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马特马克惨剧50年祭


瑞士史无前例的灾祸从天而降


作者:Sonia Fenazzi, 于马特马克


位于瓦莱州阿尔卑斯山区的马特马克水电站大坝。 (Keystone)

位于瓦莱州阿尔卑斯山区的马特马克水电站大坝。

(Keystone)

1965年8月30日,两百万立方米的冰块和碎石从瑞士瓦莱州的Allalin冰川上一泻而下,马特马克(Mattmark)水坝工地瞬间被淹没。这一瑞士当代史上最严重的天灾造成88人殉难,其中56人是意大利籍工人。可以说,该事件也象征了瑞士意大利移民工人在那一时代的悲剧经历。

“这一惨剧早已成为过去,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马特马克Saas-Almagell镇的镇长Martin Andenmatten语重心长地说。瑞士资讯swissinfo.ch和他约访的地点就在水库边,山湖美景无与伦比。

马特马克山体滑坡惨剧已经过去了50年,对此刻骨铭心的不光是死难者家属,还有灾难的各方证人。

虽然Martin Andenmatten当时才只有6岁,但他对这场灾难记忆犹新:“我现在耳朵里还回荡着救护车震耳的鸣笛。”市政府成员Stefan Andematten当年17岁,就在灾难发生前的一个小时,正放暑假的他还在事发地附近放羊。 

“我上山找羊,然后穿过整个冰川区的下方,把羊赶到山的另一头儿,”他讲述道:“我本想和平时一样在工地的食堂歇脚的。我真是命大。不过,我和其他居民心里受到的震动是巨大的。”

目击证人

推土车司机Ilario Bagnariol从1963年开始在水库工地工作。灾难发生那年他23岁。就在他眼前,大片工地瞬间就被50米厚的冰石所淹没,前后也就几十秒的时间… 巨大的冰石瀑布就在离他几米的地方倾斜而下。他眼见一辆大型卡车被推出老远,顿时明白冰石的力量有多大。

在50年后的今天,Ilario Bagnariol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一切还历历在目,就像过电影一样。对他来说,最可怕的还在后头。这位年轻意大利工人加入了搜救队伍,负责搜索冰石块下埋葬的同事遗体。“我们工友在一起就像个大家庭,意大利人、瑞士人、土耳其人,大家不分你我,非常抱团儿。”好兄弟们殉难的惨景,让人无法承受。“我活多久,就会惦念他们多久,”Bagnariol说。  

如今,在Saas山谷和马特马克水库之外的地方,很少有人还能记起当年引起全世界巨大悲痛的灾难场景。两个国家举国哀悼:88位罹难者中有23名瑞士人和56名意大利人。此外,遇难者中还包括4名西班牙人、2名奥地利人、2名德国人和1名无国籍人士。 

不公之感

共同哀悼、团结抗灾-灾难将瑞意两国连在了一起。但这场灾难到底可不可预见,能不能避免?应该怎样定夺事故责任?这些疑问让瑞意两国之间出现了分歧。

"在这种大环境下,除了人和劳力之外,什么都很重要。"

厂房、办公室、食堂、工人宿舍全部建在空悬冰川坠落下滑的必经之路上。这是不是太不安全?冰川滑坡是由于气候变化,还是同冰碛挖掘有关?抑或还有其他原因?疑问和假设甚嚣尘上。调查持续了7年。1972年开庭审理时,17个人坐上了被告席,但后来全部无罪释放。同年,审理上诉的瓦莱州州级法庭宣布维持原判。 

提出上诉的死难者家属则必须承担一半的诉讼费用。历史学者Toni Ricciardi在自己2013年发表的博士论文里这样写道:在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在意大利人的眼里,瑞士的做法非常不近人情。

意大利媒体毫未掩盖自己的愤慨,而瑞士媒体则“更低调,仅仅登载了瑞士新闻通讯社(ATS)的一篇新闻通稿”,Carlo Capozzi在其2014年发表的硕士论文中指出。

科学调查亟待进行

科研项目

在马特马克(Mattmark)惨剧发生50周年之际,日内瓦大学的一个跨学科小组启动了对相关历史资料进行深入分析的研究项目。研究目标有两点:首先,确定这次事故对当代瑞士建筑史和公平社会形态的影响;其次,超越简单文字报告,重新搜索事实真相。

Carlo Capozzi强调说,马特马克灾难突出地折射出瑞士60年代移民政策、外籍工人的工作条件和社会仇外运动等现实。这位瓦莱州的历史学者写道:“马特马克灾难发生后,瑞士百姓才明白,原来在山上建水库发电还会付出如此之高的代价。”

Sandro Cattacin教授是“马特马克-50年后的社会历史分析”(法)科研项目的负责人之一,他分析说:“瑞士的成功史是从追逐能源开始的,而只有地狱般的生产节奏,才能满足能源需求。瑞士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力来实现这些。”

“在这种大环境下,除了人和劳力之外,什么都很重要,” Cattacin接着说:“工作环境的安全和工人的生活条件都是次要的。我觉得马特马克代表的是所有这些工人悲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而这些劳工是瑞士实现富国梦不可或缺的力量。”

总的来说,公众能够做到对国家50年前的历史进行批判式的自我反思。Cattacin说:“现在,无论是光环下的成功,还是致命的错误都已经过去。而在更早的时候,事件还过于鲜活。马特马克惨剧正好到了值得人们反思的时候。”

这位社会学家带领的科研小组正在进行对此段历史的首次系统研究。到了2022年,马特马克事件当年的审判档案便可以公之于众。也许到那时,研究者还可以获得寻找真相的重要线索。

苦涩的纪录

马特马克大坝是欧洲最大的土石方工程。建筑材料大部分取材于Allalin冰川南部的冰碛丘陵。

水坝位于海拔2200米的地方,人工湖能够容纳1亿立方米的水。马特马克水电站平均年产电量达到6.49亿千瓦,能够满足15万户家庭的用电需求。

水坝建设始于1960年5月,本应于1966竣工的工程,由于冰川滑坡事故,推迟至1967年才告结束,两年后水库得以蓄水。

2015年8月30日,在祭奠马特马克灾难50周年这一天,一块纪念碑将在当年的事故发生地揭幕。 (Genaro Praticò)

2015年8月30日,在祭奠马特马克灾难50周年这一天,一块纪念碑将在当年的事故发生地揭幕。

(Genaro Praticò)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