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采取主动


捍卫奶牛牛角的瑞士农民大伯


作者:Susan Misicka, 于Perrefitte


 其他6种语言  其他6种语言
多亏了它们的农场主,这两头母牛得以保留住头上的角。 (swissinfo.ch)

多亏了它们的农场主,这两头母牛得以保留住头上的角。

(swissinfo.ch)

一个人能否凭借一己之力,去说服10万同胞一起关心奶牛该不该有角?如果这人是有着牛脾气的瑞士农民阿明·卡保尔(Armin Capaul),那么似乎答案是“能”。

这位有着生动个性的农民两腮红润,上唇浅黄的胡须透着淡红,下巴的胡须已经全白。在这个冬日里,他身上套着好几层有各色花纹的针织衫,脖子上系着一条红围巾,而他那辆浅蓝色的汽车则发出乡村摇滚乐震天的响声。

“您听说过J.J. Cale吗?他可是我的知音,”卡保尔说道,他指的是已过世的美国创作型歌手。我承认自己没听说过,同时不禁担心这次造访的出师不利。但他只是爽朗地一笑,后来他甚至笑得更厉害,只因他发现,在看到通向他高踞伯尔尼汝拉山脉(Bernese Jura)之上、面积达17公顷的农场的那条蜿蜒而狭窄的山路时,我眼睛都瞪圆了。

当我们走进明亮温暖的开放式厨房时,卡保尔指了指一双给客人用的草编拖鞋对我说:“您可以换上这个。”他的妻子-一位灰色长发梳成发辫的美丽妇人-放下手中的棒针活儿,给我准备了些印度红茶。

餐桌上摞着厚厚的一叠信封,最近他们每天都会收到成百封这样的信。就在前一天,他们收到的信里一共夹了1600个签名,支持卡保尔为牛羊所做的宣传活动。

当卡保尔与妻子坐下查看这沓信时,他喜不自禁地说道:“我们的最高纪录是一天里收到2304个签名!”

克劳迪娅·卡保尔(Claudia Capaul)自豪地指着信封上的一个个邮戳说:“它们来自瑞士各地。这一切的后面可没有哪个组织或者党派,就是我丈夫和些支持他的人。”他们的三个孩子也都投入了这项工作:一个儿子负责网站维护,另一个帮忙照管农场,女儿则打理Facebook专页的更新。

宣传斗士

1976年阿明·卡保尔在格劳宾登(Graubünden)取得农业文凭时,给奶牛去角还不是习惯性做法。如今他已在法语区的佩尔菲特(Perrefitte)生活了20年,却仍然不会讲当地语言。“这可能也是件好事,不然我会到处顶撞人的!”他用瑞士德语开玩笑说。

不过,有一样东西让他不惜跟人顶撞,那就是牛羊的福利。卡保尔第一次见到不长角的牛群是在1980年前后,他很不喜欢它们的样子。“它们嘴里淌着泡沫,身上都是汗!”他一边回忆这群牛艰难地爬坡去夏季草场的情形,一边说道。

现在农民在牛羊还未成年时就把角的根去掉,如此一来牛羊就不再长角,这种做法非常普遍,背后的理论是保护动物与人类不被牛羊的角戳伤。

 “这是个懒惰的借口!奶牛一向都有角。以前人与奶牛的关系要亲密得多,他们会拥抱和抚摸奶牛,还跟牛群说话,”他述说道,并批评所谓的“开放式牛圈”,在这种牛圈里,奶牛有更大自由到处走动,也难免会互相找碴。

据卡保尔估计,瑞士只有一成左右的奶牛有角,尽管瑞士的明信片与广告形象给人另一种印象。(瑞士农场主联盟透露,国内没有这方面的官方统计数据,一成的说法可能准确,但也要记得,有些品种的奶牛本身就不长角。)而给牛去角的步骤通常都用到一个形似拨火棒、烧得很烫的东西,整个过程非常痛苦,需要给动物实施麻醉。此外,卡保尔深信牛角是有特殊用处的。

“牛角提供了一种通风的方式,它可以帮助调节奶牛的体温。我认为这也意味着更好的奶质。”如果卡保尔的提案获通过,保留牛羊角的农民会得到联邦发放的津贴。

饲养员

卡保尔不在计算签名或把签名送交镇机关认证的时候,就总在为自己的动物奔忙。一到该给三头小牛喂食的时间,我便跟着他走进了牛圈:这几只牛犊共用一个铺满干草的围栏,而它们的妈妈则和其他奶牛关在一起,每头奶牛都有各自的食槽,拴牛尾的绳子的长度正好让它们粘不到牛粪。

“瞧瞧它们-它们正在出神。在开放式牛圈里,奶牛总要不断推挤,争抢位置。对它们来说压力太大了,”卡保尔指出,他还强调,这些奶牛每天都要出去走走-冬天时间比较短,夏天则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室外。

他很不喜欢自动化奶牛场这一趋势,在这种农场里,奶牛的喂养和挤奶都由机器人来做。“那些农民只是查看一下牛奶是不是在流淌-他们跟牛没有一点儿联络。”

卡保尔把饥饿的牛犊领到各自的妈妈身边,安排好它们各就各位好好喝个饱,然后点起一支烟,在旁边的长凳上坐下。

“这是我沉思的地方,”他长舒一口气,一边凝视着眼前一排褐色的奶牛,每一头都长着一对引人注目的光滑长角。他鼓励我去摸摸Nevada的角,感受一下它的热度,特别是靠近头顶的地方。果然是这样,更让我惊讶的是,握住奶牛的角并不会让它发怒,它只是用大大的眼睛盯着我,同时继续咀嚼与反刍。

卡保尔是个随和的人,但对照相有两条规矩。一是他一定要戴顶帽子-“为了遮住他的秃顶”,他妻子笑着说。另一个则严肃得多:在牛圈里拍照绝不能用闪光灯,因为这可能会吓着奶牛-以前就发生过奶牛在拍照时受惊,结果流产的事儿。

牛圈里还养着绵羊和山羊,它们被圈在一个好玩的围栏里,里面有各种用来攀登的构造。“山羊的角去掉了更糟糕-它们的头皮很薄,会非常痛苦,”卡保尔评论道,他觉得与其去掉牛羊的角,不如饲养不长角的动物。

之后的步骤

2016年3月23日,阿明·卡保尔将来自瑞士选民的100’001个签名呈交到联邦政府。一旦这个数字得到确认,政府就必须把他的提案付诸全民公决。

即使卡保尔的动议在全民公决中获通过,他也享受不到,因为到时他已经退休了。

“我做这事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动物们,”卡保尔表示。五年来他已经为这事投入了5.5万瑞郎(约合36.67万元人民币)-印刷费、邮费、旅行支出、举办活动等等,但卡保尔称,这一切都很值。

“我想替奶牛说话,也要让人们考虑这个问题,”卡保尔说道。到我结束采访时,他要我叫他阿明就好,还告诉我:“这是次很棒的经历。”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