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观点 你在瑞士孤独吗?

Man enjoys winter day at Lake Zurich

在苏黎世湖畔独自享受冬日的男子。

(Keystone)

外国人在瑞士体验到的孤独感就像是一块牛皮糖:我们总是兴致勃勃地抱怨,却又甩也甩不掉它。许多外国人眼中的瑞士,有着无以伦比的安全感、美景、硬件设施、医疗体系、教育条件以及工作和生活的完美平衡。但是他们也总是抱怨在这里很难交到朋友。

Copy of Copy of Cobus de Swardt

视角与观点

若是碰上假期,孤独感就更加难熬。圣诞假期中的瑞士是个神奇的地方,但孤独的人却与此无缘。如果你感到孤独,那么这种舒适感就像是别人的朋友圈:提醒你其他人那紧密的社交圈跟你无关。

美国人亚历山德拉·杜佛兰(Alexandra Dufresne)和家人一起生活在苏黎世。作为一个生活在瑞士的外国人,她讲述了自己曾感受到的孤独,尤其是在假期当中;她也就如何排遣孤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即使是在祖国交朋友也不容易。工作、孩子和生活占据了你的全部时间。人们搬来搬去,友谊烟消云散。当你43岁时,你可能忽然意识到,就算你有张多余的球票,你都不知道能送给谁。

我很了解孤独的感觉。在我从法学院毕业后,我曾为一家大律师事务所工作。我仍记得那种难以融入的感觉,甚至会令我感到胃不舒服。在我快30岁时,我找到个新工作,搬到了一个新城市。我曾问一个同事,是否可以跟我一起吃顿晚餐。她说她没法去,仅仅因为是诸如要洗澡之类的小事。天哪!

因此,当我们搬到瑞士时,我读了些博客和针对美国人的指导手册,明白要做好准备迎接孤独了。但是自打我搬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我并没感到太过孤独。这种孤独感至少比我生命的其他时间段要少得多。为什么呢?

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讽刺:恰恰是因为我在这里是个外来户。从一个本地人到一个外来户迫使我变得更加开放,更加友好,少些苛责,也少些对承担风险的恐惧感。作为一个外来户,我发现我在瑞士做了如下几件我在美国不曾做过的事情:

1. 寻求别人的帮助

曾经的我,很羞于向别人寻求帮助。没人愿意麻烦别人。但是,当我带着三个孩子移居到一个新的国度,我别无选择: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开始寻求别人的帮助,令我吃惊的是,这里的人们看起来很乐于帮助我。

很快我就学会了:与其羞于寻求帮助,不如带着感激的心情接受帮助。而事实上,人们更喜欢收到我这种感激。我开始接受帮助。我越能自然地、充满感恩地接受帮助,人们就越愿意帮助我。

2. 要主动

当我在美国生活时,我很害羞,不愿主动发展友谊。尤其当我经历了诸如“洗澡”事件后,我变得更加不愿主动。而且,因为我们家族一直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我并不需要主动发展友谊。

当我们搬到瑞士时,我在这里谁也不认识。如果我想加入一个读书俱乐部,我需要自己组织一个。如果我想找些朋友跟我们的家庭共进晚餐,我需要邀请他们。如果我想找些瑞士人、德国人和美国人来吐槽特朗普,我也不得不自己去找到这帮人。因此我收起了我的自傲,开始主动找朋友。有时我会邀请一些父母,尽管我只跟他们聊过几次。我的孩子们开始开我玩笑:“妈妈,你是不是要把你在附近遇到的每个女的都邀请到你的英德双语读书俱乐部来?”事实上还真是这样。

3. 不要过度期待

当你在高中或是大学时,找一个完美朋友、一个能完全理解你而你又非常喜爱的人,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你不能期待每个人都符合这个要求,这是不公平也不现实的。一旦你意识到朋友可以是各种类型的:有和你一起练习的朋友、有同你谈论父母的朋友、有工作中的朋友、有作为邻居的朋友,而不是找到一个可以满足一切要求的朋友,那么突然间你就会发展出你认为不可能的友谊。

与此类似,当我意识到有些关系虽然不是友谊,但也对我有所帮助时,我立刻不那么孤独了。在Migros超市的20来岁的收银员可能并不需要我当朋友,但当我在城市的另一角落遇到他时,我们很开心会看到对方,他实际上很健谈。我跟一位70岁的瑞士邻居也发生了同样的经历,还有那些困倦的年轻妈妈们,我帮她们把童车搬上有轨电车,我们也许不会再见,但当我们笑话我们的孩子们、讨论着天气时,我感到很开心;她们看起来也很开心。

亚历山德拉·杜佛兰是名律师,同时也是儿童及难民权益的倡导者。从2006年到2015年,她曾在耶鲁学院(Yale College)教授儿童法、移民法以及难民法。她最近和她的家庭一起搬到了苏黎世。

(Stephanie Anestis Photography)

4. 学好德语(或法语、意大利语、列托罗曼语)

我说德语时,感觉就像穿着泳衣走来走去,而其他人都穿着职业装。(显然我说德语时我的孩子们也是这么感觉的)。我永远也没法把德语说得像我这里的同事和朋友们说英语说得那样好。

他们比我早起步20到40年;我也上年纪了。但我仍然坚持说德语,这有象征意义:我想表达我喜欢这里,就算我露怯,我也要用这种方式表达我愿意融入这里的决心。这起作用了。我发现,当你甘于在人前露怯时,他们会愿意来帮助你。不止一次,同行的缆车乘客帮助我学习了德语介词表。我所有的尴尬都得到了善意的回报。

5. 乐于助人

最初我搬到这里时,我不愿意主动帮忙,因为我怕弄巧成拙。之后我发现,尽管只会说一点儿德语,我仍旧可以做些事。我的贡献很少:每月两个小时当育儿工,都是那些来到瑞士的难民的孩子,他们在我们的社区教堂学习德语。这件事微不足道。但跟其他德语学习者一起用德语聊天始终特别愉悦,这也可以让另一位母亲暂时脱离尿布的纠缠,忙里偷闲一小会儿。

6.注意到你周围的孤独

在瑞士,当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癌症医院的海报时,我想:“哦,这有点傻:在瑞士人们不会得癌症。”我旋即意识到我这个想法很荒谬。但这也代表了相当多的外国人的一种印象。因为瑞士做到了让初来者觉得这里是个完美的国家,所以我们都认为瑞士人一定有着完美的生活:没有酗酒、没有滥用药物、没有暴力、没有离婚、没有精神疾病、没有孤独。当我刚来到这里时,我猜测在火车上那些说着德语和瑞士德语的人们都在讨论哲学,因为他们听起来很博学。现在我能听懂点儿了,我发现这些人就是在讨论天气,像所有其他地方的人一样。

事实上,表面的完美可能会使社会孤立变得更糟。苏黎世电车上有公共服务牌,鼓励人们谈论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教堂出资发布了电车上的标志,提示你可以停下来,只为跟别人说话。瑞士的自杀率依然高得惊人。每当我和瑞士人提到,许多外国人都觉得很难跟瑞士人交朋友,他们坚持说这不是真的,他们只是有点害羞、有点保守。

因此,这个新年假期,如果你感到孤独,我很遗憾。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我们都曾感受到过; 我们也将再次感到孤独。但试试看,你能否可以利用好你作为外来户的优势。没准儿会有用, 你可能会成功地交上个朋友。


(翻译:樊桦)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