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贫乏与贫穷在瑞士 见证社会工作者一天的工作

sportello dell'assistenza sociale

当一个人无法满足自身及家人的基本需求时,社会救济体系就会伸出援手。

(Keystone)

对于生活在瑞士的超过27万人来说,社会救济犹如他们生活中的一座灯塔或者是避免贫穷境遇的救命索。社会福利工作者们既要做到人性化,又要严格遵守救济金发放条件。纳沙泰尔州是瑞士社会救济金领取者比例最高的州。一篇来自该州的报道。

上午9点钟,纳沙泰尔市社会福利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刚刚结束例会,会上他们就比较复杂的救济金申请情况进行了讨论。这里的工作人员共有17人,该市以及临近各镇需要政府救济的约1900人都由他们负责。

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册子,Roberto Conconi正返回自己的办公室,他说自己不想错过任何来电。对于这位48岁的社会工作者来说,上午9点至10点之间正是为自己负责的救济金申请者的答疑时间。“显而易见,遇到紧急情况,我总是随叫随到,”他明确表示。

今天的首个来电是在9点04分。一位男性希望知道自己的救济金申请进度如何。根据新的指令,他提交的一些文件还有待核实,Conconi一边向他解释,一边埋头在装着各种卷宗的卡片管理柜查找来电者的资料。

un uomo cerca un fascicolo nello schedario mentre è al telefono

“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数字化办公”Roberto Conconi预言道。

(swissinfo.ch)

通常,一小时的时间他会接到4、5个来电。然而,今天他的电话却似乎有些寂寥,总共只响了两次。对于这位青年教育机构的前负责人来说并不是件坏事,这样他就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赶快处理行政审批程序。

贫穷 在瑞士领救济的日子

玛丽亚的命,并不好。她成长于苏黎世周边的一个农民家庭,妈妈来自葡萄牙,连当地的话都不会说。3岁时,她的瑞士父亲过世了。于是接下来的11年里,她被送到不同的收养机构,并被当作学习能力差的人,送到了特殊学校。 ...

无缘就业市场

在瑞士,约有53万人-约占人口总数的6.6%-收入低于生存最低指标(多语)外部链接,他们当中的半数人靠领取社会救济金度日。

+"有工作"不代表"不贫穷"外部链接

所有不能自主满足个人生活需要、生活在瑞士的人都有权申请救济。政府救济包括生活必需品补贴(食品、衣物、交通……)以及住宿和医疗保险补贴。

大多数受益者都是独居或者是没有受过职业教育的人,还有一些低收入劳动者(所谓的“穷忙族”)以及单亲家庭。最近几年,无业的50来岁的人申请救济的人数在逐步增多,他们无权领取失业保险,自己的能力也无法满足现代劳务市场的需求,Conconi指出,“越来越多的年青人也领取社会救济金,他们中许多人都没有接受过职业教育。”瑞士联邦统计局(多语)外部链接资料显示,瑞士40%以上领取社会救济金的人都不到25岁。

Conconi指出,没有工作是生活不稳定的主要因素之一,他坚持认为,帮助救济金领取者重新踏入职场才是重点所在,但是“只是在条件合理的情况下”,他强调指出。与全国平均失业率3.1%的比率相比,纳沙泰尔州的失业率为5.1%(根据2017年11月统计数字),这一地区与法国接壤,领取救济金的人数比例为全国最高。

外部内容

tasso di aiuto sociale in svizzera

过于友善过去严格

来电时间已经过去,在办公桌旁边的圆桌处,Roberto Conconi准备接待救济金受益人。

今天上午,来了一名外国女性移民,这位年青妈妈眼里噙着泪水讲述说,自己的小儿子还在病中,10岁的女儿在学校也遇到很多问题。她和现在丈夫的婚姻关系也走向了尽头,她的丈夫偶尔还不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活费。“我想和他谈谈,他应该记得自己有负担子女费用的义务,”Conconi坚称。而后,他又向这位妇女表示,根据新的规定,房租和保险救济额度都已减少。“您好好照顾病中的孩子,这是头等大事。听我的,千万不要气馁,”在这名女性告辞离去前,他对她说。

审批程序要拖上数月,这一情形十分令人为难,Conconi叹了口气,严格执行字面上的指令与人性化行事之间做到正确的平衡,实非易事。“我可以保证,对于许多人来说,即使每个月少50瑞郎,他们的生活就有很大差别。我尽力做到有弹性,也不断地扪心自问:我是过于善良还是过于苛刻?”

