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陆天玉作品 梦想居所

从陈先生旧家眺望出去的景色

从陈先生旧家眺望出去的景色。

(陆天玉)

1 有一个地方名字叫初恋

第一次听陈先生提到瑞士苏黎世的时候,我们正在爬华山。那时候,我们才刚刚认识半小时。

那还是多年前的一个“光棍节”,前一晚刚下过雪,高高低低的山路上覆着一层糖霜似的白雪。我正低头与湿滑的山路台阶奋战,陈先生忽然说道:“我以前的旧家在苏黎世,每天上下班从火车站走到家,都要爬一段这样的山路。”

认识才半小时,就把他曾在苏黎世工作过几年的经历秀出来,我不由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在“惯浪头”(上海话“显摆”的意思)。

之后恋爱的几年时间里,我们的足迹遍及零下三十三度的哈尔滨、轻舟飞过万重山的三峡,以及摩登的香港、温润的台北、典雅的京都……每到一处地方,都会被陈先生拿来与瑞士对比,不是这里缺了点湖水的灵秀,就是那里缺了些山岭的韵味。听得次数多了,我常常嘲笑他:“莫非你的初恋是苏黎世啊!”此时,陈先生会微微一笑,目光幽深得像一面湖水:“等以后你有机会到那里看一看就知道了。”

没想到两年后,我俩双双裸辞了,正在澳大利亚广阔的大地上环游自驾时,陈先生拿到了一份瑞士巴塞尔工作的offer。我们就这样来到了瑞士。

2 第一口苏黎世的滋味

第一次到苏黎世,当我面对如诗如画、如梦非梦的美景,脑海中所有的形容词儿忽然穷了。以前只觉得陈先生是个被苏黎世宠坏了的男孩,等我亲身到了这里,才蓦然发现,什么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那个下午,陈先生带着我,走在苏黎世的大街小巷,不时指着一处建筑说:“这个是我以前工作过的地方。”指着另一处说:“以前我每天都会走这一段路去上班。”

之后,我们搭车来到了陈先生魂萦梦绕常常提及的“旧家”所在。

“以前,只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抬头就可以眺望到波光粼粼的湖景。湖上的游船如同小鱼一般游来游去。夜晚来临,对岸的灯火则像一双双深邃的小眼睛。这时候,再来一杯香浓的咖啡,便觉得自己大概就是宇宙中心最幸福的人了。”

后来,房东以要拆掉重建之由收回了房子。没想到多年后回到这里,发现房子依然还在。沿着台阶拾级而下,陈先生指着一个窗口说:“啊,这是我住在这儿的时候定做的窗帘,还在呢。”

虽然陈先生念念不忘的“旧家”已然回不去,生活还是要继续。我们从旧家踱着步走到了Lindt巧克力工厂店,选购了满满两大背包的巧克力,又不辞万里带回故乡作为结婚喜糖,从此共同携手新生活。

3 在风中筑巢

陈先生的新工作在巴塞尔,我们便在巴塞尔住下。在找到适合的公寓前,在他公司附近的酒店式公寓过渡。

巴塞尔莱茵河畔散步

(陆天玉)

通常,每天早上陈先生上班后半小时到两小时间,负责打扫的太太会来收拾房间。我快速收拾完早餐的碗碟,洗漱穿衣妥当之后,便在局促的房间里,焦虑地等待她按响门铃,然后用我唯一一句会说的德语和她打招呼:“Hallo!”在她倒垃圾、吸尘和换床单的时候,装模作样地学习德语。每到这时候,和很多初为人妇的主妇一样,我无比期望拥有一间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公寓,即便当时我连怎么给垃圾分类都不甚了解。

每每晚餐过后,我们手牵着手在巴塞尔街头转悠,物色未来的“家”。

房子首先要交通方便,到公司、火车站有直达电车,附近超市、邮局等便民设施齐全。其次,房子要符合风水的基本原理。巴塞尔的建筑看上去很美,但房子内部的格局往往不符合东方“风水”的原理,让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当然,最重要的是租金合理,可以承受。

