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这棵来自弗里堡州的银枞被称作“Grossätti”(老祖父),其树干周长达7.7米,是欧洲之最。树木研究员摄影师Michel Brunner在他介绍名木的书中写到,“Grossätti”是由木头打造的令人崇敬的时间见证。

深雪,童话般的宁静:Ärgerawald森林在这一天展示着她美丽的冬季衣装。

就这样,我们站在Grossätti的面前。它,弗里堡Plasselbschlund的一棵创纪录的银枞,森林护林员为它起名为“Grossätti”。

尽管不乏尊敬,但这难以对它进行完整地表述。这棵巨树来自远古,默默地讲述着过去。Michel Brunner估计它已有450到500年的高龄,就像“树木学”(Dendrologe)一样古老,林木专家用专业术语解释道。

那些在三百、四百、甚至五百年间掠过它枝桠的暴风,改变着它的容貌。那众多树干中的一枝,在地上悬着;那被称作“枝形吊灯”式枝干的一枝,在谷地的那一侧,也同样断裂了。

完美的生存策略

尽管Grossätti的枝干有些残缺,可它依然很有活力,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它“枝形吊灯”的另一枝已经抽出新枝,长成一株中等的银枞。

那两枝主干下的块茎并不是随意长在那里的,而是为了完成精确地“结构设计”功能:“那些树瘤是为了支撑枝形烛台桠杈的重量,”Michel Brunner解释说。

12年以来,每年有250多天,Brunner都会在全瑞士追寻最古老、最大、最粗、最奇怪和最不寻常的树木。他认为,这位“老祖父”的多枝干共生正是一种完美的生存策略。“杉木扎根很深,往往抵达地下水层,所以特别容易受到雷击。因此杉木一般有多个枝形烛台式枝桠,这样即使是多次被闪电击中,也依然可以活下去。”

虽然Brunner多次拜访过位于Plasselbschlund的骄傲的Grossätti,但这棵巨树总是能给他惊喜。这一次它显示了它的另一面:青春。它漫不经心地站在雪顶之下,左面“嘴角”洒着酷酷的木屑,似乎在向拜访者说:我的路还长着呢。

保护树木作为一生的工作

到目前为止,这位来自温特图尔的平面设计师已经将全瑞士1200棵超群的大树保护起来,拍照并存入Pro Arbore档案中。Pro Arbore是由Brunner发起组织的瑞士树木保护库。Brunner已将200棵最雄壮的树收录到他精彩的图文并茂的《瑞士参天大树集》中。

对他来说,一棵树就是一个值得保护的自然纪念碑,它或是影响着当地的风景和环境,无论是在阿尔卑斯的田野抑或在城市中;或是长得特别古老或粗壮。

Brunner与树结缘是孩童时代去艾门塔尔(Emmental)度假的时候。他被Rüderswil著名的Leuenberger椴树深深震撼了。他想起于1653年在伯尔尼被处决的、农民起义的领导者Niklaus Leuenberger。这棵被称作“Linner Linde”的椴树唤起了他的热情,让他总是去寻找那些巨大的极粗壮的树木。

原始景观和原始力量的见证人

尽管开始时,他只是在寻找树木之最,但随着所见树木的增多,这位31岁的年轻人获得了一种崭新的体验空间。

Brunner眼中的参天大树,是原始风光的见证,是人类世代延续大自然绵延不绝的象征。

树木还代表着一种原始的力量,这种生命战胜了重力,向天空伸展着。树木不仅是宁静和思索的源泉,还为人类和动物提供了保护和安全感,比如在暴风雨中。

树木保护尚需努力

他并不是一名复杂的树木保护者。他的志向是具体的保护自然的工作:他的工作目标是将非同寻常的树木确立为需要保护的自然界的纪念碑。Pro-Arbore树库组织提供的一种“工具”效用,和政区、州、联邦中保护各种纪念建筑的保管员一样。

令人惊奇的是:他所从事的工作Pro Arbore的事业在以自然美景著称的瑞士竟然还是一片处女地。在图书馆里,尽管他发现了一本叫做《瑞士树木纪念册》的书,但这对他的帮助并不多,因为那些数据都是1900年的,总共只介绍了23棵树木。

他和他的树木保护者们不仅填补了一项空白,而且还架设了一座连接其他欧洲国家的桥梁,“大多数国家都有一个林木保护库,”他说。

树木,一种很少被研究的生物

Brunner并不是原教旨主义者,也并不是反对伐木。当古木威胁到行人或驾驶者在住宅区或公园的安全时,就应被砍伐。但他强烈批评由于无知或没有搞清缘由便太快地拿起电锯。

“人们对树木的生长潜力仍然知之甚少。树木学只着重于树木的种类,而对于树木外科术的研究还很少,因为这个行业还非常年轻。所以,我们对树木生长潜力的研究还属于初级阶段。

如果人们知道一棵核桃树可以活到500年以上或者更久,而不是我们之前所认为的只有150年的寿命。我们就会小心地对待它,让它活着,而不是砍掉它或者实行安乐死。

如果树木的枝干被真菌侵染变空,或枝条干枯,很多当地林业机构就会认为它已衰老,于是便要用电锯砍伐,这绝对是个误解,Brunner说:“树木长出真菌变空是为了减轻自身重量,这是正常的老化过程。腐烂的木材为根部提供营养丰富的腐殖质层”。

Brunner研究过很多不顾他的反对被砍伐的树木,大部分结论证明他的理论是正确的。这是一种与树木年龄相符的营养输送方式。“枝条用气根的方式(也被称为不定根)在枝干内部的空心部分向下长,”他这样说。

成功-为了下一代

尽管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个人开始重视Brunners的意见,但毕竟还是少数。巴伐利亚州的政区代表曾请这位瑞士专家处理过一棵倒地的古老椴树。“就让它这样躺着,枝条会长出新根”, Brunner这样建议。“如今这棵椴树躺在田野的中央依然生机勃勃、抽枝发芽,成为了一个旅游景点,”Brunner说。

这位温特图尔人在保护其他树木上也取得过成功。与一些颇有声望的树木园艺师一起,他曾在伯尔尼、Urigen和阿彭策尔(Appenzell)挽救过老树的生命,成为瑞士全国的亮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Renat Künzi,于Ärgerawald

树木纪录(精选)

位于伯尔尼汝拉地区Crémines的一棵1500岁高龄的紫杉是欧洲最古老的树木。

瑞士最高的树是61米高的花旗松(Douglasie),位于伯尔尼州的Madiswil。

瑞士最粗壮的树曾经是位于提契诺州Chironico的一棵欧洲栗树,其周长是12.55米。

瑞士最有名的树是被称作“Linner Linde”的椴树,于1350年被栽植。

世界上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欧洲鹅耳枥位于伯尔尼城市的中心。其枝条的跨度近30米。

Pro Arbore(为了树木)树木库

12年来,Michel Brunner一直在瑞士追寻非同寻常的树木。

最具有代表性的都被他收录在由他发起的瑞士保护树木库Pro Arbore的档案中。到目前为止,它共收录了1200棵树,他希望将他们作为天然纪念物保护起来。

在市民和当地林业服务人员的帮助下,总可以得到新的信息。Brunner曾给瑞士总共2700个政区和林区写信查询。

在搜集材料时起到重要作用的还有Brunner的一名同事说,他行遍了瑞士铁路的所有线路。

约200多棵树木收录在他2009年出版的著作《瑞士参天大树》中(见链接)。前两版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被销售一空,很快将出第三版。

2007年,他出版了《重要的椴树,德国400棵参天大树》(主出版社:伯尔尼)。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