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非刑事化


新大麻法出台,瑞士反应复杂


作者:Simon Bradley


据估,瑞士有50万人偶尔会吸食大麻。 (Keystone)

据估,瑞士有50万人偶尔会吸食大麻。

(Keystone)

自10月1日起,在瑞士一名成年人若在吸食大麻时被警方抓获,只需缴纳罚款,就可免于正式起诉。放宽后的法令与其它西方国家形成一致,但国内对此的反应却出现分歧。

一股发出甜腻气味的浓烟,从距日内瓦火车站不远的Les Grottes街区一所幽静的小院里缓缓盘旋上升。
 
“这个修改当然是好事,”年轻的大麻吸食者达尼(化名)说道:“我以前被警察抓过,身上搜出5克,他们就以为我是个贩子。我认识不少人碰到过同样的麻烦。”

大麻吸食

根据联合国《世界毒品报告》(2013年6月),大约1.8亿人将大麻作为毒品吸食。

在瑞士,15岁以上居民中有28%称一生中至少曾吸食过一次大麻(欧盟平均数值为25%)。15岁以上人群中有5.1%称过去一年中至少抽过一次大麻。15-24岁人群的吸食比例最高:17%表示在过去一年中至少吸过一次。
 

根据,2013年4月发表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2009-2010年期间15岁少年中有24%在过去一年中曾吸食过大麻。这个数据紧随排在第一的加拿大,但却比2001-2002年期间的38%有所下降。

瑞士严禁种植、吸食和贩卖大麻。但从上周二起,就像普通的交通违章一样,任何年满18岁的人被发现携带10克以下的大麻,只需缴纳100瑞郎(约合675元人民币)罚款,而且不会被作为犯罪行为纪录在案。

这一修改在1年前获议会通过,其支持者辩解说,放宽立法、将它由刑事罪改为轻罪,是处理大麻吸食的一个微小但现实的手段。

法律修改后,令瑞士在宽容少量大麻吸食方面(见地图)与其它欧洲国家政策口径一致。据估计,拥有800万人口的瑞士有近50万人偶尔吸食大麻,官方则注意到过去10年中出现了下降趋势。

可达尼还是不够满意。“老实说,我认为大麻应该合法化,由国家控制。至少那样不法行为会少得多。”

淡化毒品

与此同时,反对者指出对大麻的非刑事化是与瑞士人民的愿望背道而驰。5年前瑞士选民否决了一项携带与吸食大麻合法化及控制大麻交易的政府提案。4年前,议会亦拒绝讨论该议题。
 
在日内瓦Cropettes公园午休的45岁法国统计师让-菲利普(化名)表示,新法令是朝错误方向迈出了一步。“10克已经很多,100瑞郎却丝毫起不到震慑作用。这只会令抽大麻越发普遍,淡化这个问题。”
 
苏黎世市民对大麻和新法令的态度也不尽相同。
 
“这让携带毒品却不受罚变得过于容易。因为我认为大麻是可能让人陷入吸毒人生的一步,”40岁的迈克说道。
 
另一方面,保健与毒品专家则相信,放宽法令不大会对全国的大麻吸食产生影响。恰恰相反,他们指出葡萄牙与荷兰的例子,这两国有着很宽松的软毒品政策,那里年轻人吸大麻的比例却有所下降。
 
同时瑞士人的辩论仍在继续,即便是曾经的大麻吸食者对此也犹豫不决。
 
“10年前我可能会支持大麻的合法化,”玛丽坦言,她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可现在我们不应该低估了危险。1990年代的超劲大麻,其四氢大麻酚水平(该毒品中的主要活性化学物质)仅为5%左右,就已经很有效了,如今它能达到30%。这跟硬毒品几乎没什么两样。”

协调

政府称,这一修改将会协调瑞士各地相差很大的法律实务、减轻警方与司法部门的工作量,还会节省资金。
 
瑞士每年呈交法庭的吸食大麻案约为3万件。
 
有的州通过引入轻罪低额罚款,已对吸食大麻作部分非刑事化处理,而提契诺州(Ticino)的吸食者则要面对起诉和最高达3千瑞郎(约合2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瑞士瘾信息网(Addiction Switzerland)发言人柯琳·基波拉(Corine Kibora)呼吁:“应该解放警力资源,让他们去专心缉查贩毒。”
 
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征询时,苏黎世与伯尔尼两州的警察局均表示,除文书工作量减少外,新法令与罚款制度对他们的日常工作与大麻使用处理战略没有任何影响。
 
“此次政治变动证实了大麻社会地位的变化,但却不够明确。而在实际操作中,警方的实施任务还是很复杂,”Grea组织秘书长让-菲力克斯·萨瓦里(Jean-Félix Savary)透露。该组织专门研究瑞士法语区的毒瘾情况。
 
萨瓦里担心各州警方不会以相同方式贯彻该法令,协调警方做法的首要目标有可能以失败告终。
 
他指出:“这并非一次革命-总体而言,手段仍显犹豫保守。相当一部分警力资源还会被用来确保禁令得到遵守。”他另补充说,一个意外结果可能会是街上吸大麻的人少了。

年轻吸食者

18岁以下未成年人是不受该法令修改影响的一个吸食群体。他们仍可能面临起诉,由当地检察官或法官签发罚款单。
 
不过修改后的条文包含了一些针对未成年人的特别措施,基波拉解释道。向未成年人贩毒的人会受到更严格的惩罚,而吸大麻上瘾的青少年应该更易获得专家帮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2013年4月公布的报告显示,2009-2010年期间,24%的15岁瑞士少年表示曾在过去一年内吸食过大麻。这个数据紧随排在第一的加拿大,但却比2001-2002年期间的38%有所下降。
 
萨瓦里也表示,更多预防与援助瘾君子的想法理论上也非常好。
 
“我们应该停止虚伪做法了。政府请各州多做实事,自己却一分钱也不掏。上周政府还决定对酗酒预防预算和毒品预防预算各削减四分之一。如果政客们想要有成果,就需要提供资金支持,”他最后强调。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