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如果问瑞士人,旅游观光到达沃斯如何,他们大多会摇头。在他们看来,达沃斯就是一个滑雪的地方,别的就没什么了,既无历史也无人文。

但对大连人来说因为夏季达沃斯年会的召开,大连和达沃斯仿佛成了双胞胎姊妹,有着莫名的亲近和亲切。而今身在瑞士,无论如何都要拜访这位至亲的。在一个没有艳阳的冬日,我们踏上了达沃斯之旅。

从苏黎世出发,在兰德夸特转车,经过查尔斯王子常带孩子滑雪的克劳斯特斯,列车停在达沃斯多尔夫站。(达沃斯分达沃斯多尔夫和达沃斯普拉茨)。

达沃斯原本是结核病人的疗养地。真正让它名声大噪的是每年一月末世界经济论坛的召开。届时每年会有两千五百多位国家领导人,大企业老板,经济学家汇聚于此。我们到的那一天正好是今年年会的最后一天,所以一出火车站口,还依然可以看到去经济论坛的箭头指示牌。

路上有三三两两的安保人员,半封闭的路口。我们一路行走,没有受到阻拦。直到最后一个完全封闭的路口,安保人员逐渐多起来,时不时从里面走出拖着行李箱,胸前挂着着证件已完成采访任务的记者。

紧靠封闭路口里面的一栋房子上醒目的挂着BBC的标志。财大气粗的BBC把整栋楼包下来,顶层阳台可以清楚地看到摄像机和专供摄像用的灯,两旁垂下的条幅上写着BBC WORLD NEWS。BBC占据着最有利的位置,可以第一时间捕捉与会者的信息,显示着业界王者霸气。

路口的警察向我们要证件,我们自然是没有证件的,但好奇心驱使着我们又想一看究竟。无奈间突然发现公交车可以自由出入这个封闭路口,于是我们往回走了五十米,跳上一辆公交车,进入封闭区。

其实里面并没有与别处不同。不同的酒店,不同肤色的人,一样的胸前挂着证件,疲惫的同时又是如释重负的拖着行李箱离开。真得感谢这些媒体人士,因为他们,我们才有幸知道今年年会的爆炸性新闻。

土耳其总理不同意以色列总统美化自己的加沙军事行动说辞,要反击时主持人又不给他充足的时间,因此愤而离场。并放言再也不参加达沃斯年会。这位总理回国时在机场受到国人民族英雄般地欢迎。这是题外话。由于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哪处建筑是年会的主会场,就很快下了车,把不同建筑风格的酒店一一拍下来。

说到酒店,我们不得不慨叹达沃斯是真正的酒店之城。我们走在从多尔夫到普拉茨的主街上,两边的酒店一家挨一家,更别说那些在岔路上,一直绵延至山坡上的酒店,真是数不胜数。可叹的是这些酒店的建筑没有重样的。

接近普拉茨。两旁的商店多起来,服装店多是高档品牌。没有低价位专供年轻女孩子穿的在瑞士到处可见的HM和TALLY服装店。表店也是高级手表店,没发现有卖SWACH手表的。COOP连锁超市的东西也要比别处的COOP贵。然而就在这样一个高物价的城市,房价却并不高。我们看了一份卖房子的广告,一百平的房子只卖四十万瑞郎。

在普拉茨车站对面的高台是小邮局广场,这儿视野开阔,能看到有着尖尖塔顶的圣约翰教堂和车站背面的滑雪场。有三条宽宽的滑雪道,聚集了众多的滑雪爱好者,忙碌的缆车。我们艳羡地看着,并不敢尝试。观望了一会儿,踏上了返程的列车。

没有查尔斯王子的克劳斯特斯

从达沃斯回来的路上经过克劳斯特斯。克劳斯特斯引起我们兴趣的原因是查尔斯王子曾带着孩子在此滑过雪。在这个滑雪的旺季里,说不定我们能碰见查尔斯王子,和他近距离接触。尽管这个王子早已不再年轻。于是我们在克劳斯特斯站下了车。

一出站口,就看到两辆邮政巴士停靠在那儿。马路上有融化的雪,一片泥泞。路旁的小商店货物贫乏。感觉上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偏僻小山村。也开始怀疑查尔斯王子的眼光。又有些后悔自己贸然在此下车。

渐向前行,看到一家饭店,门窗都用苍翠的针松和鲜花装饰,针松上覆盖着厚厚的雪。外墙雪白,画着瑞士传统经典的壁画。在街角拐了弯,视野开阔很多。一家家木质结构的旅店,各具特色的铁艺大门,写着各种艺术字的餐馆,咖啡馆。而且路上竟驶来一辆供游人乘坐的观光马车。由于天气冷,坐在马车上的游人并不惬意。

我们跟着扛着滑雪板的人们行走,眼前豁然开朗。一座露天滑雪学校出现在我们面前。父亲们拉着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的手慢慢地从平缓的坡上向下滑行。然后站在滚梯到坡上,再向下滑。靠近围栏处立着一个不高的杆子,上端伸出四只横杆,不断地逆时针旋转。

几个四五岁的孩子踏着滑雪板,手握着横杆跟着滑行。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孩,身着滑雪服,戴着墨镜,象一个小蝙蝠侠,在校门口不断地进进出出,时常被自己绊倒。

每年的一月末二月初,瑞士的中小学会放两周滑雪假。家长们也往往在此时休假,带着自己的孩子奔向各个滑雪场。所以在这儿看到小孩并不稀奇,但蹒跚学步的小孩出现,还是有点意外。

无独有偶,学校外的雪道上有一个两岁的小男孩,拖着两条长长的鼻涕,滑雪板,柱杖已武装在身。在三个大人的陪伴下,认真地向前行进。看到我们,他停了下来,好奇地打量着一番。毕竟在这儿出现亚洲面孔,实在是少之又少。

不远处是越野滑雪的终点。时不时有头冒热气的长途滑雪者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达沃斯和克劳斯特斯附近有六个优质滑雪场。不知这些远行者来自何方。因为有这么广泛的群众基础,才孕育了世界闻名的瑞士滑雪。

以前在电视上看滑雪比赛,感觉那就是一群疯子,那么危险,这群疯子还乐不可支,就算摔个人仰马翻也要从头再来。如今身临其境,才知道原来人也可以象鸟儿一样自由翱翔。从这块开阔地向四周望去,隐约的远山,木屋人家,在厚厚的积雪中开辟出一条河道的温泉流水,不禁慨叹查尔斯王子的慧眼独具。

作者:周国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