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观点 在瑞士当穷人是一种什么滋味

Un homme seul sur un banc

靠最低生活费生活意味着必须放弃很多社会生活,本文作者Grégoire Barbey表示。

(Keystone / Walter Bieri)

瑞士资讯前一阵刊登了一篇关于在瑞士体验穷人生活的文章,一位读者Grégoire Barbey读了以后,提出贫穷是无法当作实验来体验的,他为我们投稿分享了他的观点。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我很感兴趣地读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这篇名为《我在瑞士当了一个月穷人-很难过》的文章,作者的出发点值得称道,但是方法却不大得当。贫穷真的能够当做实验来体验,然后写一篇报道吗?我认为不能。

外部内容

Grégoire Barbey

贫穷一般是无止境的,而相反,它是一个缓慢的向社会底层滑落的过程,这期间让人无法抗拒地陷入深深的失望,变得越来越气馁,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的煎熬。

Grégoire Barbey是一位自学成才和自由职业记者。他为 L'Agefi报纸工作了多年,也为La Télé杂志做过专栏作家。他主攻社会话题,是franchi.ch网站的主编。

(affranchi.ch)

在那一篇文章中,作者无法传递的是一种真实的感受,是由惶恐、羞辱、犯罪感和忧伤组合在一起的一种无助的状态,唯一的指望只有社会救济。

正如贫穷不能效仿,它也很难形容,仅给社会救济机构打个电话了解的情况,很难真正知道每个月领取救济的人是怎样艰难度日的。

没有资源,没有财产

在瑞士领取社会救济金并不是什么好事,申请人必须一无所有,把自己最后的财产耗尽,才能领到救济金。这是瑞士人最后的一道安全保障,靠社会福利生活的人既无资源也无财产。

每个月保障最低生活水平的补助金是977瑞郎(约6500人民币),这笔钱你要支付衣食住行的所有费用,还包括水电、电话、网络、电视广播收视费和医疗保险不负责的医药费用等。

房租和医疗保险的费用在一定范围内由社会福利机构支付,超出标准的部分自付。大多数州的社会补助为977瑞郎,但是实际上居住在哪里,生活费用是有所差别的,因此这种统一补助金的做法并不公平。可以这么说,这点钱在瑞士是不禁花的。

而领取社会救济金,每月必须提供一些书面报告包括银行单据。从任何人那里得到的无论多微不足道的一笔汇款-比如一位住在其他地方的朋友为你的生日汇了200瑞郎,都会在下个月的补助金中被扣除。

你必须毫无保留地说明每笔收入的来源,所有相关单据都要保存,因为社会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随时有可能提出各种问题,你必须时刻做好准备予以回答。

失败是人生禁忌

每当社会救助机构来信,或者通知领取救济的人一些新规定的时候,都会提及法律,让人再次面对自己的窘境。如今的瑞士社会对于处于非常状态的人持有鄙视态度,这是少数滥用社会福利案例造成的坏影响,令真正有困难的人也跟着受牵连。

瑞士是一个公认的富国,但在鲜亮的外表下,每十个人中就有两个生活在拮据的困境中。有些人因为感到耻辱,而放弃申请社会救济,他们宁可穷困潦倒也不能忍受社会上歧视的目光。最后他们只能陷入更艰难的境遇,尽管他们完全拥有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


«穷困是一种悲哀的、难熬的境遇,令人无法自拔。»Grégoire Barbey

引言结束

这是一个魔鬼三角区,因为债台会越筑越高。在像瑞士这样的国家,实行一种催账系统,欠账的账单以五年的时段进行登记,一个陷入经济困境的人,很难再走出这个魔圈。而在瑞士“失败”是人生禁忌。

困境是无法体验的

穷困是一种悲哀的、难熬的境遇,令人无法自拔。生活在生存标准最低线意味着,要放弃部分社会生活,因为在生活中,处处都要钱,约朋友出去,必须带钱包。

否则就必须厚着脸皮让别人请客,要完全接受这样的事实:你是一个吃社会救济的人,一个社会的负担。

所有这些内心的纠结无法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来感同身受,这是一个漫长的痛苦过程,贫困不能像一部手机和一台吸尘器那样试用之后,发一篇文章讲述给读者。

更严重的是贫困潦倒所带来的自卑和孤独感常常导致抑郁,这就意味着更难摆脱困境。在瑞士这样的国家,贫穷就像一种疾病,粘在皮肤表面,彻底地改变一个人,让人感到所有人都在盯视着你,甚至全社会都在盯视着你。

贫困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无论男女;无论健康状态如何;无论本国人还是外国人;经常一步错步步错,或者只需一个意外事件,就会落入深渊。

要想报道贫穷,最好的途径还是询问每天都真正体会贫困的人,还有谁更能了解其中的滋味?但是这些深陷困境中的人,却没有表达的机会。

而那些造假滥用社会救济系统的人和事却被大量宣传。这里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儿。

瑞士的贫穷-我们的报道

我们那篇由德文部记者Sibilla Bondolfi撰写的报道《我在瑞士当了一个月的穷人-很难过》,在读者中反响很大,这篇文章得到超出寻常的阅读记录,在社交媒体上和我们的网站上引起了非常激烈的讨论。

一个生活条件优越的人是否真能“装穷”吗?这是不是对真正困境的一种“轻慢”?

有些读者提问带有很大的批评态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用十种语言刊登了这篇文章,我们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对于他们来说,在瑞士这样一个月薪中位数为6500瑞郎(约合47000人民币)的国家,很难想象存在贫困现象,读者们无法相信一个独立生活的人月入2259瑞郎,或者一个四口之家的收入为3990瑞郎,被算作贫困户。

然而这篇由Grégoire Barbey写就的文章让人知道,即使在瑞士这样富裕的国家,也同样存在贫困人口。我们的文章中的参考数字2259瑞郎,在瑞士生活交掉每月必须支付的账单之后,真的所剩无几。而在许多其他国家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然而这就是瑞士的实际情况。

而且贫困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那种像本文作者所陈述的被排斥的感觉。或许在瑞士穷人手里能支付的金钱,在许多国家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但是在瑞士根本不够用。瑞士的穷人在某种程度上更穷,因为瑞士的贫困,令人无法想象。

Balz Rigendinger,德文部负责人

信息框结尾

观点 瑞士的双重面孔

瑞士不原谅失败,记者兼博主 Grégoire Barbey如是说。要想牢记成功的荣耀,就要把失败者钉上耻辱柱,他在一份舆论报告中这样写道。该报告在瑞士法语区引起了众多反响。 ...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