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重返天空


阳光动力号再次振翅


作者:Susan Misicka


再见,夏威夷! 阳光动力II号(SI2)飞向北美大陆。 (Solar Impulse | Revillard | Rezo.ch)

再见,夏威夷! 阳光动力II号(SI2)飞向北美大陆。

(Solar Impulse | Revillard | Rezo.ch)

瑞士太阳能飞机阳光动力II号(Si2)蛰伏数月后,终于于夏威夷当地时间4月21日6:16分升空启程飞往加利福尼亚。

这一次,坐在驾驶舱里的将是阳光动力号项目发起人和飞行员贝特朗·皮卡尔(Bertrand Piccard)。去年7月,他的同伴安德烈·波许博格(André Borschberg)完成了从日本到夏威夷航段的飞行,那次连续5个昼夜的太阳能动力飞行打破了纪录,为世人惊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了阳光动力号团队,询问在阳光动力II号环球航行从夏威夷至旧金山附近的山景城(Mountain View)这第九段航段中,他们将面临的最大挑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次的旅程和上一次有什么区别?

阳光动力号媒体发言人Alexandra Gindroz:在横跨太平洋的第二段行程里,预计飞行时间大约会耗时四天四夜。从本质上来说,无论从物理还是技术上,对于飞行员和整个团队而言,在飞行途中或是降落后,飞越太平洋的第二段都将面临和第一段同样难度的挑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次选择短距离的航程,是否意味着相对简单的飞行?

Alexandra Gindroz:当然不。距离短并不等于降低了飞行员和技术团队必须直面的基本人力因素和技术难度。当太阳能飞机飞越人类聚居区域上空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飞行员睡觉的。当飞跃海洋和无人区时,他们可以有相对集中的睡眠,但也要以20分钟打盹的形式,每天分1到12次的频率进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这次航程中能预见的种种难题里,有什么独到之处? 

安德烈·波许博格:有不少。头一个难关就是夏威夷和位于摩纳哥的指挥控制中心之间 12小时的时差。也就是说,总得有人晨星夜寐、日夜颠倒地工作,要么得忙到夜深人静才能去休息,要么得在破晓时分就提前起床,投入工作。

另一大挑战就是这一次我们的航程集中在海洋上空,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飞行途中时刻准备着在任何一个地方加速。所以,这一回我们得很好地掌控全局。每天夜幕降临之前,我们得保证维持较低的电量储备,这就需要驾驶舱采用更好的窗户材质。

贝特朗·皮卡尔:这一次可能是我所经历的最远距离的太阳能动力飞行,预计会历时四个昼夜,而且我得单独在驾驶舱里度过全程。对我个人来说,压力特别大,因为在我们整个团队里,安德烈是专业出身的飞行员,而且他在第一阶段横跨太平洋的航程里有绝佳的表现。我也必须达到他的水平。因此这次的飞行萦绕着无数的未知和疑问,但这些冒险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也是为什么我如此期待的原因。

联系作者:推特-@SMisicka 或 WordPress.

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