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一尘不染”的金融中心


瑞士银行挡不住独裁者黑钱


作者:Samuel Jaberg


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卷入同主权财富基金1MDB有关的腐败丑闻-上千万瑞郎的款项被瑞士联邦检察院冻结在瑞士银行。 (Reuters)

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卷入同主权财富基金1MDB有关的腐败丑闻-上千万瑞郎的款项被瑞士联邦检察院冻结在瑞士银行。

(Reuters)

冻结下台独裁者的存款并将其归还当事国,这到底应该怎样操作?很快,一项瑞士相关法律就要出台,它甚至被视为国际范本。但这一切并没有妨碍非法资本继续流入瑞士金融中心。反洗钱系统的漏洞不止一次地显露出来。

名为《外国政治敏感人物非法资产的冻结与归还》的新法(多语),力求向世界证明:瑞士不再是外国独裁者的小金库。联邦议会目前正在对新法条目进行讨论。同时,世界银行的专家非常看好该法的示范作用。

从1986年马科斯(菲律宾)事件开始,给瑞士联邦与银行名誉抹黑的丑闻可以列成长长的一个名单。蒙博托(扎伊尔)、阿巴查(尼日利亚)、萨利纳斯(墨西哥)、杜瓦利埃(海地)、巴博(科特迪瓦)、本·阿里(突尼斯)、卡扎菲(利比亚),还有穆巴拉克(埃及)… 这些名字将永远让人想起某些瑞士银行配合他国暴君进行强夺,造成人民贫苦的事实。

在瑞士,很多人希望丑闻彻底属于过去。金融危机的重压、愈发严格的关于银行透明度的诉求以及反洗钱战役的打响-这一切让银行保密法已经濒临垂死。

瑞士基督民主党议员Jacques Neyrinck表示:“我们不再是世界独裁者的同谋。”瑞士银行体系已经加强了内部的道德管理,金融机构认识到:欺骗并非成功的必要因素。瑞郎坚挺、政治稳定和良好的机构运作,这些足以带来成功。

许多揭发

阿拉伯之春带来人民的觉醒,也让很多观察家惊讶地发现:在那些被冻结的瑞士银行帐号里,存有总额10亿瑞郎的存款。国外政治人物的金融犯罪事件也着实不少: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巨大的腐败丑闻、前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Ianoukovitch)及亲信的金融犯罪,还有乌兹别克独裁者卡里莫夫之女古尔娜拉·卡利莫娃(Gulnara Karimova)的洗钱丑闻…瑞士联邦检察院在近几个月内冻结的都是上亿的款项。

50亿资产冻结在瑞士

整体上看,“普通”的犯罪赃款和政治敏感人物的资产很难区分,但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从联邦检察院获知,目前被检察院冻结的资产数额达到50亿瑞郎。

9月初,联邦检察院又冻结了一个牵涉进腐败丑闻的几千万瑞郎的帐户,而此腐败事件同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掌控的主权财富基金1MDB有关。这还没完,瑞士法语区杂志《周刊》(L’Hebdo)披露,厄立特里亚政府以非法手段获得的几千万瑞郎已于今夏通过帐户转入日内瓦和苏黎世。

但是瑞士非政府组织“伯尔尼宣言”(德、法,Déclaration de Berne)的金融问题专家Olivier Longchamp并不乐观,他说:“新法不会让情况发生任何改变,因为它关注的只是如何处理那些已经在瑞士被查获的基金,它并不能阻止腐败赃款涌入瑞士的趋势。”

反洗钱系统的缺陷

预防措施-确切说就是瑞士目前的反洗钱系统-是1998年反洗钱法(法)建立的基石。该系统要求银行在同政治敏感人物(多语,PPE)进行交易时必须对资金来源进行验证。在经合组织洗钱防治行动特别组织(英、法,Gafi)的建议下,银行的验证义务更是得到了强调。

尽管如此,系统中依然存在很多漏洞。首先,因为一切都建立在信任之上,依赖于金融中介自觉举报其检测到的可疑交易。“实际上,关于银行如何履行其检验职责,我们知之甚少,” Olivier Longchamp强调说。

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观点

“针对同政治敏感人物进行的交易,瑞士的管理规范符合国际标准,在某些方面,甚至领先于国际规范。” 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的发言人Vinzenz Matyhs表示。至于同政治敏感人物的交易,对其合规性的监控是反洗钱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监管局至今没有掌握任何可以证明“金融中介机构在执行规范上存在根本性问题”的数据。

记者联系到的几家银行对此也三缄其口,不约而同地把问题转给了伞状组织-瑞士银行家协会(ASB)。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瑞士大银行负责人担保说,银行在这一领域已经做出了极大的投入,他透露:“同政治敏感人物建立银行业务关系,这种决定必须由银行最高层管理层来做。随后,所有相关业务记录都会接受内部调查员们的监督,以避免一切可能有损银行名誉的事情发生。”

不够严厉的惩罚

处于瑞士各银行管理下的跨境资金总值超过2.2万亿瑞郎,几乎是全球跨境资金的30%-瑞士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十分敏感。巴塞尔管理问题研究所(英)是一家以反腐败和金融犯罪为宗旨的非营利性独立组织, 该所所长Gretta Fenner表示:“私人小银行是最脆弱的,它们不一定具备行使有效监督措施的能力。”

Olivier Longchamp指出,在进行几千万或者上亿瑞郎的交易时,小型金融机构越轨操作的可能还是很大的。造成此种状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即使银行违规交易,遭到惩罚,也常常只是不疼不痒。Longchamp不无遗憾地表示:“在美国,罚金可能高达几十亿美元,可在瑞士,国家金融市场监管局甚至没有要求罚金的权力。说到在阿拉伯之春期间被查出的非法存款,瑞士经济警察甚至不愿公开那些严重玩忽职守的银行的名单。”

责任分担

说到底,独裁政权的钱存于瑞士-这一不容否定的事实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就像瑞士银行家协会网站(多语)上提到的:“只有等到政治敏感人物在瑞士政府或其他国际组织眼中变成不受欢迎的人,只有这个时候,问题才显现出来。”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前提契诺州检察官Paolo Bernasconi近日在《时报》(Le Temps)中建议,各银行应该停止接收外国政府要员及亲属的钱款。但Olivier Longchamp认为这一建议过于绝对,“可能会触及瑞士人对自由的定义”。可是,就算是更和缓的措施,执行起来也难之又难:2012年,社会民主党议员Margret Kiener-Nellen(多语)曾提交议题,要求政治敏感人物在建立帐号之前,必须书面担保涉及的钱款为合法收入。但最终,这一建议遭到瑞士议会的否决。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