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遗忘的瑞士银行账户 名流巨子沉睡在瑞士的万贯家财

作者:


罗宾斯夫妻俩完全把上个世纪60年代在瑞士国际登山学校当教练时开的户头忘了个精光。究竟瑞士银行是否曾经试图联系并告知他们,他们名下的账户已经休眠,对此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印象。

罗宾斯夫妻俩完全把上个世纪60年代在瑞士国际登山学校当教练时开的户头忘了个精光。究竟瑞士银行是否曾经试图联系并告知他们,他们名下的账户已经休眠,对此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印象。

(Keystone/Tom Frost)

身为全世界战绩最为显赫的攀岩者之一,罗尔·罗宾斯(Royal Robbins)早已习惯于不断亲手擦拭掉在向上攀爬中创造的历史,从而再创佳绩。然而就在他早年间干过一段时间的瑞士攀岩教练之后,他却实实在在地留下了些东西:一个被彻底遗忘的瑞士账户。而这只是如今近4000个被列入“休眠账户”名单中的其中之一。

迄今为止,名单上所有这些额度高于500瑞郎的账户均已沉睡了60多年。粗略估算,它们的总额已高达5000万瑞郎(约3.52亿元人民币)。账户的原开户者或其后辈最长拥有五年的期限,在此期间,他们有权认领这些纸面资产(编者注:一般指现金、定期存单、证券、股票、国库券等期货或衍生产品),一旦逾期,这些财富便将统统归于瑞士政府名下。

罗宾斯曾是首位登上位于美国加州中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垂直切面西北壁半穹顶的攀岩爱好者,不仅如此,他在商业领域也颇有建树,亲手创办了一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户外运动服饰企业。如今,他仍然定居于他的故国-美国。由于近期他的身体状况不佳,因此他的妻子Liz代为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

按照Liz的说法,他们夫妻俩完全把上个世纪60年代罗宾斯在瑞士沃州莱森镇上(Leysin)的国际登山学校(英)外部链接当教练时开的户头忘了个精光。究竟瑞士银行是否曾经试图联系并告知他们,这对夫妻名下的账户已经休眠,对此她已经没有任何印象。“(现在)我会联系银行,并且关闭那个账户。非常感谢你。”Liz在回复邮件中说。

“快速查询”公司(Fast Search,英)外部链接的联合创始人安德烈·奈夫看来,查找罗宾斯的下落、顺利联系上他的过程如此轻而易举,这无疑表明,某些瑞士银行并未兢兢业业地克尽厥职,而它们本应履行的职责之一便是代表银行去追寻客户。

定时炸弹

作为曾一度活跃于私人银行管理层的银行业资深人士,如今,奈夫跨行转为多家金融机构整理内部浩如烟海的休眠账户的协助者,此外,他还帮助个人客户查找他们遗失在瑞士的个人资产。

奈夫表示,已经休眠长达60年以上的4000个个人账户,仅仅只是冰山一角。银行方面并不愿意透露究竟这些账户涉及多少金额。但据瑞士银行家协会(SBA)介绍,其中约2900个账户所包含的金额已高达5200万瑞郎左右。

据奈夫估算,瑞士全国的休眠账户中,至少沉睡着价值20亿瑞郎的资产。从2018年开始,为打击跨境逃税之风,瑞士将正式启动税务信息自动交换系统,与他国分享逃税嫌疑人的相关信息,而瑞士银行中大量的休眠账户和资金届时很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为外界所诟病。

“那些账户里很可能藏匿着一些会让(瑞士银行)声誉遭遇重创的信息。一旦大白于天下,(瑞士银行)便会面临来自其他国家、足以让你尴尬窘迫的质疑,”奈夫感慨道:“我很诧异,竟然有不少银行还没切实地付诸努力去排查自家的休眠账户。”

瑞士银行家协会表示,逃税问题并不会对创建休眠账户信息网站造成任何影响。

“世界各地的银行都有可能面临与客户失去联系、不知客户行踪的情况,”瑞士银行家协会在书面答复中这样写道:“现行法例是在银行业的建议之下而确立的,旨在为那些经年累月蛰伏在银行里的财富寻求一个合乎法规的结局方案。”

“一旦找到某位休眠账号的户主或某人名下的休眠账户,那么原开户人就应依法履行该账户可能产生的纳税义务。”

凡士通家族的“隐形遗产”

实际上,这些休眠账户的户头上显示出的某些声名显赫的姓氏,只需要简单地借助谷歌搜索引擎就能追根溯源,找到当初的开户人。譬如其中一个账户只包含两个关键词:俄亥俄州东北部阿克伦城的Harvey S Firestone (Harvey S Firestone of Akron),美国。这两个词条放在一起,只能让人联想到凡士通轮胎公司(Firestone Tires)的创始人或其后裔。

在那个年代,凡士通的父辈可谓是当时美国家财万贯、富甲一方的豪门大亨之一。20世纪之初,他与福特汽车公司奠基人亨利·福特和拥有1093项专利、享誉全球的科学家托马斯·爱迪生在俗称的“百万富翁俱乐部”这一小圈子中交往甚密。截至目前,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表明冠有这一姓氏的那个休眠账户已经为人申报,但事实上,瑞士银行并没有认出这个显而易见、很容易识别的显赫姓氏,而这一点让奈夫深感担忧。

“这意味着,银行对此根本一无所知,而且它们也没有对旗下客户进行充分调查,”奈夫说。

冗长的休眠账户名单中零星散落、残缺不全的案卷资料,使得一一追踪到全部账户的所有者成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沉睡多年的账户,银行甚至不知道客户的姓名,更别说那些昔日户主的出生日期、国籍、居住地或者具体账号了。

对于休眠账户名单,奈夫坚信,几乎可以肯定,目前已有充足的信息确保可以找到名单中10%的休眠账户户主或其子嗣后裔。除此以外,能相继追寻到44%的账户原持有人也具有较强的现实可能性。

2016年12月16日,149个休眠账户倘若仍然未被认领,就应全部被移交至瑞士政府所有。瑞士银行家协会声明,迄今它并不清楚有多少休眠账户实际上已被注销,究竟有多少金额已被划归于瑞士政府名下。

休眠账户

随着国内银行法的修订,瑞士于2015年12月正式成立了一家网站,明文罗列出沉睡时间最长的一批“休眠账户”。目前公诸于世的公开记录,仅囊括了那些已与客户失去联系、户主“销声匿迹”长达60年之久的银行账户。

该网站定期对账户列表进行更新、添补。已于2015年公布的首批名单共涵盖2600个账户,而截至目前,这一数字已增长至4000。尽管官方并未披露这些账户涉及的具体金额,因为瑞士众多银行并不愿意将此类信息公之于众。但据瑞士银行家协会估算,仅这些账户中的四分之三,其总额就已高达5200万瑞郎(约3.52亿元人民币)。

账户原所有者或相关受益人,可在一年至五年内认领索要其资产。逾期该账户将被注销,名下资产将被移交至瑞士政府所有。

在公布的账户名单中,仅有一半的账户拥有客户的国籍信息。其中近三分之二的账户户主为瑞士人,其次是法国人(占已公布休眠账户的15%),与瑞士接壤的其他国家则紧随其后。美国人在详列出的名单中所占比例不足1%。

据查,这些蛰伏多年、无人问津的财富,其拥有者最早的出生日期可追溯至1808年,最年轻的则出生于1956年。如若这些客户依然健在,那么他们的平均年龄为111岁。

信息框结尾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