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黄金储备


阻止黄金公投的瑞士之战


作者:Delphine Strauss


 其他5种语言  其他5种语言
瑞士人很快将就瑞士国家银行是否应该增加黄金储备进行投票。 (Keystone)

瑞士人很快将就瑞士国家银行是否应该增加黄金储备进行投票。

(Keystone)

瑞士的央行-瑞士国家银行(SNB)-正在不遗余力地捍卫瑞士法郎。它一直将汇率视作主要武器,然而随着欧洲中央银行松动出现的欧元下滑,令其闪避通货紧缩的战役已经相当复杂,现在它还要面对另一条战线-阻止一项人民动议。该动议欲迫使央行将其黄金储备所占比例提高近两倍。

今年11月底,瑞士选民将对一项动议作出投票,这项动议提出,央行拥有的资产中至少有20%应为黄金,回笼所有储藏在海外的黄金,以及避免将来出售任何黄金。

提出这项“拯救我们的瑞士黄金”(Save our Swiss Gold)动议的,是极端保守的瑞士人民党成员。该动议试图利用瑞士舆论的一种趋势,即瑞士人一方面因为国家独立而倍感自豪,另一方面又因周围国家的经济困境而深感不安。但这一动议受到政治各层面的抨击。

政府否决了这种想法,于去年声称“黄金对货币政策不再有任何意义”。议会也以大多数票否定了这个动议。

对央行而言,这些措施不仅仅是与时代背道而驰的,它们甚至造成一种直接的威胁。自2011年9月,央行承诺会根据需要尽量买进外币,以阻止瑞郎相对欧元继续走强,超过1.20的汇率,此后央行的外币储备持续增长-从2010年底的2’040亿瑞郎,增至今年8月的4’700亿瑞郎。尽管对激增的操控极其艰难,瑞士国家银行称,最低汇率仍是“避免货币条件不良紧缩的关键手段”。

黄金动议若获通过,则等于是给该政策捅了个大洞。

瑞士国家银行董事会副主席让-皮埃尔·但蒂纳(Jean-Pierre Danthine)上周表示,储备20%黄金资产的主要要求“会严重限制货币政策的行为”。他争辩说,如果在央行最初实施最低汇率时就存在这一限制,央行就得在购买欧元的同时买进巨量黄金,“那么这几乎势必导致外汇市场怀疑我们实施该汇率的决心”。

瑞士国家银行极少对所谓的政治问题采取这种立场,因此这些评论显示出,在触及瑞郎政策的可信度时,政策制订者到底有多敏感。今年9月央行董事长托马斯·乔丹(Thomas Jordan)透露,央行自2012年起还不必干预该政策的实施。但瑞郎对欧元的汇率仍接近1.20比1,只是欧元的疲软和全球风险规避的更新,一直令这个汇率面临上升压力。不断有人猜测,瑞士国家银行最终也会采取欧洲中央银行一样的做法,采纳存款负利率,以保证货币受控。

央行还非常担心自己管理巨额储备的能力。但蒂纳先生指出,禁止出售黄金可能意味着,黄金最终将成为央行资产的大头-央行将被迫每次在财务状况扩充时购入黄金,收缩时抛售欧元。

他还注意到,持有的黄金不会赚取利息或红利,并强调了这一动议所包含的荒谬性,比如把储存在英国或加拿大的黄金转移回瑞士,这会导致在需要时不能轻易抛售,再如作出明文规定,不允许出售专为出现紧急情况时动用的黄金储备。

这些措施是否真有可能成为法律,目前尚不明确。随着人口增长与大众通讯的普及,要收集到诉诸全民公决所需的10万个签名变得更加容易,但从2000年至今,66个诉诸公决的动议中,只有10个获得通过。民意测验要到这个月底才能出现,之前的投票也证明了它不甚可靠。

然而上月苏格兰的独立公决也提醒人们,政治风险会以极快的速度波及货币市场。野村基金分析家警告说,如果最初的民间测验结果在未来几周显示出对公投的支持,那么投机商可能会考验这个保底汇率。

东京三菱银行战略家德里克·哈尔潘尼(Derek Halpenny)称,此次投票值得密切关注。他认为,鉴于引入期足够长,瑞士国家银行可能既会将黄金储备增加到动议要求的水平,又会保持最低汇率。这可能会在外汇市场造成连锁反应,因为瑞士央行需将欧元换成美元,才能购买黄金。

分析家都指出,另一种逻辑可能性,即通过缩减外汇储备来达到20%的标准,将不可能保证对瑞郎设置的保底汇率。

然而从长远来看,哈尔潘尼先生认为,“回归增加黄金储备的做法,只会进一步加强瑞郎的避险货币地位……强加一个限制,会被视作对有关部门借贬值瑞郎消除通胀能力的削弱”。

补充报道:James Shotter

《金融时报》2014版权


翻译:小雷, 《金融时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