虽然说房子是租的,可是生活不是租的。

于是,我们踏上了无比漫长的看房路:这间房子的客厅临街,电车来来往往会很吵;这间进门就可以看到马桶,没有隐私;那间房子的房型不太规则,让人找不着北……

对于以前住惯了“面朝湖景,春暖花开”标准的陈先生来说,巴塞尔的自然景色总归有所失色。好在,与德法两国毗邻,生活上可以得到很多便捷与实惠。

就这样大半年时间哗哗地过去了。陈先生依然坚守着宁缺毋滥的原则,而我只想着速战速决,尽快搬家。

一天,我们去看了一间公寓,接待我们的是房子目前的租客-一对日本裔的巴西人。日本丈夫热心地带着我们参观洗衣房、储藏室、地下车库,一一介绍每个房间。当男人们研究电线插头不亦乐乎的时候,日本太太抱着小女儿给我展示厨房里的重重机关。冰箱上贴着一副不知道什么鬼的儿童抽象画。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从桌子下好奇地探出头来打量着我。

分别的时候,日本太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对我说,这是她梦想中最好的房子。

在这间公寓的六七年里,她从初为人妇,成为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即使即将搬入新买的房子,每次路过这个地方,大概她都会抬头眺望一下这个窗口,跟她的儿女说:还记得我们的旧家吗?

大概是被日本太太的这句话打动,又或者是被我脑补出来的这幅画面打动,更可能是被同是天涯异乡客的惺惺相惜所打动,和每一对在风中筑巢的鸟儿一样,我和陈先生当即决定租下这间公寓,给漂泊的生活画上一个句点。

4 最好的房子

之后的几天时间,我跟陈先生拿着房子的平面设计图纸,每天逛宜家。

在国内租房,床、桌椅、电视、冰箱大多是标配,只要带上自己的私人物品,就可以“拎包入住”。可是在瑞士租房,除了厨房和卫生间内不能移动的东西(比如内嵌式的烤箱、冰箱、橱柜、浴缸、洗手台等),客厅、卧室房间都是光秃秃的,连一个灯泡都没有。

我们从未来餐桌的材质,讨论到卧室应该有两盏浪漫的台灯;从阳台上可以就着星星吃着烛光晚餐的圆桌椅,讨论到书房可以有一道古朴优雅的屏风;大到衣柜有几个门,小到买几个玻璃杯,一样一样,将作为一个“家”所需要的一切基本用具购置停当。

入住那天,我们还结合了两边父母亲大人给的风俗指导,做了一个简单的入住仪式:把电子秤第一个搬到新家,谓之“称心如意”;进门前先顺手滚一个凤梨进门,取个“吉祥如意”的意思。

就这样,带着双方家长们的祝福,我们俩正式搬入了这个被日本太太誉之为“最好的房子”里。

还没高兴多久,第一个面临的问题就是:中午吃什么?

好在之前有所准备,提前去超市买过很多食材,冰箱是满满的。我从纸板箱里挖出锅碗瓢盆,开始准备午餐。而陈先生则打开了一个宜家纸箱,开始拼装家具。

我们在新家吃的第一餐,是烤玉米和烤三文鱼。因为餐桌与凳子还没有做好,我们只好坐在陈先生刚刚做好的鞋柜上。

初到瑞士,高昂的物价让我恨不能把上海的肥皂盒都搬过来。在宜家和对面的Conforama选购家具的时候,我们已经花了几千瑞士法郎。一想到还要在这个费用上,额外再出20%的服务费(安装家具),我就当即跟陈先生表态:“我们自己装算了!”于是,陈先生专门请了几天年假,我们花了一个多星期闭门拼装家具。

在这之前,我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文艺女青年,陈先生则是一个拧过的螺丝不超过手指头数字的办公室白领。我们一边吃着简陋的午餐,一边坐在鞋柜上相互嘲笑。

紧接着,马上面临第二个问题:晚上睡哪里?

