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走向银屏 洛迦诺电影节的“幕后英雄”

Film students preparing a shoot, storboard on floor

洛迦诺电影学院约八成的毕业生都在影视业就业。

(swissinfo.ch)

8月将有整整十天,国际上的影人与影迷会云集瑞士南部的迷人小城洛迦诺。作为欧洲著名电影节之一,它的成功里有一部分要归功于当地电影学院的学生,是他们在幕后为电影节默默工作。

这座马焦雷湖(Lake Maggiore)畔的意大利语区小城平时安逸宁静,但随着电影节今年将步入第71个年头,可以说制片传统已在这里深深扎下根,令它成为2017年才从卢加诺搬来的CISA影音学院(Academy of Audiovisual Sciences)再合适不过的新家。

queue for films outside PalaCinema

PalaCinema既是个电影院,也是CISA和电影节办公室的驻地,这更加便利了两者的合作。

(Keystone)

这所学院有何重要意义,又有什么独特之处?让我们用六个极其合适的片名,来讲述这所电影学院与电影节之间关系的渊源。

《救命!》(《Help!披头士的1965年音乐剧)

这12年来每逢电影节,CISA都会在十天的节日全程完成着“救命”的工作。2018年,该学院晋升“学术伙伴”地位。CISA院长多梅尼科·卢奇尼表示,这为他们的营销起到很大推动作用:“我们现在可以说CISA是电影节学院,也能够在我们的公关资料上使用电影节图标了。”

身为电影导演的多梅尼科·卢奇尼带领着CISA走入未来。

(swissinfo.ch)

电影节期间学生们会为Pardo Live内部电视频道(英、意)外部链接提供全部的视频,每年还会制作5、6个能在全年播放的短片,以引起民众对这个瑞士电影节的兴趣,这类短片中的一个就曾在2018年4月举行的“Locarno in Los Angeles(英)外部链接”推广活动上播放。为期四天的这个迷你电影节由洛迦诺电影节、某洛杉矶影院及瑞士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合办,精选了第70届洛迦诺电影节的一些参选影片。卢奇尼解释说:“同洛迦诺电影节的伙伴关系是为本院学生提供的大型培训场。这令他们有机会实践学习到的技巧,并同业内人士展开合作。”

《意大利任务》(《The Italian Job》,迈克尔·凯恩主演的1969年英国电影)

CISA的学生全都讲意大利语。这所学院每年的入学申请不超过40人,但只接收15名学生。他们必须年满18岁,具有大学入学资格。该学院也接受已完成在视觉艺术领域学徒工作的申请者。这里的教师与学生比例差不多是1比1,除了影视业名人通常以英语上课的大师班外,其他课程都以意大利语教授。

注重意大利语会不会令该学院为了赢得更大认可而做的努力受到阻碍呢?也许吧,但卢奇尼不打算现在就做出改变。“我们的运作语言是意大利语,这是因为学院诞生于提契诺州,我们的灵魂与身份都基于此地,”他指出。瑞士资讯swissinfo.ch走访了CISA,想结识那些正在准备期末影片的学生。

《天袭》(《The Arrival》,查理·西恩主演的1996年科幻恐怖片)

卢奇尼透露,电影学院刚刚落地提契诺州时,曾在这个几乎没有高等学府的地方被视作“某种UFO”。1992年皮奥·波多尼(Pio Bordoni)创办卢加诺影音科技国际学院(Lugano International Conservatory of Audiovisual Sciences)时,他是想办一家实践型的学校,帮助学生为真实的工作做好准备。

学院获得认可之路非常坎坷,全靠波多尼自己大量投资以维持运转。1999年学院迎来了突破之年,它终于成为应用艺术学院,资金由州府承担。

《至暗时刻》(《Darkest Hour》,加里·奥德曼饰温斯顿·丘吉尔的2017年战争片)

然而随之而来的时期,却可能是电影学院的至暗时刻。2005年波多尼去世–一艘航船顿时失去了舵手。2007年卢奇尼才来学院“掌舵”,此前学院曾更换过好几位临时院长,还是卢奇尼将学院重新打造成相当于大学的高等技术学院。2017年,该学院的影视深造文凭职业证书“Cineasta Cinetelevisivo”获得联邦政府承认。

