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语言交换


瑞士人的语言能力为什么那么强?


作者:Ariane Gigon, 于Kilchberg


打破语言藩篱,结下友谊:来自弗里堡和Kilchberg的学生们在苏黎世州的课堂上一起上课 (Dominic Büttner/Lunax)

打破语言藩篱,结下友谊:来自弗里堡和Kilchberg的学生们在苏黎世州的课堂上一起上课

(Dominic Büttner/Lunax)

这是些十一、二岁的瑞士孩子,彼此住的相隔200公里远。然而在瑞士,这样的距离就可以让他们用完全不同的语言,在完全不同的文化中成长了。彼此几乎难以交流,这还能保证瑞士的未来团结和平吗?

女教师Rachel Dällenbach带来的学生来自瑞士弗里堡州的一所法语学校;而Marina Studach的学生则来自瑞士苏黎世州的德语学校。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会面,相会在苏黎世湖畔的Kilchberg。之前在两位女老师的建议下,学生们曾鸿雁传书。

民族团结

在学校上什么外语课,几年级开始上,这在瑞士近几年一直都是个政治议题。触发这一议题的是几个德语州,它们试图将小学的第一门外语由法语改为英语。

对法语州来说,此举威胁着国家团结。最近就此作出表决的是下瓦尔登州。2015年3月,该州选民投票同意保留法语作为小学第一外语的地位。由右翼保守党派瑞士人民党所提的建议,并未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

在踢了一下午球而且吃过烧烤后,孩子们回到各自的家庭或寄宿家庭过夜。第二天,他们坐在同一间教室里,开始了“真正”的语言交流。

比手划脚还是使用词典!

两位教师在课堂上一会儿用德语、一会儿用法语。孩子们的任务很艰巨,他们要选一出剧来演,而且要用外语演出:一位街头音乐家演得很糟糕,观众们齐声呵斥;一位生病的孩子,不得不留在家里;在鞋店里;街上行人在问路。有足够的题材供孩子们选择。

不过有些人却根本说不出一个法语单词,“对话之前的准备工作比想象的困难。他们缺乏基本词汇量,”Marina Studach说。

这些苏黎世学生自2014年夏天才开始学习法语;而弗里堡的学生自第三学年开始,就已经上德语课了。

一些小小的练习就已经带给学生们“大大的”困难了。有的人查开了词典,还有些人疯狂地舞动着手臂、打着手势,说起了“粗野”的法语-“我们玩儿音乐!”有些学生始终没办法写下只言片语,即使只记录下音节也完成不了。

“这只狗坏了!”

然而成果令人惊讶,即使言谈中夹杂着母语的一两个词,如“was?”(德语:什么)或者“oui”(法语:对)。“您看到我的狗了吗?”男学生用法语绝望地问道。弗里堡的Damien用德语回答说:“Quoi?(法语:什么)是,在这儿。它坏了”。同学们笑得前仰后合。而那只由套头毛衣团成的“小狗”,也确实没有反应了。

中午一起吃完批萨后,已到了分别的时刻-两个班级在嬉笑声中告别了。

对两位老师来说,这次的语言交换活动很成功。“所有人都参与了角色扮演,虽然有的人还是很害羞,但是他们都付出了努力,”Rachel Dällenbach说:“我的一个学生在整个告别宴上都坐在德语学生身边,就他一个人。在回程的火车上,我们班的姑娘们醉心于讨论Kilchberg的女同学,说她们真的很‘酷’”。

Studach的反应也是如此。“我的一些学生已经开始往弗里堡写信了。但口音问题还是一个障碍,要想说法语,需要很多勇气啊”。

学生之间的交流是一种实践,而并非理论,他们相互结识、用对方的语言聊天、兴致盎然。“语言学习要通过接触、要用心!”Studach说。

深入准备

对老师来说,为语言交换作准备是件费时费心的工作,而且还要冒较大的风险。无论如何,老师本人的努力和投入是非常重要的。

自2012年起,联邦每年要投入100万瑞郎用于语言交换学习:“ch联邦合作基金会”(多语)负责这项工作,主管各州的协调和积极推进语言交换项目。不过到目前为止,取得的进步不大,政府对此不太满意。

 上升趋势

+7.8%:参加语言交换的学生自2012/13年到2013/14的增长数量。根据"ch"的统计数据,共有16'128名学生参与了语言交换项目。

+11.5%:增长的参与班级数量。

-15%:与此同时,自发单独组织的语言交流项目在减少。不过这只占总交流项目的近15%。

+80%:自2010/11学年开始,参与语言交流项目的学生数量有大幅增长。

8%:瑞士政府的目标是到2016年底有3万名学生参与语言交流项目,但目前离这一目标还很远。以瑞士全国的学生数量计,参与类似项目的才不到10%。

最活跃的州:最热衷于参与类似项目的是两个双语州-瓦莱州和弗里堡州,随后是沃州、伯尔尼州和苏黎世州。内阿彭策尔和乌里州根本不提供类似交流项目,而格拉鲁斯州自初中开始提供语言交流项目。

欧洲:欧洲内部的语言交流项目在日渐增多,在2013/14学年,以班级计算增长了25%、以学生数量计算增长了10%。

今后的改变

“在作出第一笔财政支持的决定时,只有‘ch’一家组织,可供选择,”联邦文化局(BAK,多语)的David Vitali回忆说:“但是基金会与各州之间的距离太远,而各州是负责具体操作语言交流项目的”。因此文化局试图发掘更多其他的组织来进行这项工作。

Vitali尝试与利益相关者和相关部门进行联系。“还要与其他主管部门和组织进行协商,才能在促进语言交流与交换方面作出决定,”Vitali说。至于新的组织架构将如何,要到年底才见分晓。

瑞士议会(多语)已通过了一项促进文化发展的决议,其中包括协助进行校际间的交流项目。这意味着资助基金将由45万提高到105万瑞郎。

教育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宣布,联邦委员会希望将学生互换项目扩展至职业学徒范畴。

与之相反,"ch"基金会则比较低调。“交流的意愿已经被唤起,但这不该只是我们的工作,”Silvia Mitteregger说。去年,基金会发起了“PLUS校园之旅-为了大人和孩子”(德、法)项目,这将扶助今后的交流活动,就像Marina Studach和Rachel Dällenbach这两位老师所组织的那样。

在该项目平台上,可以发现对短期交流项目感兴趣的班级,而且对交流的时间并没有限制,仅一天也可。瑞士联邦铁路SBB也会对参与班级的交通费用-火车票,打一个小小的折扣。

更有动力

现在项目进行得如何呢?卢塞恩师范学院和弗里堡师范学院的研究人员Sybille Heinzmann(德)正在就高中语言交流项目进行研究,她确信:“这些少年更有学习的劲头了,特别是在学习另一种国家语言时”。

“所有学生都参加了角色扮演小游戏,尽管有的人非常害羞,”老师Rachel Dällenbach说。 (Dominic Büttner/Lunax)

“所有学生都参加了角色扮演小游戏,尽管有的人非常害羞,”老师Rachel Dällenbach说。

(Dominic Büttner/Lunax)

最佳交换时间是至少3周,Heinzmann表示,甚至3次短时间的交流也可以起到很好作用。“即使是一天郊游式的交流,对开启另一种文化的大门和提升跨文化交流的能力,也不无裨益”。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