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觀點 在瑞士當窮人是一種什麼滋味

Un homme seul sur un banc

靠最低生活費生活意味著必須放棄很多社交生活,本文作者Grégoire Barbey表示。

(Keystone / Walter Bieri)

瑞士資訊前一陣刊登了一篇關於在瑞士體驗窮人生活的文章,一位讀者Grégoire Barbey讀了以後,提出貧窮是無法當作實驗來體驗的,他投稿向我們分享了他的觀點。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我很感興趣地讀了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這篇名為《我在瑞士當了一個月窮人-很難過》的文章,作者的出發點值得稱道,但是方法卻不大得當。貧窮真的能夠當做實驗來體驗,然後寫一篇報導嗎?我認為不能。

外部内容

Grégoire Barbey

貧窮一般是無止境的,而相反,它是一個緩慢的向社會底層滑落的過程,這期間讓人無法抗拒地陷入深深的失落,變得越來越氣餒,是一種無時無刻不在的煎熬。

Grégoire Barbey是一位自學成才和自由職業記者。他為 L'Agefi報紙工作了多年,也為La Télé雜誌做過專欄作家。他主攻社會話題,是franchi.ch網站的主編。

(affranchi.ch)

在那一篇文章中,作者無法傳遞的是一種真實的感受,是由惶恐、羞辱、犯罪感和憂傷組合在一起的一種無助的狀態,唯一的指望只有社會救濟。

正如貧窮不能效仿,它也很難形容,僅給社會救濟機構打個電話了解的情況,很難真正知道每個月領取救濟的人是怎樣艱難度日的。

沒有資源,沒有財產

在瑞士領取社會救濟金並不是什麼好事,申請人必須一無所有,把自己最後的財產耗盡,才能領到救濟金。這是瑞士人最後的一道安全保障,靠社會福利生活的人既無資源也無財產。

每個月保障最低生活水平的補助金是977瑞郎(約6500人民幣),這筆錢你要支付衣食住行的所有費用,還包括水電、電話、網絡、電視廣播收視費和醫療保險不包含的醫藥費用等。

房租和醫療保險的費用在一定範圍內由社會福利機構支付,超出標準的部分自付。大多數州的社會補助為977瑞郎,但是實際上居住在哪裡,生活費用是有所差別的,因此這種統一補助金的做法並不公平。可以這麼說,這點錢在瑞士是不夠花的。


貧窮 瑞士的豪華版貧窮生活

瑞士有逾8%的人口是窮人,近3.5%的人需要領取社會救濟。在富有的瑞士,窮人也必須“奢侈”起來,所以對他們來說,養家糊口並不容易。

而領取社會救濟金,每月必須提供一些書面報告,其中包括銀行單據。從任何人那裡得到的無論多微不足道的一筆匯款-比如一位住在其他地方的朋友為你的生日匯了200瑞郎,都會在下個月的補助金中被扣除。

你必須毫無保留地說明每筆收入的來源,所有相關單據都要保存,因為社會福利機構的工作人員隨時有可能提出各種問題,你必須時刻做好準備予以回答。

失敗是人生禁忌

每當社會救助機構來信,或者通知領取救濟的人一些新規定的時候,都會提及法律,讓人再次面對自己的窘境。如今的瑞士社會對於處於非常狀態的人持有鄙視態度,這是少數濫用社會福利案例造成的壞影響,令真正有困難的人也跟著受牽連。

瑞士是一個公認的富國,但在鮮亮的外表下,每十個人中就有兩個生活在拮据的困境中。有些人因為感到恥辱,而放棄申請社會救濟,他們寧可窮困潦倒也不能忍受社會上歧視的目光。最後他們只能陷入更艱難的境遇,儘管他們完全擁有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

«窮困是一種悲哀的、難熬的境遇,令人無法自拔。 » Grégoire Barbey

引言结束

這是一個魔鬼三角區,因為債台會越築越高。在像瑞士這樣的國家,實行一種催賬系統,欠賬的帳單以五年的時段進行登記,一個陷入經濟困境的人,很難再走出這個魔圈。而在瑞士“失敗”是人生禁忌。

困境是無法體驗的

窮困是一種悲哀的、難熬的境遇,令人無法自拔。生活在生存標準最低線意味著,要放棄部分社會生活,因為在生活中,處處都要錢,約朋友出去,必須帶錢包。

否則就必須厚著臉皮讓別人請客,要完全接受這樣的事實:你是一個吃社會救濟的人,一個社會的負擔。

所有這些內心的糾結無法用兩個星期的時間來感同身受,這是一個漫長的痛苦過程,貧困不能像一支手機和一台吸塵器那樣試用之後,發一篇文章講述給讀者。

更嚴重的是貧困潦倒所帶來的自卑和孤獨感常常導致抑鬱,這就意味著更難擺脫困境。在瑞士這樣的國家,貧窮就像一種疾病,粘在皮膚表面,徹底地改變一個人,讓人感到所有人都在盯視著你,甚至全社會都在盯視著你。

貧困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無論男女;無論健康狀態如何;無論本國人還是外國人;經常一步錯步步錯,或者只需一個意外事件,就會落入深淵。

要想報導貧窮,最好的途徑還是詢問每天都真正體會貧困的人,還有誰更能了解其中的滋味?但是這些深陷困境中的人,卻沒有表達的機會。

而那些造假濫用社會救濟系統的人和事卻被大量宣傳。這裡一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瑞士的貧窮-我們的報導

我們那篇由德文部記者Sibilla Bondolfi撰寫的報導《我在瑞士當了一個月的窮人-很難過》,在讀者中迴響很大,這篇文章得到超出尋常數量的閱讀記錄,在社交媒體上和我們的網站上引起了非常激烈的討論。

一個生活條件優越的人是否真能“裝窮”嗎?這是不是對真正困境的一種“輕慢”?

有些讀者的評論帶著批判的態度。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用十種語言刊登了這篇文章,我們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對於他們來說,在瑞士這樣一個月薪中位數為6500瑞郎(約合47000人民幣)的國家,很難想像存在貧困現象,讀者們無法相信一個獨立生活的人月入2259瑞郎,或者一個四口之家的收入為3990瑞郎,被算作貧困戶。

然而這篇由Grégoire Barbey寫就的文章讓人知道,即使在瑞士這樣富裕的國家,也同樣存在貧困人口。我們的文章中的參考數字2259瑞郎,在瑞士生活交掉每月必須支付的帳單之後,真的所剩無幾。而在許多其他國家這是一筆不小的收入。然而這就是瑞士的實際情況。

而且貧困不僅僅是錢的問題,更多的是那種像本文作者所陳述的被排斥的感覺。或許在瑞士窮人手裡能支付的金錢,在許多國家是一筆很大的數目,但是在瑞士根本不夠用。瑞士的窮人在某種程度上更窮,因為瑞士的貧困,令人無法想像。

Balz Rigendinger,德文部負責人

信息框结尾

观点 瑞士的双重面孔

瑞士不原谅失败,记者兼博主 Grégoire Barbey如是说。要想牢记成功的荣耀,就要把失败者钉上耻辱柱,他在一份舆论报告中这样写道。该报告在瑞士法语区引起了众多反响。 ...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