菲奥指出。

“瑞士参与了条约的谈判与筹备工作。我们已于2017年7月7日批准了谈判结果,因为瑞士也渴望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并支持在条约中提及使用核武器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影响。”

然而政府并未隐藏对该条约所持有的一定疑虑。“我们不确定这个条约会成为迈向消除核武器的切实一步,因为拥有核弹的国家都未参与,我们深信它们和它们的盟国应当参与进来。这个条约不该针对它们,而应联合它们,”达拉菲奥坚定地表示。

但在菲恩看来,这种说法并不能使人信服。

“裁军不是件一蹴而就的事。我们将来能够禁止与消除所有的核武器。唯一该问的问题是-我们是要现在就做,还是等核武器被使用了再做?”菲恩在那次采访中讲道。

艰难的妥协方案

前法国外交官及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GCPS)顾问马克·菲诺(Marc Finaud)强调了瑞士立场的难题:“伯尔尼想查明该条约所牵涉的方方面面,这很合理,从法律角度看也有道理。瑞士希望能消除条约反对者与支持者间的隔阂,但这就像拿直尺来画圆,可谓难上加难。你要么同意,要么不同意,几乎无法折衷。”

身为武器扩散问题专家的菲诺说道:“有核武器的国家和通过双边协议受其保护的国家仍依赖于核武器,也不希望这些武器被称为非法或违规,因为这会令他们的安全部署受到怀疑,但这样的国家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国家支持这个条约。所以这是个日益壮大的趋势与规范,所有国家都须就此做出选择。瑞士正面临这一选择,难以找到一个妥协方案。”

实际上该条约获通过,正是对核弹威胁升级的一种承认。

重重威胁

尽管日前爆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朝鲜领袖金正恩可能会面的消息,两人都表示愿意就朝鲜半岛去核化进行谈判,使得紧张局势有所缓和,但朝鲜的核威胁仍如箭在弦上。

如今的即成现实是,朝鲜自认为是继现有八个核武器拥有国(法国、英国、俄罗斯、美国、中国、以色列、印度,和巴基斯坦)之后的新兴核大国。

核武器扩散的危机也还远未消除,同样也是因为美国总统仍在扬言要废除就伊朗核计划签署的国际协议,而这个协议的目的正是要防止伊朗成为另一个核武器拥有国。

对现有条约的威胁

达拉菲奥则指出核武器所造成威胁的另一方面。

她评论说:“这几年来怀着极大的担忧,我们观察到核武器领域的动向为扩军而非裁军。核武器的数量或许有所下降,但其威力却出现实质性增长。每一个核武器拥有国都在施行现代化项目。”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在1月18日就不扩散武器问题举行的安理会大会上,古特雷斯提醒与会者:“世界关于核武器问题的担忧已达到冷战后的最高水平,其根源正是军事预算的增加与武器的过度积累。”在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最新发表的报告中,也证实了军火交易的增长。

古特雷斯特别提到华盛顿和莫斯科,评论说“美俄两国间围绕核武器及其他问题间的信任在持续削弱。冷战期间及冷战后采纳的削减战略性军备的必要措施如今面临威胁。现在看来,各国没有兴趣就削减核武器储备展开新条约的谈判,以代替将于2021年到期的《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的条约》。”

其他途径

无论其相关性,《禁止核武器条约》远非应对核威胁的唯一途径。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在经历了20年的僵局之后,已就新的工作程序达成协议(以确立五个工作组,来探索所谓“核心问题”的共同基础),这令有些人对可能找到解决核威胁的新途径抱有希望-若是其成员国表现出的推进意愿能够持续的话。

“我注意到这一决定的达成基于共识,之前就裁军谈判会议而言似乎绝无可能。该决定不仅涉及核问题,还涉及军火工业的其他发展。裁军其实是整体性问题,”达拉菲奥评论道。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