一位社会工作者120本卷宗

下午,他的日程安排是和其他两三个救济金领取者面谈、开会以及着手“一些官僚主义审批程序,”Conconi摇着头表示。

fascicolo con numerosi fogli

每位领取救济的人在社会工作者那里都有一份厚厚的档案。

(swissinfo.ch)

在纳沙泰尔,一位全职的社会工作者最多可以负责120本卷宗。一本“卷宗”对应的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个有四个子女的家庭。Conconi在这里从事兼职工作,负责67本卷宗,共涉及约一百人的救济申请。

“我并非反对官僚主义,但是,用在审批各种手续上的时间越多,我和救济金领取者谈话的时间就越少。除此之外,繁琐的审批程序更是让处于经济窘境的人在请求救助(意)外部链接时黯然止步。”是否存在滥用社会福利现象呢?“当然存在,”Conconi回答说,“但是这部分人最多只占救济金领取者的5%。”

这样行不通

除了申请程序的压力之外,还存在经济压力。根据2018年预算,纳沙泰尔州政府减少了160万瑞郎的社会开支。但是瑞士法语区各州如同整个瑞士一样,领取救济金的人数与人口增长平行递增。

所有的社会工作者都注意到:社会上的紧张氛围与日递增,救济金申请被驳回后的失望可能会转化为绝望-尤其在圣诞期间-有时甚至引发过激行为。社会福利救济领域的工作人员遭受暴力的事件也并不罕见。

这样行不通,纳沙泰尔州的社会工作者开始行动起来,2017年12月初,他们公开表示了自己的不安,因为他们的工作条件与救济金领取者的境遇都在不断恶化。2016年在日内瓦、最近在伯尔尼的社会工作者们都举行了抗议示威活动。

gente per la strada con manifesti contro i tagli nel sociale

2017年6月,社会工作者在伯尔尼举行了示威游行,反对削减社会开支。

(Keystone)

陪同走出逆境不做取款机

“社会工作者应该掌握、解释并且执行越来越多的新的规定和指令,救济金审批程序也越来越繁琐。这样就减少了与救济金领取者相处的时间,也减少了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与重返职场的可能性。”纳沙泰尔的社会工作者在递交给州社会福利局负责人的请愿书中写道,社会工作逐渐失去了其意义及目标。”

警钟已经长鸣,Roberto Conconi强调指出,“我们不希望成为单纯的会计或者说取款机,为了帮助救济金领取者找到自己的经济独立性,需要建立一个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的计划,即便只是实施必要的检查,也都需要时间,就每种情况详细分析并且循序渐进地跟进,这点十分必要,”他坚称。

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联系下,纳沙泰尔州经济与社会行动部部长Jean-Nathanaël Karakash承认,救济金审批程序越发繁琐复杂是一个“现实的”问题,这也大大增加了社会工作者的工作量。“这是我们所面临的严重财政压力的结果。然而,我们不希望持续性地缩减开支,而是采取有的放矢的策略。比如说,区别对待救助对象:对于那些确实需要投入精力的受益人,比如说,年青人,应该加大工作力度;而对那些仅仅需要物质帮助的救济金领取者,则投入少些,”他表示。

如果能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社会工作中去,Conconi希望更多的和青年人打交道。“我希望去帮助他们管理自己的花销和账单;寻找接受职业教育的可能性或者找一份工作;设定一个未来发展计划。这些才是帮助他们找到正确道路的方法。毕竟,他们应该主宰自己的生活。”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