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观点 是时候了-乱扔垃圾该重罚

Cans on the pavement

保罗·道格拉斯·洛威尔认为重罚才奏效。

(Keystone)

今年7月1日,上海成为率先实施垃圾分类的中国城市,据说大家的问候语已经从“你吃了吗?”改成“你扔垃圾了吗?”瑞士实施垃圾分类已逾二十载,近年来,不少行政区推出收费垃圾袋或者垃圾袋贴纸,瑞士居民对垃圾的分类工作做得也更细致了。但是,瑞士有个“胸口永远的痛”-乱扔垃圾。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在观察和亲自动手清洁了自家附近的工业区垃圾后,瑞士居民保罗·道格拉斯·洛威尔(Paul Douglas Lovell)认为,瑞士需要实施全国性的罚款制度,以处罚乱扔垃圾的行为。

Copy of Copy of Cobus de Swardt

视角与观点

随便拉过一位游客问问,他们都会把瑞士描绘成一个非常干净的国家。他们可能还会加一句“瑞士东西也特别贵”。我来自有着灰色混凝土环境的伦敦,因此我从不随便看待这个国家的美景,而是真正为在这里生活感到庆幸。这个被我称为“家园”的地方令我感到自豪。但有件事让我很不爽:工业区乱扔的垃圾。

保罗·道格拉斯·洛威尔是位英国非主流作家,他从2000年起便在瑞士定居。他的作品可在Amazon和其他在线书店购买。

(Paul Douglas Lovell)

我家被小山与树林环绕,一条小溪汩汩淌过村子中央,村边还有一小片工业区。只要推开屋门,一片未经破坏的典型瑞士风景便立刻映入眼帘。所以当我出门遛狗、看到路边树篱上被人乱扔的垃圾时,就会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捡吧,那每次经过我都要冲着它怒视一番,直到垃圾被我或其他人捡走,要么就是被风吹走。

这些垃圾往往是自动售卖机的塑料咖啡杯、香烟包装或诸如此类,大多来自工业区附近的停车场,村里人平时很少去。更糟糕的是他们的垃圾桶,塑料垃圾多到已经装不下了。这些垃圾桶离小溪只有数米距离,溪水会流进莱茵河,最终注入大海。
 
如今人们都看到过世界各地漂满塑料的海洋照片。这些令人不安的照片使许多人团结起来采取行动,这是件很好的事。很多城市正在实施各种规模的倡议行动;很多地方也开始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并对乱扔垃圾行为就地罚款。平心而论,普通消费者都意识到塑料垃圾给世界造成的困扰,也愿意为此做出自己的微薄努力。然而我们要想在这个问题上占据主动,就一定要提高要求。

我认为,钱才是拯救地球唯一一个真正的解决办法:对乱扔垃圾的人罚款,罚到他们手软为止。尽管个别州已做出自己的处罚规定,但令人遗憾的是,2016年瑞士议员们否决了在全国范围对乱扔垃圾者就地处以最高300瑞郎(约合2062元人民币)罚款的提案。这个提案得到96票否决,86票赞成,正反两方的差距其实很小。我猜想这个条款若能通过,受处罚的主要是普通大众而非企业商家,但多数的反对声却来自农民和右翼党派。

要想奏效,就得重罚。我姐因为在街上乱扔烟蒂被罚了款,从此她再没这么干过。美国某些居民社区还建了犬类基因数据库,专门用来罚那些宠物当街拉屎却不捡的狗主人,自实施之日起这种不良现象已大幅下降。要我说,这些做法对我们的环境大有裨益。如果人们事先知道会面对高额罚款,他们就不会这么做了。

A bag neat a stream
(Paul Douglas Lovell)

为写这篇文章,我专门出去拍了几张照片。在我拍照和捡塑料垃圾时,一名工人厚颜无耻地一直在那儿旁观。他就是耸耸肩,承认垃圾是从旁边的垃圾桶里掉出来的,却没有从我手里接过去。一小时后我再次经过,他依然什么也没做,任由垃圾桶里的垃圾多得溢出来。要是有公司罚款的话,也许他就捡了。因为我住这附近,就不把这些公司一一点名了。但我私下确实希望他们能看到这篇文章,采取相应的行动。

Industrial litter
(Paul Douglas Lovell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观点。


观点系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会发表由投稿人撰写的专栏文章,内容涉及瑞士问题或影响到瑞士的方方面面的话题。选中发表的文章呈现出各种各样的观点,旨在充实围绕所谈话题的讨论。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