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青少年党员议员


瑞士政坛的80后




雷曼(Lukas Reimann),生于1982年。15岁那年加入瑞士人民党,而其他的党员都已50多岁。魏姆斯(Cédric Wermuth),生于1986年。1999年无意中接触到青年政党,并于2008-2011年成为瑞士社会民主党青年党主席。

联邦委员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在联邦大厦中亲切问候年轻的政治家们 (Keystone)

联邦委员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在联邦大厦中亲切问候年轻的政治家们

(Keystone)

在瑞士政坛上,无论是反对经理们拿巨额工资的动议,还是要求在养老金改革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都已少不了瑞士青年党员们运作的身影。但这还远远不够,像雷曼和魏姆斯一样,这些青年政治家要求获得更多的参与权。

为此,雷曼和同学们一起在圣加仑州成立了青年人民党,并就此跻身政坛。“你就这么自然而然进入了州里的执委会,卷入各种事务之中,要组织参加各类活动”。2000-2008年,雷曼担任了圣加仑州青年人民党主席。2007年,在联邦大选中,他当选为国民院议员,成为最年轻的议会成员。

“我不会让任何人替我决定,我所生活的这个国度,未来会怎样,”1986年,本着这样的初衷,魏姆斯在和雷曼差不多大的年纪,开始接触政治。

1999年,一张偶然看到的青年党的宣传单触动了他,那是“藏在”父母的选举手册中的。“我那时还不知道,竟然有这样的青年政党存在,”他说。因此他加入了青年社会党(JUSO),这是社会民主党的青年党派。2011年,他在议会大选中当选为国民院议员。

等级并不森严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瑞士一样,可以让青年政党发挥如此大的作用。最近一段时间,他们提出的几个动议,都进入了全民投票程序。例如青年自由民主党的“反对书籍定价”动议,已被选民接受;还有青年社会民主党的“1:12”反高薪全民动议(未获通过)。而目前,青年人民党正在积极参与退休金改革方案的讨论。

“我们不是轮换政府执政,”政治学家Michael Hermann这样解释青年政党可以在瑞士欣欣向荣的原因:“传统的政治体系是:一个执政党、一个在野党,谁是总统或总理,谁就执政,就像德国那样”。

这是一种等级森严的政党组织形式,而与此相反,瑞士是相对平等的,因此“提供了许多自由空间”。从组织结构上讲,年轻党派更有优势:“因为他们还没有像老党员一样被‘磨平’。这让他们有更多的激情去参与讨论、发起讨论,”Hermann说。

在欧洲,瑞士独一无二的直接民主体系,赋予了小的团体如青年党派,也可以使用政治工具的权利,甚至“反对其母党、或在某一政治项目上持独立态度”。

但Hermann也指出了这种制度的缺陷:“青年党派也可能会成为障碍,因为它很难控制,而且会发展出一种迎合媒体的个性”。

自由民主党主席Philipp Müller确信,青年党派将扮演重要角色。“他们能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很好的动议主张,而我们自由民主党可能不会或很少触及这些领域,”他说。自由民主青年党是党组织中一个具有实质作用的部分,“当他们能给我们一些建议的时候,总是好的”。

21世纪的兴起

瑞士青年政党数据

青年社会人民党(JSVP)共有党员约6000人,年龄限制:14-35岁。

青年社会党(JUSO)有党员约3300人。年轻的社会民主党成员并不会自动成为青年社会党党员。年龄限制:35岁。

青年自由民主党(JF)有党员约3000人。年龄限制:35岁。

而青年基督民主人民党(JCVP)有党员约2000人,年满35岁后自动成为基督民主人民党党员。

青年绿党(JG)有党员约1515人。没有年龄限制,但党员30岁左右时,会被要求加入绿党。

(来源:政党秘书处、书记处,2014年5月)

早在90年代,青年政党还无足轻重。自苏联解体、柏林墙倒塌后,几乎没有什么涉及原则性的讨论发生了,Hermann说。“壁垒分明的社会及世界格局已成昨日黄花”,这削弱了政治对青年人的吸引力。

“进入21世纪,早前真实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已渐行渐远,又冒出了新的经济及金融危机,这触发青年一代开始就原则性问题进行讨论”。而年轻政党也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这种“时代精神”。

更多自由

魏姆斯和雷曼享受着青年政党赋予他们的自由空间。“青年政党的政治环境当然是有一点点自由、一点点非制度化、一点点调皮,还有点极端。因为我们还没有陷入那有名的‘惯性怪圈’,”魏姆斯说。

雷曼在青年政党中也体会到了青年人的活力:“大家都是拥有未来的年轻人,是要为了祖国的明天而热血奋斗的,而不是为了升官发财”。

两位政治家都是从青年政党跃入的联邦级政坛。如今他们已是自己的母党-人民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国民院议员。两人都确信,加入青年党派,加快了他们从政、开创自己事业的步伐。

尽管得票最少,但雷曼依然在21岁时,凭借青年人民党主席的身份入选本州议会,他说:“人们通过青年党的活动了解了我,这对我肯定有帮助”。

而魏姆斯强调,他绝不是为了做什么事业才入党的,但“就我的情况来说,这绝对是个跳板。我因为加入青年党而进入了母党,才走进了公众的视野”。

青年党派的黑箱

与瑞士青年党有关的调研报告少之又少。对政治研究人员来说,这一课题缺乏吸引力。

政治学家Michael Hermann说:“目前没有针对青年党派进行学术讨论的氛围”。

其原因在于:政治学论文多在国际上得到发表,但这类纯瑞士题材在国际上缺乏关注度。

锻造箱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运气,Hermann说:“许多人在青年党里也很积极,不过随后就销声匿迹了。”他们难以以此为跳板,“因为这还需要一些其他能力”。

对于青年党所扮演的角色,Hermann认为是一个“课题锻造箱”。而魏姆斯和雷曼则异口同声,认为是一个“人才锻造箱”。

Müller认为,那些年轻的自由民主党,三分之二是为了锻造自己“今后的政治前程”,三分之一为“新课题和新观点”提供了基础。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混合,保证政党可以在整体上保持可持续发展”。


编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