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姑息治疗


协助自杀问题"言过其实"


作者:Chantal Britt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据估算,到2032年,瑞士需要姑息治疗的病人人数将超过5万人。 (Keystone)

据估算,到2032年,瑞士需要姑息治疗的病人人数将超过5万人。

(Keystone)

“死亡旅游激增”,“每15天就有一名英国人在瑞士自杀”引发这些惊人媒体标题的是一项关于瑞士协助自杀状况的研究。面对这种情况,专家主张相对地看问题,并着重强调了姑息治疗方面取得的进步。

今年8月底,苏黎世大学发表了以《自杀旅游:关于瑞士状况的初步研究》为主题的研究报告。一石激起千层浪。报告的撰写者是法医学院的研究人员, 据他们的信息,2008至2012年间,前来瑞士接受协助自杀服务的“游客”数量翻了一番:2012年有172名外籍人士在苏黎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其中77名德国人, 29名英国人。

“解脱”(Exit)-瑞士第一家协助自杀组织-拥有30多年历史,它是瑞士活跃于该领域的主要服务机构。“解脱”组织只为瑞士人及瑞士长住居民服务。其副主席Bernhard Sutter表示,申请来瑞士接受协助自杀服务的外国人10年来人数稳定,每年有225人左右。

相反,求助于协助自杀服务的瑞士人数量却在逐年上升。Bernhard Sutter透露,2012年的统计数字为508人,比2011年增长了18%。

但这一数字大约仅是瑞士每年自杀人数的一半。而且,不能忽视的还有另一种状况-以患有不治之症者为对象的姑息治疗。2012年,全瑞士4万接受姑息疗法的病人中,仅有1.3%通过协助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姑息治疗

姑息疗法是针对无法治愈疾病的、建立在跨科系专业医护基础上的医疗照护服务。其首要目标就是减轻患者的生理及心理上的痛苦,提高其生活质量。成立于1988年的palliative.ch(瑞士医疗及姑息治疗)协会拥有2400名会员,其中包括医生、护士、神职人员和其他专业护理人员。

“选择协助自杀的毕竟是少数人,”苏黎世州Wetzikon医院姑息疗法的专家 Andreas Weber在接受瑞士资讯采访时说,“大多数人根本不会考虑协助自杀。诊断一出来,我们就向病人介绍我们的治疗计划,为的就是要减轻他们的忧虑,他们安乐死的想法一下就会被打消。”

温特图尔州立医院姑息治疗中心的Maria Walshe也持同样的看法。到目前为止,她只知道两个接受协助自杀的病人。“我们的工作不是缩短生命,而是减轻病痛。我们注重同病人的沟通,询问他们的愿望,定义他们的需要,不带成见。”

Andreas Weber认为,“选择安乐死的都是心意已决的知识分子,他们做事严谨、又是‘解脱’组织成员,他们做好了离世的准备。想改变他们的决定是不可能的。”

Weber补充道,不到1%的病人迈出了这一步,这一比例也得到palliative.ch协会专家的确认。

该协会主席Sonja Flotron表示:“对于想自立、自主和有尊严活着的人来说,安乐死的存在是一种保险。”而医学专家能够给予治疗建议、组织家庭护理以减轻病人的病痛。简言之,他们会尽一切办法缓解病人的痛楚,并提高他们余生的生活质量。 

需求增加

据估算,2032年,需要姑息治疗的病人人数将超过5万人。但人们往往只有在家人罹患绝症时才意识到这一问题。到那时候,很多人会写好书面资料,说明自己如果有一天丧失意识,会希望得到怎样的待遇。有些人则会报名加入“解脱”组织。

“姑息治疗和协助自杀并不相互矛盾,它们是互补关系,”Bernhard Sutter声明道:“‘解脱’组织每年会协助2000人安乐死。向我们咨询的人中,80%都做了别的抉择,其中很多都选了姑息疗法。”

协助自杀机构都没有必要“拉客户”。瑞士德语区“解脱”组织每年都会有8000名左右新会员。瑞士该领域的5家主要机构共有10万名成员,从绝对数字看,赶上了荷兰和日本,而从该人数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来看,瑞士是全世界比例最高的国家。

自主决定权

1942年以来,在瑞士,只要不是出于自私动机而进行的协助自杀,就不会受到追查。有些国家规定开放,但瑞士通常遵循务实的原则,来保障当事人自主决定的权利。

Bernhard Sutter确认说:“如果欧洲公民能够进行相关投票,协助自杀在整个西欧都会得到通过。”至今发放过的问卷调查也辅证了这一趋势。据协助自杀的支持者透露,在德国和英国,4/5的公民都认为个人应该拥有自主决定死亡的权利。

况且,姑息治疗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Andreas Weber对此也表示认同,他说:“有些病人长期受着剧烈疼痛的折磨,我们也做不了什么。”这种情况下,只能注射大量镇静剂,以帮助病人入睡。但是,如果病人希望保持意识清醒, 就会拒绝这种措施。“此时,我们只能告诉病人我们是爱莫能助了, ”Andreas Weber继续说:“不过,我们无能为力,只能求助于安乐死的情况还是极少有的。”

协助自杀

患有晚期癌症,这是人们向协助自杀组织寻求帮助的最主要原因。除此之外,神经系统疾病,如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多发性硬化症、帕金森氏病、瘫痪以及其他引起慢性疼痛的疾病也是人们希望安乐死的重要原因。这些疾病均无法治愈,但并不都致命。

据姑息治疗专家估算,他们病人中的10%有寻求协助自杀机构帮助的打算(该人群在全人口中的比例也为10%)。其实,80%的病人对剧烈疼痛、呼吸困难、失去生活自主力、成为别人负赘的状况都心怀恐惧。因为有了姑息治疗,他们的想法发生了改变。他们当中,只有2%的人最终选择了安乐死。

“解脱”组织在瑞士德语区有7.5万名成员,在法语区有2万名;另一家安乐死机构Dignitas的成员数也达到6000名。除此以外,还有两家较小的组织(Ex International和Life Circle),成员加起来也有4000多名。这两家机构同Dignitas一起,也为非瑞士居民提供服务。

世界卫生组织(OMS)没有关于“协助死亡”的类别定义。瑞士(从2009年起)将此类死亡按病人所患疾病类别,划归到各种“疾病致死”的统计数字中。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