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附加条款


工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的试金石


作者:Renat Kuenzi


鞋类、服装业的售货员,也应该签署集体劳动合同 (RDB)

鞋类、服装业的售货员,也应该签署集体劳动合同

(RDB)

瑞士民众对欧盟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顾虑重重。在瑞士,无论是雇主还是工会,都对该政策可能会导致的“薪资注水”充满忧虑,然而当涉及到最低工资保障时,双方又持相反意见。

工作岗位的竞争,拥挤的火车,堵塞的街道,廉价房的短缺,人口已超800万。这一切都令瑞士民众将不满归咎到与欧盟签署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上:正是它,让众多劳工涌入瑞士。

“这种针对移民的疑虑正在增加,甚至产生了对人员自由流通的误读,”瑞士雇主协会主席Thomas Daum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国民对这一政策的解读是不理性的,有时充满感情色彩,这点必须受到重视。

正是在这种非理性的情绪支配下,瑞士发起了2个全民动议:限制移民和暂缓对克罗地亚实施人员自由流动政策。

一旦瑞士选民选择同意“筑高边防”,那么布鲁塞尔(欧盟)收回的,可能不仅是这一政策,还有整个的双边协议。

筹码很多

为了“平息众怒”,瑞士政府启动了附加条款,对移民加以限制,然而收效甚微。附加条款的时效为1年,到2014年6月,瑞士要实行完全的欧盟人员自由流动政策。

可以预见,在下一次投票前的“大战”中,赞同该政策的人,将会举起“附加条款”这杆大旗,用保护正常薪金、工作条件和社会福利水平的附加条款,作为自己强有力的论据。

瑞士当局今年要对外国企业进行更严格的管理,例如严格检查外国个体从业人员的证件,以及督促外国企业履行员工工资的申报义务。年中将在建筑业引进连带责任制度,即:第一责任公司要对所有承包商实施最低工资标准负责。

更多移民,更多违规

2012年,依照自由流动协议中附加条款的规定,进行了更多的工资状况检查。

与前年相比,更多外国公司违规,具有申报义务的劳动力数量也有所增加。

 

2012年数据:

在瑞士注册的、来自欧盟的劳动力中,203'000人的工作时间少于90天,增长了13%,其中25%为个体劳动者。

152'000名个人和近40'000企业接受过工资及工作条件的调查。

在制定了集体劳动合同的行业,据相关委员会报告,在接受检查的企业中,42%(与2011年相比:+9%)的外国企业和23%(-1%)的瑞士企业存在压低工资现象。

在未制定集体劳动合同的行业,据相关委员会报告,在接受检查的企业中,11%(与11年相比:-3%)的外国企业和10%(0%)的瑞士企业存在压低工资现象。

“检查太少”

对这些政策的效果进行评判,目前还为时过早,无论是工会还是雇主协会都这样认为。“但伯尔尼给出的将进行检查的次数太少,例如在金属行业,仅4-5个月就可以完成全年的检查配额了,”瑞士工会联合会SGB的主席Paul Rechsteiner批评说。

他最不满的是:尽管措施严厉、检查次数增加,但“工资注水”现象依然难以杜绝,有很大漏洞,特别是在没有签署集体劳动合同(GAV)的行业。“尽管已经查出,有10%的工资下降现象,但在瑞士德语区,却没有一个州动用标准劳动合同这一利器,而非德语区的州早就用了,”他说。

附加条款规定,在未规定行业集体劳动合同的州,要制定标准劳动,并对最低工资加以规定。

“特别是在零售行业,有8万-9万的员工,”SGB主席说。只有零售大户Migros和Coop与员工签有集体劳动合同。“而其他的鞋业、服装业连锁,像H&M和Zara,尽管股东是亿万富翁,可在瑞士却舍不得签集体劳动合同”。因此SGB发起了“最少4000瑞郎薪金”的动议,要求引入最低工资政策。

联邦应当规定最低工资

瑞士另一较温和的工会组织Travail.Suisse也提出了设立最低工资的要求,希望在附加条款里写入更严格的限制规定。与SGB的同事不同,Travail-Suisse的主席Martin Flügel不希望在各州寻求支持,而是希望直接得到伯尔尼的允诺。“如果让联邦为各州设定最低工资,那么会更有意义,至少不用不断地出示违规的证据。这样的话,清楚明确,对外国公司也是如此,”Flügel确信不疑。

雇主协会主席Daum认为,加强监督就已足够,“我们反对附加条款被滥用,像工会那样在工资和社会福利上大做文章”。附加条款是为了防止人员自由流动会带来工资注水,而不是为了确立最低工资,Daum强调说。

Flügel认为,退休人员不断增加,劳动人口数量停滞,这要求瑞士有一个开放的劳动市场。为此瑞士必须在基础设施投资、住宅政策和空间规划上做好准备,Flügel说:“现在的瑞士人口比10年前多了许多,可如今的经济发展、基础建设、高档的卫生医疗设施以及较低的税负,不可能永远这样”。

最低工资标准&标准劳动合同

附加条款规定,各州应在没有集体劳动协议(GAV) 的行业中,公布具有强制性最低工资标准的标准劳动合同。

这是基于瑞士债务法(第360A条)所规定,适用于所有雇主。

前提是,在多次检查中均存在故意压低工资现象。

各州、雇主、工会的三方会谈,要呈给各州一个标准劳动合同蓝本。

工资过低的工种有:例如在阿尔高州的园丁。在伯尔尼零售业(销售)的非熟练工人,如其月工资在3000瑞郎以下。

但目前阿尔高和伯尔尼州,都没有公布标准劳动合同,已引入该标准的只有日内瓦州,在化妆品业、家政业;提契诺州在美容美发业、呼叫中心行业及汽车保养业;以及瓦莱州,在建筑业、家政、维护、清洗行业。

“工资未降”

巴塞尔大学劳动市场及工业经济学教授George Sheldon的观点则与众不同,他认为附加协议“多少有点多余”。

他针对17个“老”欧盟国家所作的自由流动政策的影响研究显示,与“人们担心的正相反”,该政策对工资高低鲜有影响。“对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移民劳动力的观察显示,唯一受到负面影响的是非欧盟国家,特别是前南斯拉夫的人,”他说。

联邦经济国务秘书处(Seco)公布了Sheldon的研究成果,并且称瑞士自2002-2010年在工资涨幅和分配上“相比之下比较平衡,令人惊讶地保持了稳定”。

Sheldon强调,瑞士并非美国、加拿大那样的传统移民国家,劳动市场必须吸纳所有的移民劳动力,这会导致工资下降。“移民劳动力不是随便就可以进入瑞士的。他们只是弥补了瑞士人不愿或不能从事的行业的劳动力。因此不会在劳动力市场上与本国人造成竞争,”Sheldon说。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