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语言的多样性 瑞士的10个小语种

Schulzimmer

在瓦莱州的埃沃莱讷镇,老师正在教法兰克-普罗旺斯语。

(KEYSTONE/Jean-Christophe Bott)

瑞士是一个多语国家。除了四种官方语言之外,还有许多小语种和方言。它们中的一些已经消亡,还有一些正濒临灭绝。现在,我们简要地向大家介绍一下瑞士的小语种及方言。

1 提契诺方言 (Tessiner Dialekt)

提契诺方言和格劳宾登地区的意大利方言都属于意大利北部的隆巴德方言(Lombardisch)。这一地区,地势险峻,沟通阻隔,形成了“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调”的情况。然而,近几十年来,提契诺方言日趋没落。在20世纪70年代,大部分的提契诺人在家里仍然讲方言。到了2012年,在家里使用方言的人口比例下降到了大约30%。在格劳宾登州的意大利语区(Misox、Calanca、Bergell、Puschlav)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尽管态势有所缓和。

Tessiner Dialekt

video

2 古林德语 (Gurinerditsch)

13世纪,讲德语的移民从瓦莱州迁移到偏远的博斯科古林山谷(Valle di Bosco Gurin),建立了提契诺州唯一的一个讲德语的村落。因地势阻隔,他们保留了许多中古德语和高古德语的词汇与表达方式,从而形成了自己的语言特色(德)外部链接。这就是独一无二的古林德语(Gurinerditsch,德)外部链接。 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使用起源于瓦莱方言的古林德语。

3  穆滕的瓦莱方言 (Walserdialekt von Mutten)

移民也把瓦莱方言带到了格劳宾登州(德)外部链接。其中,穆滕(Mutten)的瓦莱德语独树一帜,因为语言学家不知道应该把它归类为哪种瓦莱方言。1934年,一名方言学家(德)外部链接撰写了关于穆滕方言的著作而获得了在大学执教的资格,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得出最终结论。现在,这种古老的方言已经几近消亡(德)外部链接

4 列托罗曼语 (Rätoromanisch)

列托罗曼语是格劳宾登州的民间拉丁语(Volkslatein)与凯尔特语(Keltisch)和雷神语 (rätische Sprache)融和的产物,它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的濒临灭绝语言(英)外部链接。在19世纪上半叶,格劳宾登州的大部分居民仍然说列托罗曼语,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比例下降到了五分之一。在全国范围,只有约0.5%的瑞士人使用列托罗曼语。列托罗曼语总共包括5种标准化方言(德)外部链接,其中Sutsilvan方言(德)外部链接面临着最严重的威胁,目前只有一所小学传授这种方言。

5 法兰克-普罗旺斯方言 (Frankoprovenzalisch)

直到19世纪,瑞士法语区(汝拉州除外)的居民一直讲一种法兰克-普罗旺斯方言。法兰克-普罗旺斯语不是法语方言,它属于罗曼语族,与列托罗曼语一样是一种独立的语言。

后来,法语逐渐取代了法兰克-普罗旺斯语。今天,这种语言只在弗里堡州和下瓦莱地区使用,而且使用者都是老人。Patois d'Evolène是唯一的例外,它是一种法兰克-普罗旺斯方言,在瓦莱州的赫伦山谷保存得很好,而且还在当地的小学里传授,实在是出人意料。

试听音频请点击Atlas linguistique videovisuel du Valais romand(法)外部链接

6 Frainc-Comtou 语

Frainc-Comtou语是奥依语(Langues d’oïl)的一种方言,属于罗曼语族,它流传在法国的部分地区和瑞士的汝拉州,到了20世纪初,已经几近消亡。法国(法)外部链接瑞士(法)外部链接都做了很大的努力来保存这种方言。尽管如此,使用该方言的人在法、瑞两国总计不超过3800人。

Frainc-Comtou

Video mit Musik auf Franc-Comtois

7 罗姆语 (Romanes)

罗姆语是来自印度的流浪民族罗姆人(Sinti und Roma,德)外部链接所使用的语言。与乌尔都语(Urdu)和印地语(Hindi)一样,罗姆语也属于印度-雅利安语支(indoarische Sprachfamilie)。据估计,今天有5万至8万罗姆人外部链接(德)生活在瑞士。他们为罗姆语获得少数民族语言的地位而努力奋争。

8 叶尼什语 (Jenisch)

除了瑞士德语之外,部分瑞士流浪民族还使用叶尼什语(德)外部链接。这种特殊的语言只在口头流传。它是德语的一种变异,在瑞士、奥地利、德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和法国等地都有不同的方言。从语言史的角度来看,叶尼什语在词汇上与Rotwelsch(德)外部链接有很近的血缘关系,这是流行在中世纪德语区乞丐中的一种隐秘语言。

从1926年到1973年,瑞士有组织地把叶尼什人的孩子从母亲手中夺走,因此叶尼什语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现在,一些叶尼什人必须重新学习自己的母语。目前还没有关于叶尼什语使用者人数的统计数字。

9 意第绪语 (Jiddisch)

欧洲犹太人所使用的意第绪语(德)并不是一种统一的语言,它由多种方言组成,它的标准语Yivo是一种人造语言。直到19世纪中叶,瑞士的犹太人都必须居住在阿尔高州的Surbtal,从而产生了一种具有瑞士特色的语言,也就是Surbtal意第绪语和Endinger意第绪语,它们在20世纪末就已经消亡了。但是,还有部分词汇被瑞士德语吸收,比如"Stuss"这个词,它的意思是" 胡闹"。

20世纪初,一批犹太人从东欧移民到瑞士,他们的一些后代直到现在仍然使用东意第绪语,特别是在那些信仰东正教的家庭。​

10 马特英语 (Mattenenglisch)

马特英语(德)外部链接是一种已经消亡的特殊语言,也是一种隐秘语言,它曾经在伯尔尼市的马特区(Mattequartier in Bern)以及伯尔尼的城市贫民中流行。它属于社会方言,在伯尔尼马特区德语的基础上,依据复杂的规则,对德语词汇进行了的重组。规则是这样的,把每个词第一个字母至第一个原音的部分移到词尾,然后在词头添加字母"i",最后把词尾的原音一律都变成"e"。马特英语也吸收了法语、Rotwelsch、希伯来语和叶尼什语的词汇。马特英语的许多词汇都被伯尔尼德语所吸收。

Mattenenglisch

Audio

语言还是方言?

划分语言和方言并非易事,不仅要依据语言学标准,还要依据历史和政治标准。

独立的语言=具有异于其他语言的显著特点,语言使用者能够互相理解。理想的情况是,该语言拥有统一的文字和自己的文学。

方言(德)外部链接 = 标准化语言在不同地域的变异(通常是口头流传)。

地域方言=口头流传在某个地域的语言。

社会方言= 被某个特定的社会阶层所使用的语言。

标准化方言= 完成了书面标准化的方言。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