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土地掠夺”


瑞士关注全球性的“淘地热”




非洲超过半数的人口都是农民,通常,土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唯一生活来源。 (Reuters)

非洲超过半数的人口都是农民,通常,土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唯一生活来源。

(Reuters)

贫困国家的耕地越来越令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们垂涎,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就业问题并未因此而得到改善,相反,外资购买大面积耕地的做法威胁了当地人民的粮食安全。伯尔尼大学创立的全球土地交易数据库对“淘地热”起到了一定监督作用。

“从世界范围来看,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的土地垄断行为是一种地地道道的新殖民主义形式。富裕国家越来越多地获取贫困国家的珍贵土地,而这些国家2/3的人口却在忍饥挨饿。”瑞士农学家和昆虫学家汉斯·鲁道夫·赫伦(德、法)(Hans Rudolf Herren)表示。他获得过多次国际知名奖项,其中,由于帮助非洲躲过了一场饥荒,他也成为世界粮食奖(World Food Prize)的得主。

多年来,许多国际农业专家谴责富国对贫国进行“土地掠夺”,或者说对土地进行垄断,赫伦就是其中一位。“一般情况下,这些被购买的土地都被用于大型农业产业,种植的作物甚至不是面向当地市场:大部分产品出口;此外,耕地也被用于生产生物燃料、饲料以及工业食品。”

全球土地交易联机公共数据库

Land Matrix数据库是伯尔尼大学发展和环境中心(CDE,德、英)、巴黎的法国国际协作促进发展农学研究中心(CIRAD,法、英)、汉堡的德国全球与区域研究中心(GIGA,德、英)、波恩的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德、英)以及罗马的国际土地联盟(ILC,多语)共同协作的产物。

根据世界银行排名(多语),人均年收入不足1’000美元的国家为低收入国家,人均年收入从1’000到4’000美元的国家为中等收入国家,如果在这些国家购买超过200公顷的土地,Land Matrix数据库就要进行登记。除耕地面积以外,对用于林业、工业、环境和气候保护、旅游以及其他经济活动的土地买卖与租赁,他们都列出了明细。

食品需求量增高

自2012年以来,土地垄断现象受到了全球土地交易联机公共数据库Land Matri的监督,该机构由伯尔尼大学发展和环境中心(CDE,德、英)创建与管理,欧洲另外四家研究机构也参与其中。近几年来,由于“土地掠夺”规模之大越发令人忧心,为了帮助各国政府、当地社区、发展援助组织以及研究人员推动土地交易的最大透明度和责任感,这些研究团体产生了创建一个数据库的想法。

“甚至在殖民主义结束后,’土地掠夺‘的现象也一直存在。然而,十几年前,由于食品价格明显提高,生物燃料生产持续攀升,这导致“淘地热”越演越烈。 2007年的金融危机也越发令大量投资者对农业产品和耕地的兴趣持续发烧。”伯尔尼大学发展和环境中心的研究人员Markus Giger(德、英)表示。

最近2-3年,由于食品和石油价格出现下滑,这一趋势略显停滞。由于国际社会的不断批评,生产生物燃料的一些项目也出现搁浅。随着全球人口不断增长、新兴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增高,土地资源和水源却日渐匮乏,因此,未来投资者争购肥沃土地的现象反而会加快步伐。

缺乏土地保护法

大约在今年10月末,Land Matrix数据库的网络平台将会公布一份新的报告,报告中列有自2000年国际投资者购买的2’700万公顷耕地的清单。我们还注意到,用于其他目的的土地–开采、木材生产、工业、旅游等等–这些土地面积约达4’300万公顷。然而,数据库登记的只有超过200公顷的大宗土地买卖,许多交易都是秘密进行。

“土地掠夺”受到影响最大的20个国家中,其中3/4都是非洲和亚洲国家,这些国家是世界上最为贫困的国家,人民的权利也很少受到保护。“在政府管理最差、制度薄弱以及缺乏《土地保护法》的国家,毫无疑问,购买土地轻而易举。在这样的国家,政府很容易就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人民,有些情况下,比如说柬埔寨,政府甚至强迫当地人民迁居到别处。”Markus Giger说。

农民是最大的受害者。“大部分交易的土地都不是处在人口稀少或者说没有开发的地区,通常情况下,投资者购买的土地都位于交通便利地带,那里的土地非常肥沃,也便于灌溉,这就是说,农民们被剥夺了耕地以及赖以生存的手段。”

发展经济的美好愿望

然而,并非只是受到经济利益的驱使,才使非洲和世界其他地区那些寡头政治将土地出售给外国投资者。“这些国家面临的问题是贫困和发展,因此,他们寻求推进经济增长的可能性,而土地常常是他们手中唯一值钱的东西–按常规,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 Markus Giger解释说。

除此之外,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深信,农业应该通过新兴技术实现现代化,在多数情况下,即使这意味着使用杀虫剂和化肥,或者是转基因生物技术,他们还是希望,在农业上的投入有利于发展基础设施,也可以鼓励贸易并且还能解决就业。

这位研究人员认为,从外国投资者角度来看,购买土地也可以产生积极影响。“但是,需要考虑到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农业,并且要保证投资者必须从社会和环境上肩负起自己的责任。”

透明度很低的投资

2012年,联合国食品及农业组织(FAO,简称粮农组织,多语)颁布了一些国际准则,旨在规范土地交易市场,以便尊重当地人民的权利,保护环境。然而,这些准则并不具有很大的束缚力,仍然很难就政府与投资人是否最大限度地履行责任与义务作出评估。恰恰从这一观点出发,Land Matrix平台收集的数据发挥了很大的重要性,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些数据令土地交易的面积与交易方都变得清晰。

此外,数据库显示,购买他国土地的主要国家是:马来西亚、美国、英国、新加坡以及沙特阿拉伯。常常与“土地掠夺”联系到一起的中国仅仅排在第九位。Land Matrix数据库还登记了几笔瑞士企业在国外购买土地的交易,甚至连瑞士也“榜上有名”。

“从经济水平来看,瑞士的作用举足轻重,其银行业以及其他机构(比如说管理养老金或者是养老、遗属和伤残保险的机构)管理着上千亿瑞郎的资产。很可能,这些资金很可观的一部分被投入到原材料、农业产品和土地方面。但是,该笔资金透明度极低,对于我们来说,要想找出其中关系,也非常困难,”Markus Giger无奈地说。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