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阿尔卑斯的漂流瓶


风格奇特的美丽村屋,是恩嘎丁山村的名片 ()

风格奇特的美丽村屋,是恩嘎丁山村的名片

在牵起瑞士版图东南西北的四条河流中,茵河(Inn)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它从阿尔卑斯山出发,独自向东,在瑞士东南边陲切出一个被称作“茵河花园”的秀美峡谷:恩嘎丁。

恩嘎丁有点像云南的独龙江大峡谷,处地偏远,风光出尘,传统封存如新,仿佛古代扔进时光之河的一个漂流瓶。藏在瓶子中的,是血脉最纯的阿尔卑斯人——瑞士土著雷托人的后裔,古代他们属于最早的阿尔卑斯部落。

恩嘎丁人至今讲着古老的拉丁语分支“罗曼语”, 过着阿尔卑斯牧人特色的朴素生活,也依照祖先传统,极尽渲染地装饰自家居所。散落在“茵河花园”的小山村,在过去很多年里都与世隔绝,寒冷、寂寞、贫穷,但是,占全国人口不到1%的恩嘎丁人,却使得他们的珍稀语言被列入瑞士四大官方语言之一,他们的房子被赞为“瑞士最美丽的村屋”;而描绘他们生活的画家,获得了有“世界绘本画小诺贝尔奖”之称的国际安徒生插画奖,成为瑞士人的骄傲。

那位画家叫做卡瑞吉特(Alois Carigiet),他的画有着童稚般的纯净烂漫,却暗含坚韧的力量,令人着迷又困惑。做了多年他的粉丝之后,我偶然拜访瑞士东南部边境上一个叫做施库尔(Scuol)的小村,终于得以解读这位瑞士大山里走出的画家,和这片神奇的土地。

去施库尔那天很冷,我被告知那是瑞士最偏僻的山村,不通火车,需要乘两趟火车再转长途汽车。走出火车站时天已经黑了,行驶恩嘎丁专线的长途大巴在火车站门口等候,我坐上车,掏出充气枕——还没吹起来,就听司机说:施库尔到了!

看时间,正好3分钟。汗,瑞士人管这也叫“不通火车”!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才看清施库尔的模样,一时恍惚,仿佛踏进卡瑞吉特的画册里:眼前正是卡氏名画《赶雪节的铃铛》里那种样子的小村嘛!雪山森林下面一个小窝里,围着小教堂的尖塔,端端摆放着一座座风格奇特的彩色石屋,墙上绘着五彩壁画,墙边、窗框、门楣,镶花边一般刻着古雅美丽的立体图案。

我原计划是来爬山和泡温泉的,此时都抛到脑后,大半天时间只在村子里闲走,走得我心生敬畏,脚步越来越轻。这个藏在深山峡谷的小村子好似服过仙丹,两千多岁依然是生气勃勃的青春模样,阳光下的野花怎样盛放,这个村子就怎样盛放。

在恩嘎丁地区,古时候流行一种名为“苏格拉费蒂”的独特建筑装饰,人们用特殊的蚀刻刮画,给房子穿上花衣服。这种古法工艺需要精细繁复的手工,在多数地方都已消失;而在施库尔,幢幢村屋至今却仍是“苏格拉费蒂”的天下。这里的村民们衣食简朴,却在辛劳放牧之余,以阿尔卑斯人特有的持之以恒,日复一日对自己的房屋精雕细刻,涂鸦、雕刻、壁画一起上,让每一面墙、每一个窗口都充满神秘和想象:日月星辰、雪山草场、木屋、飞鸟、飞龙、奇异的花树、七色的落叶、趣致的鬼怪……

寂静的大山深处,鲜花和果树围绕下,这样彩色房子一栋接一栋,老宅古雅沉潜,新屋活泼绚丽,仿佛是阿尔卑斯山地特有的人天对话。正是因为这样朴素又浪漫的特性,著名电影《海蒂》摄制组当初遍寻瑞士山乡,最终选定施库尔作为外景地。

住在花样美宅的老乡们,爱做各种甜蜜的小点心,方子源远流长,而且根据季节各有讲究,因此,恩嘎丁的饼干、蛋糕、派等等,配料复杂,品种特别多。如同他们美化房子的坚守与变通,有些糕饼沿用祖上传下的配方几百年不变,有些则一年数变,家家不同,例如一种叫Birnebrot的甜馅饼,馅料里的果脯随季节和主妇心得而变化;有一种传统的冬季甜点“恩嘎丁古法巧克力糕”, 香醇柔糯而不甜腻,非常受欢迎,但是当地糕饼铺就是只肯在冬天才做——在恩嘎丁人看来,坚持传统是一种骄傲,远远比迎合市场重要。

如今的施库尔,深藏大山却不与世隔绝,方便的交通带来经济的发展。这些年,村里常有度假疗养的外乡人来往。虽然老外都长得差不多,但在施库尔,你很容易将当地人和异乡客辨认出来:村里人明显气色红润,皮肤光泽,步态轻盈矫健。这其中的秘密,是施库尔的奇妙泉水。

这个秘密,在古罗马时期,就在一些圈子里被人悄悄传诵了。施库尔得天独厚地拥有二十多种矿泉水和神奇温泉,有非常珍贵的养生保健价值,在罗马帝国时代,它理所当然地成为罗马贵族独享的“隐秘温泉地”。现在,这里开发出来的矿泉水,除了用于现代化温泉中心,还流淌在村中喷泉供人们随时享用。

村中心广场上,古老喷泉旁最常见的风景,是当地孩子拿着大塑料瓶接水。正如我们小时候,孩子们要帮家里打酱油;施库尔的孩子们则要帮家里打矿泉水,一天几次。每天饮用矿泉水,是此地村民世代相传的养生方式,与户外运动并列为“健康两大法宝”。村里一位年轻女子告诉我,每次她去苏黎世看姐姐,都会接一大壶矿泉水带上,那是姐姐搬去大城市后最想念的东西。

而我,在离开瑞士后最想念的东西,竟然是卡瑞吉特画中那样的漫天雪花,她旋转在阿尔卑斯小山村的上空,降落在一座座安静的村屋上,纯净,温柔,持之以恒,终于改变了山村的模样,让世界变得浪漫晶莹又丰满。

作者:灯不鲁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