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追着格瓦拉的足迹


卢卡的“电动自行车日志”


作者:Patricia Islas


卢卡行进在秘鲁鸭峡谷,这条狭窄的道路被视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之一。 (Luca Zanetti)

卢卡行进在秘鲁鸭峡谷,这条狭窄的道路被视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之一。

(Luca Zanetti)

拉丁美洲民族英雄切·格瓦拉曾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游历了整个南美大陆,途中目睹了拉丁美洲人民的苦难,从而萌发了革命的念头。那么,如果今天他穿越这条大陆,他应该选择什么交通工具?瑞士摄影师卢卡·策纳提的回答是:电动自行车。他刚刚骑着电动自行车行进了11150公里路,拍摄了8600张照片。

在7个月的时间里,卢卡·策纳提(Luca Zanetti,英)带着他的双重“爱侣”行进在切·格瓦拉(Lateinamerika Che Guevaras,英)的拉丁美洲革命启蒙之路上。

卢卡非常珍惜这次难忘的骑行,对他来说这是不可多得的经历。途中那些温暖的相遇,或许只是一个坐在那里怀抱孩子的女人送来了一缕新奇而友善的目光,都会令他难以忘怀。土地潮湿的味道、海的气息、一望无际的平川、白雪皑皑的高山,沿着世界最长连绵群山链中的崎岖道路,陪伴他的是令人窒息的美景和无尽的沉静。

“他们把我当作英雄,”卢卡回忆起他在城市乡村各处遇到的人时,有着这样的感觉。他每天的进度是140公里,海拔幅度在0-5000米之间。许多新奇的目光投向他心爱的“伙伴”,当人们知道那只是一辆电动自行车时,却又充满不解。

“哦!就像一辆摩托车!”人们惊叹地说,然而令人们不解的是,为什么一辆如此神奇的车,却被主人如此“不当回事”,卢卡骑着它,就像穿着拖鞋一样随便。

然而这正是卢卡此行的意义所在:他要证明在偏僻的山区和闭塞的城市中,环保的交通工具完全可以拥有用武之地。

在海拔3000米骑行,卢卡感到了疲惫。 (Luca Zanetti)

在海拔3000米骑行,卢卡感到了疲惫。

(Luca Zanetti)

路途中他的另一个“爱侣”就是他的相机:从14岁开始,他就被母亲带进了摄影的魔幻殿堂。自此他的相机就一直跟随着他,“在路上的感觉一直令我着迷,”卢卡言简意赅地说。

他的自行车之旅,被他称为“电动自行车日志”(The E-Bike Diaries),正好对应了切·格瓦拉年轻时的“摩托日记”:1952年,那个阿根廷人骑着他的单缸摩托车“大力神(La Poderosa)”游历了拉丁美洲大陆,激发出革命热情,后来成为一位举世闻名的民族英雄。卢卡步其后尘,是想在这片土地上为宣传环保尽一份绵薄之力。

卢卡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在11150公里途中的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都有记者采访了他。对化石燃料和水的过分使用,令这些国家的环保和转向可再生能源几乎不再可能。

太阳能急救

开发化石燃料是阿根廷主要的经济活动。阿根廷50%的用电来自于水利发电。穿过Pino Hachado隘口(海拔1863米)到达美丽的巴塔哥尼亚地区之后,就再也找不到电源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出现了一幢带有太阳能装备的农房。“当时我们的电池几乎都空了,那位农民同意让我们为自行车充电。可能太急切了,我将所有电池都插了上去,结果,嘭地一声,眼前一片漆黑,灯、冰箱……全部断电,过了一会儿,自行车的一支车灯开始闪烁……”

后来,卢卡一个接一个地给8块锂电池充满了电。“这简直是我们的救星!只有在阿根廷我见到过太阳能设施。在一些偏远的地区,许多大卡车都冲上了来自太阳能的电。”

干涸的湖

他在途中看到的风力发电站也屈指可数。“只有在智利看到了寥寥几个,”卢卡说。最严重的环境污染现象和最悲惨的画面出现在玻利维亚的奥鲁罗。

波波湖干涸的遗迹和736个渔民家的遗属,是滥搞矿业、气候变迁和不合理用水的恶果,这也是他在整个旅途中,看到的最触目惊心的画面。

嚼古柯叶

在玻利维亚和秘鲁崎岖的山路上骑行对体力要求非常高,卢卡是靠咀嚼古柯叶挺过来的,这是一种最古老、最毒、最危险的兴奋剂。只有这样他才能忘记饥饿和口渴给他带来的巨大体能煎熬。古柯叶也为他和被太阳晒得黝黑的当地人建立了联系。

几乎所有人都会问:“这辆电动自行车多少钱?”但是他不想说出实情,因此他只告诉他们,这是一个样品。因为对一位当地农民来说,5000美金买一辆自行车简直难以想象,“他们辛苦工作一辈子才能挣到这么多钱。”

"Josefino是我在秘鲁北部遇到的一位农民,他嚼古柯叶。从摄影角度来讲,这张照片是我这次旅途中拍下的最好的照片。" (Luca Zanetti)

"Josefino是我在秘鲁北部遇到的一位农民,他嚼古柯叶。从摄影角度来讲,这张照片是我这次旅途中拍下的最好的照片。"

(Luca Zanetti)

秘鲁一段是整个行程中最艰苦的路途。“大卡车司机根本不管骑车人的感受,当他们拉着几千吨的货物从身边开过,整条公路都会跟着颤动。”有些大卡车甚至会把他逼迫到道路的边沿。

尽管如此,透过这些巨轮、尾气和污染,卢卡依然见到了美好的风景和风土人情。“马路边上或者加油站的墙上的壁画,神圣的宗教信仰画面和半裸的女人混合在一起,我将它们收录在镜头里。

卢卡毫不掩饰他对拉丁美洲的热爱:“这些令人窒息的美景,总是在眼前不断闪现,让人会有这样的感觉:拥有一份新的不一样的生活完全是可能的。但是令人失望的是,这里对环境污染的影响和对可再生性能源的认识还跟不上。”

但是至少来自一个地区的首府传来了喜讯:“基多购入了300辆电动自行车,供公众使用,”卢卡回来以后这样提到,他带回来的是8600张精美照片。

骑着“大力神”的探险画上了句号,回到熟悉的瑞士,卢卡又骑上他的普通自行车。然而重返正常看来并不容易,回来的第一天他就接到了一张罚单,因为他没注意到交通灯。

你能想像骑车来欧洲旅行吗?欢迎发表言论,请在下方留言。


(转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