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警匪 谁该为瑞士的犯罪率负责?

(Didier Ruef)

自2011至2012年以来,发生在瑞士的偷盗行为有明显增多,而其中不少的犯罪行为都是由寻求庇护者和那些没有居留许可证的人所犯下的。有些政党开始呼吁采取紧急措施,甚至提到了用DNA对罪犯身份进行识别鉴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希望找到这些犯罪数据后面的事实。

“一般来说,我们的周末都是在瓦莱度过,在被盗的那天,也不例外。2个年轻女孩试图用螺丝刀撬开位于三层的我家的公寓门,但被住在二楼的老邻居发现了。她们试图逃跑,当我的邻居拦住她们试图报警时,其中一人用螺丝刀戳向了他的肚子,”克里斯缇娜(化名)这样向记者讲述到。尽管事情已过去多日,但住在伯尔尼Ostermundigen的她,依然处于惊恐之中。

根据瑞士联邦统计局的资料,2012年刑法犯罪记录显示,四分之三的罪行由瑞士常住人口犯下,另有7%和18%的罪犯,分别属于寻求庇护者和无合法居留证件者。

瑞士警察巡逻 与日内瓦警察一同出警

日内瓦摄影师Didier Ruef与Pâquis的警察共同度过了50个日日夜夜,记录下他们工作的点点滴滴。 这个警所24小时开放,正处在夜生活非常丰富的地区。 这里每天会发生很多事情,特别是日内瓦多文化的社会现实,为Ruef提供许多素材,而他也获得了不受限制拍摄的许可。

州立警署表示,难民申请者、非法移民,以及来自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罗马尼亚、格鲁吉亚、前南斯拉夫,和东欧国家,旅居瑞士的人,要对最近偷盗行为的大量增加负责。尤其是在瑞士法语区,以及苏黎世、巴塞尔和伯尔尼等大城市。

去年仅苏黎世州立警察局就指控了1150名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利比亚的人。他们都来自苏黎世、阿尔高和圣加仑州的难民中心。其中以年轻男性居多。自2009-2012年,接受调查的北非涉案人员人数增加了两倍。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增幅。这对当地居民来说已成为严​​重问题,增加了他们的不安全感,”苏黎世州立警察刑侦局局长Christiane Lentjes说。

在沃州,特别是洛桑,警方提到,有一个200多人由来自北非的惯犯组成的团伙,正是因为他们,该地区的偷窃、入车盗窃,性攻击、抢劫和其他街头犯罪如贩卖软毒品等犯罪数量都有所增多。

北非团伙还在瑞士相对平静的边远地区,如汝拉州、东北部等地造成问题。他们或单独行动或结成小团伙,与瑞士国外的犯罪网络少有联系。

“我们有一个案例,两名罪犯在一个月内从100辆车里偷盗了钱物,可我们只能把他们关一个月,”汝拉警局局长Olivier Guéniat解释说:“但之后,他们重获自由,作为难民申请被拒者四处流浪。”如果我们看到他们,我们会举报,因为他们是非法居留,但他们并不在乎,依然继续偷盗汽车里面的东西。

在汝拉地区,盗窃惯犯很少,不超过20人,但他们要为盗窃案以逾60%的速度激增负责,Guéniat说。

被隔离的群体

瑞士-突尼斯作家Amor Ben Hamida在接受《20分钟》报网络版采访时谈到,突尼斯人来瑞士,并不是想来犯罪的。

“他们想工作、想挣钱。但在瑞士游荡1年后,却依然没有工作,于是开始走上邪路。很多人会想:‘突尼斯独裁者本阿里在瑞士藏了上百万,我只是拿回来一点儿’”。

但Guéniat的意见更尖锐:“在他们经过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到来之前,就已经经过了炼狱。他们对什么都不在乎,全然没有社会制衡。有些人完全丧失了平衡。他们在瑞士没有希望会获得平稳的生活。他们是一群生活在别处的人”。

进行犯罪调查是困难的,有时甚至是在做“猫和老鼠”的游戏,洛桑刑侦警察局副局长Stephane Volper解释说。

“这个团伙总是在变动之中。你很难知道他们到底来自哪里。他们没有证件,自称来自黎巴嫩或叙利亚。我们认识他们的脸,但他们从不配合。在一次次的接触中,他们了解了我们司法体系的弱点”。

2012年犯罪统计

2012年共发生刑事案件750'371起,增加了9%。其中3/4与财产有关。偷窃案件共24'275件,占11%。

 

(来源:联邦统计局)

信息框结尾

罪与罚

日内瓦组建了一只专门的队伍,对近400名来自北非的惯犯进行了身份鉴定,并成功地将其中一部分拦在了日内瓦门外。但日内瓦刑侦局局长François Schmutz表示,并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国民院目前希望继续改进鉴定技术,将DNA测试也用于“某些”难民申请者身上,因为他们今后可能会犯罪。该提案还要经过联邦院的讨论。

警察局和犯罪学家一致认为,缓刑可能并不适用,“我不是一个强硬派,但对屡教不改的罪犯来说,专门设立的监狱是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我们的法律并不适合这些人,”汝拉州的Guéniat确信。

在苏黎世州,警察可以向移民局提出申请,要求划定某些区域,不允许一些有问题的难民申请者进入。“但从安全角度考虑,将这些人永久遣返,效果会更好,”刑侦局女局长Christiane Lentjes说。

尽管在日内瓦来自北非的犯罪率在减少,可近两年,来自罗马尼亚的犯罪率却又有所增多。

“这些罪犯要与罗马尼亚的乞讨者区分开来。他们之间,可能会有联系,但入室盗窃的往往是罗马尼亚的犯罪团伙,进行专业入室偷盗,他们大多来自同一地区,”Schmutz说。他也提到了来自前南斯拉夫的罗姆少女及青年女性,年龄介于12-25岁之间。这些人许多都以米兰或巴黎的罗姆人聚集区为大本营,结成2-6人的小团伙,在日内瓦出没,伺机入室盗窃。

申根协助识别

不仅是日内瓦,汝拉州2012年也受累于罗马尼亚和格鲁吉亚人的偷盗行为。“我们查到了一个犯罪团伙,曾进入40家公司或别墅入室偷盗。罪犯年龄在30-40岁之间。他们偷车,然后不停地更换车牌。他们利用边境掩护自己,突袭进行偷盗。在他们生活的地方,他们平静生活;却经常往来于罗马尼亚和驻地国,进行犯罪,”Schmutz说。

利用统一的申根警察数据库,不少犯罪嫌疑人可以被识别出来,“有了申根的这套系统,我们知道,他们曾经在哪里被抓捕过”。

格鲁吉亚的犯罪范围以巴黎-里昂-汝拉为主轴,“他们有自己的‘队伍’,大部分是有毒瘾的,专门入室盗窃,尤其是珠宝。他们组织得很好,也很快就会被位于西班牙或德国的团伙吸收入会,”Guéniat说。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