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购买本地货 瑞士除瑞郎之外,又出其他货币

伊瑟诺(Isenau)硬币,每个价值10瑞郎,自2016年12月来一直在当地流通。

伊瑟诺(Isenau)硬币,每个价值10瑞郎,自2016年12月来一直在当地流通。

(swissinfo.ch)

山村莱迪亚布勒雷(Les Diablerets)发行了一种名叫“伊瑟诺”(Isenau)的本地货币,来帮助挽救一片生存受到威胁的滑雪区,同时也保护该村的未来。瑞士各地相继出现不少辅助性货币,作为募集重要基金与鼓励人们考虑与购买本地货的方式。

“我请客,”对面的让-马里·施洛毕茨(Jean-Marie Schlaubitz)伸手抢过我的咖啡账单。他是保护伊瑟诺利益基金会(Foundation for the Defence of Isenau’s Interests)的会员。

他手中攒着的一枚一面印着缆车吊篮,金色与灰色相间的大硬币闪闪发光,硬币的另一面印有Diaboltin-传说中吹着笛子的小精灵,莱迪亚布勒雷的象征物。

从2016年12月1日起,除了瑞郎,另有5万枚伊瑟诺硬币-每一枚价值十瑞郎(约合68.65元人民币)-开始在当地经济领域流通。这家基金会发行这一货币,是为了给村子上方伊瑟诺地区“古老”四座缆车的翻修筹措资金。这个缆车站建于1953年。基金会还打算让更多人关注这块坐北朝南山区的未来,冬季这儿倍受滑雪初学者与家庭的喜爱,夏季则是徒步登山客与山地车爱好者的乐园。

这块山地度假区的居民与游客通过使用伊瑟诺货币支付当地产品与公共服务,就能为他们的事业投入资金。

站在堆成小山的山羊奶酪与格律耶尔奶酪后面的吕西安·莫勒罗(Lucien Morerod),这家“小恶魔奶制品店”(Laiterie du Petit Diable)的经营者,就是新货币的一位支持者。

“货币使用情况很不错。有些人买10瑞郎的奶酪,当他们用20瑞郎的票子付款时,我们会问,找零是想要一枚伊瑟诺币还是一张10瑞郎,”他向我解释:“唯一的问题是,人们经常宁可把这种硬币留在口袋里,而不肯用它支付-在餐馆里这样的情况更常见。货币就应该更多用于流通。”

对于这个小小的滑雪地区,更换相当有特点的缆车变成了一场极具象征意义的情感之战。一到冬天,由于多了许多来自瑞士、英国、法国与斯堪的纳维亚游客,这儿的人口会从1400人上升到10’000人。

在这个短视频中,施洛毕茨解释说,保障伊瑟诺的未来应该可以起到保障这个村子的未来的作用。据他透露,这个滑雪圣地提供了重要的社会经济贡献-50个直接或间接就业岗位,滑雪学校80%的营业额,以及莱迪亚布勒雷各酒店的收入。

“它是我们仅有的四季旅游区,而他们想挤掉它,”他补充道。

阿尔卑斯山生活 伊瑟诺滑雪区的重要性

作者:

伊瑟诺滑雪区对莱迪亚布勒雷来说很重要,因为这关系到至少50个直接或间接就业岗位,还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影响到滑雪学校80%的收入与酒店入住营业额。伊瑟诺对当地社区具有关键经济意义。 伊瑟诺也是当地人口与该州非常重要的感情资本。因为这里有理想的雪场,大多数孩子在此地学会了滑雪。 ...

自从沃州(Vaud)叫停滑雪项目的众筹后,六年来为挽救伊瑟诺的斗争就没有停止过。2011年,沃州主要出于经济原因建议取缔伊瑟诺滑雪区,但当地人坚决抵制,并在2013年最终将伊瑟诺的延续写进沃州阿尔卑斯州立开发计划当中。

然而挽救滑雪拖牵车与山区是有条件的:莱迪亚布勒雷旅游局与附近维拉尔(Villars)旅游局合并,两地滑雪拖牵公司合并,并由当地社区自掏腰包更换新的缆车。

基金会希望到4月底货币方案结束时,能够筹集到25万瑞郎。筹措到的这笔资金将用来偿还区里的一笔贷款,后者是基金会从私人捐赠者募集来的400万瑞郎中的一部分。其余950万瑞郎则由滑雪拖牵公司自行承担。

