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谁为银行家的奢华买单


在资本主义初期及中国的30年代,银行家往往是和“贪婪”这个词连在一起的。如今这两个词在大众眼中又渐渐“走近”了。

上周瑞士政府决定斥资680亿挽救瑞士联合银行,周末UBS便确认,其中的70亿将用来发奖金;美国政府斥资850亿美元挽救AIG,但其中的44万美元已经被高层用来度假。

银行家的奢侈行为已经触犯众怒,瑞士大党社会党SP出台一反提案,要求修改联邦对瑞士联合银行(亦称瑞银)的援助计划。

银行家的生活

瑞士联合银行UBS的理事会主席彼得·库勒尔(Peter Kurer)在10月16日的晚间电视新闻《10 vor 10》节目中表示,瑞银今年的奖金金额可能还要以千万计。

据瑞士《周日报》(Sonntag)刊登的消息:2位银行内部人士表示,今年瑞银的奖金预计为70亿瑞郎。瑞银目前有员工8万人,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明年年初,每人都将领取9万瑞郎的奖金。

这对于在瑞士媒体中已被冠以“乞丐”名头的银行来说,奖金金额确实不菲。而瑞士2006年每月的税前平均工资仅为5674瑞郎。

其他国家的银行家在“花钱”方面也丝毫不逊于瑞士。美国国际集团(AIG)在获得政府资助后,5晚便花了44万美元,其中租用总统套房、进行水疗的钱让政府官员都要“惊羡”。随后,AIG的高层又远赴英国狩猎,继续花去8.6万美金。

英国巴克莱银行在3天的活动中,便花掉了50万英镑,意大利的美景、美食和优美的音乐,定能让银行家们忘记才刚经历的“乞讨”生活,因为10月初,巴克莱还在考虑是否接受英政府几百亿美元的资助。

奢华是银行的正常生活

面对各国纳税人的指责,各国的银行家们都觉得很“委屈”,巴克莱银行的发言人表示:在这样一个艰难时期,宴会是帮助客户的活动,对银行的营运非常重要。

AIG的发言人也解释道,这些活动在AIG获政府注资前已筹备好,是一年一度为客户提供的活动。

瑞银对亏损严重依然拿国家的钱发高薪的解释是:津贴计划是写在工作合同中的,不能轻易改变;而且尽管公司亏损,“我们的经理们今年的工作也不错”;“与其他银行相比,我们的红利并不高”。

自从政府出资解救各国银行以来,银行家的活动才成为舆论的焦点,而之前银行家的奢华生活,却很少受到披露。但管中窥豹,在经济困窘情况下尚还如此奢华,之前的“盛况”便可想而知。瑞士联合银行UBS的前理事会主席马塞尔·奥斯帕尔(Marcel Ospel)因金融危机放弃了2007年2000万瑞郎的奖金,而只领取了200万的固定“工资”。但他2004年领取了2100万瑞郎;2005年2400万;2006年2660万。

如今才关注曾经被形容为“贪婪”的银行家的生活已经太晚,奢华便是银行家们的正常生活,他们视奢华为理所当然。如此便似乎不难理解,金融危机到底为什么会爆发。

政府反应

AIG公司高层的行为被美国白宫发言人称之为“卑鄙”,白宫对此表示震怒;瑞士联邦委员、司法部部长、代理财政部长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对UBS的高薪红利也表示“震惊”。

瑞士上下要求对银行职员的红利加以限制,或设置上限或与其业绩挂钩。瑞士银行委员会主席Eugen Haltiner建议,在银行业绩不好时,银行高管也应该有所损失。社会党建议联邦更多的参与UBS的管理,不应让纳税人的钱为“腐烂”的证券买单;施龙普夫则希望股东可以对高管的薪金参与抉择。

目前瑞士联合银行UBS的理事会主席彼得·库勒尔(Peter Kurer)已对周四关于上千亿奖金的表态表示道歉,并且拒绝上千万的红利,而且希望其他高管、甚至从前的高管也考虑一下放弃或退回红利-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道德、伦理的问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宋婷

700亿美元“嘉奖”

尽管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但据英国《卫报》(Guardian)报道,本次危机的始作俑者华尔街的商业巨子们依然可以领到数以10亿计的“花红”。

仅就6个最大的银行来说,其职员目前为止所完成的工作,就给其今年带来高达700亿美金的收益,其中大部分是红利。

700亿美金约占美国政府援助金额的10%。

在华尔街,红利也并没有与银行股票的亏损挂钩。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今年所有员工的红利加在一起约为107亿美元,一时之间甚至超过了其公司的股票价格(市值)。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