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非法进口


印度伟哥充斥瑞士市场


作者:Anand Chandrasekhar和Duc-Quang Nguyen


这种内装印度生产的伟哥的包裹,2014年瑞士海关平均每天截获不止一个。 (Keystone)

这种内装印度生产的伟哥的包裹,2014年瑞士海关平均每天截获不止一个。

(Keystone)

瑞士男性正在钻法律的空子,通过互联网从印度购买便宜的非专利万艾可(Viagra,俗称“伟哥”)。但服用这些廉价药片有一定的健康风险,也很可能牵涉到药品犯罪。

“感谢您联系我们。客服人员会马上回复您的消息,”某销售非专利印度产药品网站的在线对话窗口上显示着这两句话。几乎是在同时,一位名叫保罗的客服加入了同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在线对话。

“本公司总部在伦敦,所有的药物都从印度运来,”他透露。不到两分钟时间,保罗确认说,向瑞士发送非法数量的伟哥、犀利士(Cialis)等非专利阴茎勃起刺激药物(俗称“壮阳药”),不应该是个问题。

他还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保证,如果产品被瑞士海关没收,他所在“公司”会全额退款。对任何一位打算改善性生活的瑞士男性来说,这实在是笔诱人的买卖。

阴茎勃起刺激药物是印度的大业务。根据PharmaTrac市场调查,仅2015年第一季度,印度制药业“性刺激与回春药物”类别的销售额就高达6’800万瑞郎(约合4.45亿元人民币)。这大约相当于辉瑞公司(Pfizer)同期全球伟哥销售额的20%,但印度生产的要便宜40倍左右。

尽管这类壮阳药物价格相对不高,但它的利润率却超过40%-这在印度制药业生产的药品中是最高的。

欧盟禁止通过邮政途径,从欧洲经济区以外的国家购买供个人使用的药物制剂。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购买勃起障碍症或减肥类药物也是非法的。

由于医疗药物产品法存在一个漏洞,瑞士作为非欧盟国家,其居民则可以无需处方,从欧洲经济区外合法进口数量有限的药品。

瑞士漏洞

合法限度

出于自用目的,瑞士居民可以进口不超过3000毫克的西地那非(药品名“万艾可”)、200毫克的他达拉非(药品名“犀利士”)和600毫克的伐地那非(药品名“艾力达”)。

“20世纪90年代批准该法时,议会并没有把目标对准网上销售,”瑞士药物监管局(Swissmedic)非法药物市场监控负责人露丝·莫西曼(Ruth Mosiman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少量药品网开一面,本是为了来瑞士的游客考虑,以免他们在边境受阻。”

就是这个“例外”被人加以利用,为了自用从海外进口药物。莫西曼估计,在4万起额外的药品进口中,有一半在法律规定的限度之内,因此算为合法。她补充说,剩余的2万起由于数量巨大,被认定为非法。

然而,这些数字只是根据瑞士海关查获包裹数量(2014年查获数刚过1200个)所作的估算,无人知晓瑞士非法药品问题的确切涉及面。我们所确知的是,印度是瑞士海关收缴的非法药品的主要来源国,相当于没收总量的45%。

在辨别壮阳药非法进口实际牵涉范围方面,荷兰是唯一接近这个目标的欧洲国家。荷兰科研人员对三个城市的下水道作了抽样分析,寻找西地那非(Sildenafil,即伟哥中的活性成分)的踪迹,并将结果与合法开具的药物纪录进行比较。他们发现,这三座城市中至少有60%的西地那非从非法来源获得。

风险业务

令人担忧的是,许多这类网站销售的非专利伟哥与犀利士,每片的药物活性成分剂量都超过推荐标准。200毫克剂量的非专利伟哥(正常剂量为100毫克)和60毫克剂量的非专利犀利士(正常剂量为20毫克),在网上比比皆是。

“如果服用超过推荐日常剂量两、三倍的药物,效果不会更好,但副作用绝对大很多,”莫西曼警告说:“即使在网上买的产品含有正确的活性成分,医疗指导的缺乏还是会让这种购买活动带来健康风险。”

此外,网商也不会在乎瑞士对合法进口的数量限制。瑞士资讯swissinfo.ch联系的大多数非专利伟哥网商,都准备通过一个订单发送超过瑞士法律规定限量10-30倍的药物。

阻止瑞士居民批量购买药品的唯一障碍,是当包裹中所含药品超过合法限量而被没收时,需要支付一笔行政罚款。莫西曼认为,这一措施打消了大多数网购者的念头。

不过,并非只有瑞士的非法医药骗局令人担忧。瑞士有关部门称,网商常常和在不同国家从事经营活动的罪犯有关联,在错综复杂的非法经营业务中,印度非专利药供应商只是冰山一角。

2014年,在一次罕见的打击非法出口行动中,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食品药物监督局发现,订单都是由“中间人”通过邮件发给印度的批发商。这些批发商再去市场上找到所订药品的最廉价品牌,并通过当地分销商收购。最后,这些药品被打包,直接寄给从中间人那里得到的最终收货人的邮政地址。该邦的食品药物监督局注意到,中间人的电邮来源(通常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或迪拜)与非法包裹的最终目的地,几乎没有对得上的。

国际刑警组织在《药物犯罪与帮派报告》(英)中,就记录了这种业务的“区域化”。

印度合作

今年由国际刑警组织牵头,以摧毁非法药品网络为目的的打击行动,揭示出印度是被收缴包裹的主要来源之一,这些被没收的包裹不止出现在瑞士,也出现在英国、爱尔兰和新西兰(仅有这几个国家公布了包裹的来源)等其他国家。

这次绰号Pangea的合作行动持续了一周,参与者包括Google等网络重量级选手,取得了重大成果-共缴获价值8’100万美元的非法药品,逮捕156名犯罪嫌疑人,关闭愈2’400个网站。

有人怀疑,印度政府很不愿意向强大的制药领域施加压力,该行业2014年的药品出口总额高达150亿美元。在劣质药品问题上,印度制药业已受到重要海外市场的极大关注,例如在美国,大约40%的非专利和非处方药产自印度。

“在政府与制药业内部存在一种猜疑,觉得外国监管机构和国际药物游说组织毫无必要地针对印度企业,”健康分析网(Health Analytics)记者与创办人赛义德·纳扎卡特(Syed Nazakat)表示:“真实情况却是,印度的监管机构食品药物监督局设备、人员严重不足,难以保护药品制造。”健康分析网是印度首个专注于保健方面的数据驱动网站。

不过,对药物无规范出口现象的态度有了改变的迹象。这种等同于国际走私的经营活动逃避了关税与税收的缴纳,造成国家收入的减少,因此印度商业部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