面对上百片待拼装的大床配件,我们估摸着到天亮也搭不完,折衷地选了客厅的沙发床:先做沙发!晚上十点多,当我们并肩睡在亲手搭建的沙发床上,觉得这重体力的劳动,可比办公室上班累多了。

不知道鏖战了多久,说明书研究半天,依然是这个螺丝装反了,那个配件不知道应该怎样安装。慢慢的,那些宜家纸板箱里的木头块,终于变成了一张张具体实在的椅子、桌子、柜子、床头柜和床。辛苦是辛苦,却也是前所未有的实在。如果有一天,当我们摔桌子吵架的时候,回忆起当时辛辛苦苦从无到有一砖一瓦衔泥垒窝的过程,那也肯定是下不了重手的吧。

当我们终于将家里收拾得像模像样,陈先生迫不及待地邀请了苏黎世的老友们前来聚餐,尝尝我们跑遍瑞德法三个国家五间超市才配齐食材的毛血旺。

送走朋友们,疲惫一天躺在沙发床上,我却忽然对这个“家”开始横竖不满意起来。刚搭建出来的大床有一股异味,厨房的垃圾桶也怀着一股刺鼻的臭味。我们开始为了买大号垃圾袋还是小号垃圾袋而争论。

结果是,通过三局两胜,用掉了三支验孕棒,我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

5 因无岁月可回头

到了冬天大雪纷飞的时候,为了时刻准备着孩子的出生,陈先生专门买了几天无薪假。(到头来,本想靠自己装家具省的钱,其实还不够买这笔假期的钱。)我们从巴塞尔的公立医院将生命中最重要的过客(简称“猴子”)迎接回家,从此正式开始了充斥着奶瓶与尿布的新生活。

孩子的到来,也让我们无法吊儿郎当,开始认真思考哪里的环境比较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住在哪里比较有利于事业的发展,住在哪里生活更为便捷。

我们开始为冲奶粉应该先放水还是先放奶粉而争论,也会为猴子半夜哭了要不要马上抱展开热烈的探讨。很快就迎来了猴子第一次掉下床、第一次撞到桌子等历史性时刻。

每当猴子半夜嚎哭时,我为担心吵到邻居而惴惴不安。一天,当我抱着猴子从洗衣房搭电梯上楼时,在电梯遇到一位妈妈。看到我按的楼层,那个妈妈脱口而出:“哦,原来你就是楼上那个一直哭的小孩啊!”让我尴尬得无地自容。住在对门的老太太却说,从她的房间并不会被猴子的哭声吵到。这位老太太在这里一住就是几十年。据她透露,我们租的这间房子,来来去去的房客,最后大多都在这儿生儿育女,喜得人丁,最后再一大家子搬走。

我不知道我们会在这里住多久,也不知道我们会在瑞士住多久。我们如同蒲公英的种子,被大风刮着,在某一个地方落地,在某一个地方筑巢。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完美的居所,那么,只要与最爱的人们在一起,就是天堂。至于这个天堂是在巴塞尔还是苏黎世,在纽约还是东京,在新加坡还是上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世界上本不存在十全十美的地方,只要我们是努力认真生活的地方,都是好的:怎样的房子都是最好的,怎样的人生也都是最好的。

当有一天,我们要离开这个房子的时候,回想起期间一起经历过的快乐与不快乐的所有瞬间,都将成为我这一生不可泯灭的印记。我想起多年前日本妈妈给两个孩子洗澡时疲惫的笑容,日本爸爸摆在婴儿床边上乱糟糟的写字台,以及冰箱上贴着的小男孩画得很难看的笑脸。当我面对下一个想来租住这间公寓的人们,我想我也会由衷地送上一句:这是梦想中最好的房子。真的。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梦想居所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