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青少年性教育 瑞士校園:中學生和同性戀者的會面

(swissinfo.ch)

“你是怎麼出櫃的?”,“性別相同的戀人之間,有沒有扮演男性和女性之分?”,“你們自己能不能接受自己?”......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讓中學生和年輕同性戀者進行交流,尤其是要提問- 20年來,ABQ協會在瑞士伯恩和弗里堡兩州的學校以此為目標推進著青少年關於性取向話題的討論。就算成見頑固,但這樣的見面還是有益於營造包容的氛圍。瑞士資訊swissinfo.ch現場報導。

這一早,在弗里堡附近Tavel鎮的一間中學教室裡,學生們迎來了ABQ校園計劃組織(德)外部链接的成員,這是把自己心中關於性取向和性認知的疑問一吐為快的好機會。這家總部位於巴塞爾的組織每年會組織60次這樣的校園活動,為中學生和LGBTIQ外部链接族群(LGBTIQ是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間性人Intersex與酷兒Queer的縮寫)的溝通創造機會。 “我們不是鬥士。我們只是希望他們能夠理性地、有意識地構建起自己的觀點,” 參與活動的ABQ協會聯席主席Hélène Fournier強調。

今天,和她一同而來的還有Ivan、Soraya和Yaron。他們來到這座3千人口的小鎮,與一個初中畢業班的學生們會面。 ABQ協會的27名活躍分子年齡都在20-30歲之間。 “我們覺得只有年輕人才能良好地和學生們建立溝通,這樣更容易產生共鳴和共情,”Hélène說。今天是Yaron第一次參加來現身說法。這位IT專業的大學生剛剛參與進協會項目。

簡短介紹之後,學生們被分成兩組,男生女生進入不同的教室。 Hélène解釋道:“這樣,每組人少一些,而且我們發現,在他們這個年齡,男生愛譁眾取寵吸引女生注意。我們也注意到,按性別分組後,女孩子們提問會少一些顧慮。”另外,學生們可以自願換組,她補充道。

青少年隐私导师 关于性&其他:这里孩子有权“重口味”

“什么叫做前戏?”、“性交时阴道发出尴尬声响怎么办?”... 这里不是成人网站,这里是瑞士官方资助的青少年咨询平台,提问的都是不到15岁的孩子。不要皱眉头:和青少年谈性没错。

“不是所有的男同性戀都不愛逛街,也不是所有的女同性戀都是短髮。” 一上午的活動中,見證人都在努力打破孩子們關於LGBTIQ族群的偏見,並向他們解釋詞彙、提供資訊,當然更重要的是排疑解惑。

同性伴侶的角色分配就是常見的一個問題。 “同性伴侶兩個人之間並非一定要有一個人扮演男性,另一個扮演女性,”Hélène試圖解釋,並開玩笑道,“在你想像中,女同們一天到晚都待在廚房,而男同們則全是工作狂嗎?”幽默時常是擊破成見的利器。

在匿名提問環節,年輕學生們可以就廣義上的“性”提問。 “性關係中你遇到過什麼問題嗎?你有情趣玩具嗎?” 面對這些隱私問題,ABQ協會的成員要有所準備,提供有用的資訊。有時這會形成令學生安心的效果。

漸漸的,輕鬆的氛圍和活躍的討論取代了尷尬的笑和譏諷的目光。 “我從俄羅斯來,在那裡,學校裡是禁止談論同性戀話題的。有的學生甚至都不知道世上有同性戀這回事,”一位女生的話引起同學們的一片驚訝。學生們還在一起觀看了一張“同性戀地圖”(法)外部链接,了解到全世界還有72個國家把同性戀定義為犯罪,其中8個國家甚至對同性戀施以死刑。也就是說,ABQ協會的成員如果去這些國家會有生命危險。

两个女孩在讨论
(swissinfo.ch)

“出櫃”的故事

引言结束

當Hélène和Yaron講起自己的“出櫃”經歷時,教室裡鴉雀無聲。 Yaron生長在伯恩附近一個篤信宗教的保守家庭,他的父親是一位福音派牧師。在這樣的家庭環境裡,他聽到的只有關於同性戀的負面評論。 “青春期時,我開始看色情影片,我意識到片子裡男同性戀的片段對我更有吸引力,”Yaron回憶道。

從此他頭腦中便縈繞起這樣的問題:我會不會下地獄?在教堂,他聽說同性戀可以被“治癒”。一開始他還相信,但後來發現這不切實際。他做很多運動,長距離跑步-為了忘卻,為了不去思考。 “儘管我如此賣力,但狀態越來越不好。”最後,他明白這是一條死路。 “我後來遠離了宗教,感覺好多了。” Yaron開始參加LGBTIQ社群的活動,在那裡,他遇見了自己的第一位男友。

(swissinfo.ch)

他向父母坦誠了自己的戀情,一開始卻並不被父母所理解。 “我媽媽後來去見了我男友,兩人很談得來。這也有助於她接受我是同性戀的事實。當我和男友分手時,她很難過,而且一直和我這位前男友保持聯絡,”Yaron講述到。如今,他的家人對他的性取向表示出理解,甚至是支持。 “有一段時間,我叔叔總給我寄一些同性戀轉化療法的廣告。我父母對他的這種做法加以制止了。”

少一點兒偏見,多一點兒寬容

引言结束

在活動最後,男生女生又聚在一起,分享他們的感受。 “我很喜歡你們這樣坦率地回答問題,”一位男生說。之後,ABQ協會的組織者請學生們寫下評語留言。 Alia積極評價了這一活動:

ABQ協會在Tavel中學舉辦討論會已經是第10年了,所有初中畢業班14-16歲的學生都會參與。校長Hubert Aebischer觀察到努力的切實成果:“以前,我們時常能聽到針對同性戀的愚蠢玩笑,甚至是誹謗。我覺得現在這種情況基本消失了。”Tavel中學正好有機會接收一名了跨性別的學生,有幾位男生也發現了自己的同性戀取向。 “同伴們毫無障礙地接受了他們。我堅信,是ABQ協會的活動創造了這種開放的氛圍,”Aebischer校長說。

學生總結

引言结束

活動結束時,ABQ的4名志願者收集起同學們的留言,並從自己的角度做了小結。 “在匿名問答環節,男孩子們說想提幾個讓我們震驚的問題,但其實我們覺得他們的提問還是挺溫和的,” Ivan笑道。成員們注意到,從協會20年前創辦到現在,人們的觀念在發生著變化。

越來越多的學生有來自LGBTIQ族群的朋友。 “當ABQ在1999年剛開始組織校園討論時,很少有人認識同性戀朋友。那時也存在很多混淆的概念,比如同性戀與艾滋病有著直接關係,這早已不是事實,”Hélène表示。越來越多的學校對協會的項目表示出興趣。 “我們有些應接不暇,正在招募更多的志願者。”

如今,成見和偏見並沒有完全消除,Hélène說,“在同學們的反饋裡,很多人表示發現同性戀者其實都是正常人。” Hélène的終極願望是,有那麼一天,協會不再有存在的意義。但是這一天還沒有到來。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