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颜面尽失 历年瑞士足坛丑闻盘点

Xherdan Shaqiri doing the double eagle hand gesture

在本届世界杯瑞士对阵塞尔维亚队的赛场上,针对瑞方三名球员为庆祝进球而比划出带有挑衅意味的阿尔巴尼亚“双头鹰”手势,总部所在地设于瑞士苏黎世的国际足联本来可以而对其作出禁赛处罚,然而最终却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仅责令这三名瑞士球员缴纳5千至1万瑞郎不等的罚金。

(Keystone)

在本届世界杯小组赛E组对阵塞尔维亚的绿茵场上,瑞士阵容中三位球员因“与公平竞争原则背道而驰的有违体育道德行为”而遭国际足联罚款,以示惩戒。虽说在外界印象里,惨烈斗殴、恶意犯规、下黑脚剪刀腿素来与瑞士无缘,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早已不是瑞士球员头一遭被pia pia打脸受惩罚了。

当国际足联于6月25日正式宣布对三名胜之不武的瑞士球员所作出的处分决定时,瑞士球迷终于松了口气:幸好结果没有预想的那么糟糕。在本届世界杯瑞士对阵塞尔维亚队的赛场上,针对瑞方球员杰尔丹·沙奇里(Xherdan Shaqiri)、格拉尼特·扎卡(Granit Xhaka)以及队长斯特凡·利希施泰纳(Stephan Lichtsteiner)为庆祝进球而比划出带有挑衅意味的阿尔巴尼亚“双头鹰”手势外部链接,总部所在地设于瑞士苏黎世的国际足联,本来可以对其作出禁赛处罚;然而最终,国际足联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仅责令这三名瑞士球员缴纳5千至1万瑞郎不等的罚金(折合人民币约为3.33万至6.65万元),并给予警告处分。

不过,现已退役的瑞士巴塞尔足球俱乐部司职前锋亚历山大·弗雷(Alex Frei),曾于2004年欧洲杯期间因向对手吐痰而被施以禁赛三场(英)外部链接的“重刑”。在那场瑞士对战英格兰的比赛中,后来享有瑞士足坛“高产射手”美誉弗雷对英方中锋史蒂文·杰拉德(Steven Gerrard)极其反感,故意一口带着浓痰的唾沫吐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Alex Frei spitting on Steven Gerrard

亚历山大·弗雷清了清喉咙-“啊……我呸!”-这一口浓痰的代价就是:禁赛三场。

(KEYSTONE/SRF)

不仅仅是弗雷个人,就连瑞士足球协会(SFA)都很难与龌龊肮脏的吐痰丑闻(Spuckaffäre)摆脱干系,因为事件发酵后,瑞士足球协会因涉嫌试图掩盖真相并向弗雷施压、迫使他撒谎而遭到各界责难。一份非官方独立调查报告(英)外部链接并未给出瑞士足球协会存在上述行为的直接证据,但报告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在处理吐痰丑闻事件上,瑞士足球协会本应表现得更得体、更专业。

而早在1995年,瑞士足球协会就曾一度陷入尴尬羞愧的窘境,彼时正值1996年瑞典哥德堡(Gothenburg)举办的欧洲杯资格赛中瑞士对阵东道主瑞典队。当瑞士国歌徐徐奏起的那一刻,以阿兰·舒特(Alain Sutter)为首的部分瑞士队球员展开了一条上书”停手,希哈克“(Stop it Chirac)字样的大型横幅,目标直指时任法国总统雅克·勒内·希哈克(Jacques Chirac)。因为就在头一天,希哈克领导下的法国政府刚刚在南太平洋进行了核试验。

舒特的作为并没有给自己和队友招致任何处罚制裁,无论是瑞士足球协会还是欧足联(UEFA)均对此”难得糊涂“,佯为不见。尽管如此,这一事件还是促使欧足联自此针对球场上意图吸引眼球的政治噱头、作秀及言论采取了更严格的禁令。

”踩雷犯忌“的不仅仅是球员,就连教练也不能免俗。2012年,时任瑞士队主帅的奥特马·希斯菲尔德(Ottmar Hitzfeld)因自己掌舵的国家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与劲敌挪威队的比赛中与西班牙裁判存在意见分歧,毫不客气地当场竖中指。情绪很到位,惩罚很严厉:最终,希斯菲尔德被禁赛两场。

Ottmar Hitzfeld flipping the bird

奥特马·希斯菲尔德表达个人观点的方式简单粗暴:竖中指。

(Keystone)

而回溯2005年瑞士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驰骋绿茵场的那场颇具争议性的比赛,虽然瑞方基本上可以算作是无辜的受害者,

在那届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争夺小组出线的角逐中,最具悬念的当属瑞士队对阵东道主土耳其队。虽然土耳其最终以4:2力克瑞士队,却终因综合两回合比分进球不足而惨遭淘汰。哨声刚停,颇具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愤怒的主场球迷将满腔怒火一股脑地同时发泄在自家球员和瑞士队身上;而双方队员为躲避看台上疯狂投掷杂物的球迷,来了个”胜利大逃亡“,一窝蜂地涌进了球员通道。电视画面记录下了通道内两队队员间爆发的”紧身赤膊战“(英)外部链接:瑞方并未上场的替补后卫斯蒂芬尼·格里希丁(Stéphane Grichting)被土耳其球员一番拳打脚踢再加上被踩中大腿根部腹股沟之后,不得不入院接受治疗。而土耳其主教练法蒂赫·特里姆(Fatih Terim)怒不可遏地鼓动撺掇他的球员攻击瑞士队员的多张现场照片,一时间传向了全世界。

Swiss player Raphael Wicky is grabbed by the neck by Turkish Tekke Fatih

”锁喉功“:瑞士球员Raphael Wicky被土耳其队的Tekke Fatih(身着白衣者)死死掐住了脖子。

(Keystone)

国际足联(FIFA)最终裁定:土耳其队必须在接下来的六场国际赛必须在中立球场(即第三方球场)进行。此外,土方还需缴纳高达20万瑞郎的罚款。

不仅如此,两名土耳其队球员还被施以禁赛六场的严罚。而瑞士球员雅明·胡格尔(Benjamin Huggel)也因坦承自己踹了土耳其助理教练而遭禁赛。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