挽救伊瑟诺的宣传活动需要巨大的努力,施洛毕茨说道。货币方案的一大重要成果,就是对居民与度假屋房主-无论老少-带来的激励。

阿尔卑斯生活 伊瑟诺货币

作者:

从某种角度讲,这是新伊瑟诺的第一场大活动。尽管钱币上的图像还是老的滑雪拖牵,可是人们终于见到新的动静。他们明白这不只是一种赚钱方式,也是为了在州里做出最后决定前,让更多人在整个冬天注意到这片地区。 (Simon Bradley,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个货币把关切项目的人和村里以前只是稍有参与的青少年拉到了一起。积极的青年也意识到,他们需要把精力投入进去,以挽救自己的未来,所以在工作之外,他们还去拜访各商家,为了提高兴趣而进行跟进,”他表示。

不过,一切还未结束。一边是看似卓有成效的筹资工作,一边仍须得到沃州政府与议会最终的绿灯。当地居民担心,为洛桑2020青少年冬奥会(Lausanne 2020 Youth Olympic Games)建议的独立的莱迪亚布勒雷滑雪拖牵项目,可能会在最后时刻导致伊瑟诺滑雪拖牵的覆没。

“如果我们失去了伊瑟诺,那将是一场灾难,”施洛毕茨指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因为不可能指望投资商会来一个决定取缔滑雪道的村子里投资。这是你能给出的最糟糕的信号。”

推动本地经济

辅助性货币已成瑞士一个日益繁荣的现象。今年春天瓦莱州(Valais)的商家与企业将开始使用“法里内币”(Farinet);而“雷蒙币”(Léman)-2015年由日内瓦州发行,用以刺激当地交易的一种货币-背后的联合会也才刚刚庆祝了成立一周年。

小山村莱迪亚布勒雷流通的伊瑟诺硬币则是受到“沙壶硬币”(Sablier)的启发,这是用来为2000年夏季的日内瓦节(Fêtes de Genève)筹资的一种纪念币。

“法里内币”也是瓦莱州锡永市(Sion)推出过的类似本地货币,当时是为了支持2006年冬奥会的候选城市资格。

瑞士对辅助性货币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今年4月法里内币将在瓦莱州复生,某联合会最近已宣布,该会通过众筹途径筹集到2.56万瑞郎,用来印制可在瓦莱州当地商家使用的法里内币(法)外部链接

大约8万张钞票会进入流通渠道,以鼓励当地经济的发展,已有一百家左右的商家-从咖啡馆到建筑师事务所,从出租车公司到杂货店-已同意接受这种货币。

“它的目的不只是增加交流,也是为了鼓励一种商业网络的归属感,”发言人卡蒂·贝尔杜佐(Cathy Berthouzoz)介绍说。

这点上它和雷蒙币的作用是一致的。雷蒙币(法)外部链接最近刚刚庆祝了发行一周年,如今流通中的钞票数量为8万张左右,日内瓦湖一带及附近法国地区的350个商家接受这种货币。大约十个类似项目正处于酝酿阶段。

“人们对本地货币的兴趣越来越高涨,是因为大家感觉到我们当前的经济体系很脆弱,而本地经济时时受到体系危机的威胁。而本地货币对这类危机有更好的适应能力,可以创造出更具可持续性的环境,有助于搭建经济伙伴间的纽带,”雷蒙币发言人让·罗西奥(Jean Rossiaud)宣称。

但是,本地货币会不会只是兴上一阵子的风尚?洛桑大学可持续性与经济人类学教授克里斯蒂安·阿恩斯贝格(Christian Arnsperger)对它们的经济影响提出质疑。

他认为,这些货币只有不太大的短期影响。但对这类倡议的热情却证明,“货币是种政治对象,而非中性的工具。人们想要对我们的生活方式、对社会做出各种选择。如今存在着一种真实且不断加强的运动,”他告诉瑞士法语区广播电台RTS。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