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一个清晰的信号”


强迫女性割礼,触犯瑞士法律


作者:Susan Vogel-Misicka


 ()

2012年7月1日,也就是今天,禁止为女性行“割礼”的瑞士刑法法条开始生效,该法律条款旨在禁止生活在瑞士的家庭为他们的女儿实施“割礼”-无论仪式是在瑞士本土还是在国外。

“由于新刑法条款的实施,瑞士法官可以对强迫女性实施‘割礼’的人提起公诉或予以惩罚;即使在某些情况下,该犯罪行为是在国外进行的,甚至并不触犯当地国家的法律,瑞士法律仍可对其进行究责。”联邦司法部国际刑法处副处长安德里亚·康德里安(Andrea Candria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新立法条款束缚下,任何为女性实施“割礼”的人都要被追究责任并受到处罚。

“此外,协助进行此类犯罪或以其他形式来帮助实施犯罪的人也要一并被提起公诉。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女孩的家人组织了一次割礼,不仅实施割礼的人,而且在场的家人也要被提起公诉。”康德里安解释说。

然而,实施新法条的最终目的不是逐一调查在国外进行的女性割礼,而是阻止家长强迫自己的女儿遭受这种既痛苦又有害身心的做法。

量刑的轻重要依据割礼的等级(参见右侧文字)以及犯罪者的实际情况而定,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或在经济上予以处罚。

早在2008年,由于给女儿的身体造成了伤害,一对来自索马里的夫妇在苏黎世的法庭上被判处有罪-这是瑞士在法庭宣判的首例割礼案。这个女孩2岁的时候,她父母就在苏黎世州的家里为她实施了割礼。原告认为是一位索马里的产婆为她进行的阴蒂切除,但是这点无证可查。

明确无误的信号

“新法律条款清晰准确地传达了瑞士不能容忍这种违反人权的行为,‘割礼’侵犯人权,也严重违反了《儿童权利公约》,该公约明确保证儿童具有身体完整的权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瑞士国家委员会发言人卡特琳·皮亚扎(Katrin Piazza)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2010年,瑞士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收集了约2万个签名,呼吁加强反对对女孩行“割礼”的措施。瑞士国会要求政府于2011年修订法律,最终联邦政府同意于2012年实施新法。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在瑞士境内,约有7千名妇女和儿童遭受了割礼、或面临着要被实施割礼的危险。这个数字是基于在2001年和2004年所做的调查而得出的,新的调查结果将于2012年秋季发布。

“收集数据很难,大多数受害人都不敢谈论她们的遭遇,甚至不敢谈及她们现在忍受的痛苦。瑞士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打算通过和妇科医生、助产士还有社会工作者们一道-来收集新的调查数据。如果可能,还要和有关社团成员合作。”皮亚扎说。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资料,被实施割礼的女性数目事实上可能要更高,因为从厄立特里亚等国来的移民数目众多,而那里的女性割礼也比较普遍。

瑞士不是唯一通过立法来惩处为女性行割礼行为的国家。在康德里安看来,“瑞士和瑞典、英国等国一样,引入特殊条款反对‘割礼’;而其他国家,如法国和德国,只是把这列入国家法律的普通条款范围。”

光有法律还不够

然而,刑法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康德里安指出。

“预防在移民家庭为女孩行割礼的措施和信息则更为重要,对于打击割礼也更为有效。”他说。

皮亚扎对此表示赞同:“单有立法并不够,割礼在地下进行的潜在可能也一直存在。如果整个社团都这么做的话,对于个人来说,要想公然违抗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即使他(她)已意识到了这样做的危险后果。”

她指出,在移民社团中建立联络,在医生、人权活动家、女性及年青人组织、教师、宗教领袖,当然还有儿童等群体之间建立联盟的重要性。她认为儿童是变革的重要推动力。

“文化优越感”作怪?

然而,有些人质疑瑞士对于女性行割礼这么小题大做,是否只是激进主义心理在作怪。

“我和一些社团代表和翻译们通过电话,他们都是来自有行割礼传统的国家。我询问他们是否曾听说过在瑞士有行割礼的事,他们都异口同声的否定了。”定居在阿尔高州(Aargau)的社会工作者、也是Second@s Plus(一个代表二、三代移民的组织)董事会成员的阿卜杜勒·阿布杜哈曼(Abdul Abdurahman)反驳说。

阿布杜哈曼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移民,他经常回自己的祖国。现在,在埃塞俄比亚,尽管割礼在游牧民族中还是个问题,但是它已被视为非法。在瑞士,阿布杜哈曼的工作是帮助来自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的家庭融入瑞士社会。

“就女性行‘割礼’的传统,我问过来自这些国家的妇女,她们告诉我说,她们从来都没有让自己的经历在女儿身上重演过。”他告诉瑞士资讯。

他怀疑,现在的激进主义可能反映了“文化优越性”的情结和“白人试图教育黑人如何生活的老传统”。

阿布杜哈曼指出人们一定要克服偏见。“我认为,人们来到瑞士,他们很高兴抛开旧的文化传统。无论他们是由于经济还是政治原因来的移民,他们来这儿,都是为了过上好日子。”他说。

阿布杜哈曼也和很多男性谈到了女性割礼,“我问是否他们想要一个行过割礼的妻子,他们都说:‘从婚姻性生活角度考虑,我们不想要。’他们不想要一个忍受痛苦的女人。”

女性割礼(FGM)

女性“割礼”是指出于非医疗原因,部分或全部去除女性外生殖器,或者伤害女性生殖器官的其他行为。

这种传统在非洲西部、东部和东北部地区、一些亚洲国家及中东尤为普遍,“割礼”还存在于这些地区来的移民当中。那些赞同行“割礼”的人认为文化、宗教和社会各种原因造就了该传统。

女子“割礼”主要分为4类:

I.阴蒂切除:部分或全部去除阴蒂,在极少情况下,只是去除阴蒂包皮。

II.割除:部分或全部切除阴蒂和小阴唇,保留或切除大阴唇。

III.锁阴术:通过覆盖缝合,使阴道口变窄,切除内阴唇和外阴唇后缝合,或者重新为内、外阴唇定位,切除或保留阴蒂。

IV.其他:出于非医疗原因,而损害女性生殖器官,例如:在生殖器部位打洞、穿孔、切除、擦刮、灼烧。

直接并发症包括剧痛、休克、出血、感染、尿潴留、开放性溃疡及破坏其他生殖组织。

长期后果包括复发性膀胱炎、尿路感染、囊肿、性交疼痛,不孕不育、高发分娩并发症及新生儿死亡。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译自英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