虽然洛桑、日内瓦、苏黎世等瑞士其他电影学院仍保持着艺术类院校的地位,CISA却成为唯一一所专长于职业培训的技术高校。它由联邦、提契诺州与洛迦诺地方共同出资,学生每年的入学费用仍高达9000瑞郎(折合人民币约为6万元)。

卢奇尼为学费辩解说:“一名学生在完成三年学业时,已经有了一份惊人的作品集。此时他已制作了多至四部自己的电影。学生能够和校外制作人或电视台合作期末电影。我们的毕业电影作品当中,有25部是和电视台合作拍摄的,且已在电视上播映。”

Edoardo Nerboni gets ready for a shoot

CISA大二学生Edoardo Nerboni负责运营电影节的Facebook专页。

(swissinfo.ch)

《成功的滋味》(《Sweet Smell of Success伯特·兰开斯特与托尼·柯蒂斯主演的1957年电影)

CISA有着很高的成功率,大约80%-85%的学生毕业后在各自受训的擅长领域找到工作。他们当中有不少都被意大利语区电视台RSI吸收,学院还和该电视台一起设置了“创意制作人”文凭,专门教授学生他们在RSI所需的专门技能。卢奇尼表示,如今有20名学院毕业生在该电视台工作。其他毕业生则在各制片公司、电影院与电影节就职。

某些期末影片还入选洛迦诺或其他瑞士电影节,个别学生甚至还获得国际舞台的赞誉。比如凭《The Lives of Mecca》(讲述康尼岛手球运动员的故事)一片一炮打响的斯泰法诺·埃特(Stefano Etter),其作品在意大利皮埃蒙特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纪录片奖。

《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2013年灾难喜剧片)

若是说“录像带杀死广播歌星”(译注:英国乐队The Buggles的一首歌名),那么Netflix和YouTube是否谋杀了电影院?互联网上充斥着各种故事,譬如某人制作的视频在YouTube上爆红、博客写手倍受瞩目、兼职的视频制作人晋升超级明星,等等。如今的时代真的还需要电影学院吗?“需要,”卢奇尼肯定地表示:“你不能出去拿iPhone拍点儿东西,就以为足够好。许多报名我们学院的人都已经为YouTube制作了不少视频,但他们意识到那只是开始–他们需要更多培训,以完善自己的电影摄制技巧。”

但在这个数码时代,我们是否仍能谈论电影摄制业,还是说,这已是终结呢?2018年1月,Bloomberg报道好莱坞刚刚度过一个糟糕的2017年,仅经历了一代人的时间,看电影的人次就跌至最低水平。造成这一局面的部分原因可能是Netflix等在线视频网站的流行,令潜在的电影观众被电视吸引,难以自拔。

不过,目前显然还用不着惊慌失措。意大利影视理论家弗朗切斯科·卡塞蒂(Francesco Casetti)认定,电影艺术只不过被迁移到新的空间里、新的设备上。在卢奇尼看来,这是个双赢局面:“越来越多能够观看电影的平台被开创出来,这只会是件积极的事。”

洛迦诺电影节(Locarno Festival)

洛迦诺电影节的创办可追溯至1946年,是现有历史最悠久的电影节之一。设在大广场(Piazza Grande)上的主屏幕是欧洲同类室外银幕中最大的一个,广场上能同时容纳8000名观众。据该市官方网站(意)外部链接透露,该电影节是吸引观众的重要项目,能创造多达3000万瑞郎的旅游收入。

洛迦诺还是许多导演初登国际舞台的地方,例如吉姆·贾木许(Jim Jarmusch)、斯派克·李(Spike Lee)和格斯·范桑特(Gus Van Sant)等。电影节每年8月1日开幕,11日落幕,节日上会播映主流与较大预算的影片,但也给小众电影提供了广阔平台。导演杰·杜普拉斯(Jay Duplass)曾经说道:“各位主顾来这里不是为了替自己的电影拉皮条,不是为了悄悄塞给你他们的剧本,也不是为了跟名人拉拉关系,而是为了庆祝电影与人生。”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