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第二辑 我在吉林长白山当滑雪教练

在万达国际滑雪场工作期间穿着A 级滑雪教练制服的我

在万达国际滑雪场工作期间穿着A级滑雪教练制服的我

(中国驻瑞士使馆提供)

学习中文、准备高中毕业论文加上对滑雪的热爱,这三件事促成了我在中国一段难忘的经历。

2014 至2015 年期间,为了完成高中毕业论文,我对中国游客来瑞士中部地区自助滑雪的发展趋势做了大量的调查。正巧,瑞士旅游局当时邀请八位中国滑雪教练来瑞士交流。鉴于研究课题需要,我很快认识了这些教练,并与其中几位建立了友谊,尤其是伊力。

Karin Hess (贺凯琳), 出生于1996 年9 月3 日,现在苏黎世大学攻读汉学、政治学和商业管理专业。曾在中国做过滑雪教练志愿者,瑞士中国滑雪协会(SCSA)会员,为中国与瑞士滑雪行业之间的合作起到了桥梁作用。2017 年获汉语桥瑞士馆区大学生中文比赛第一名,并在武汉大学留学半年。

信息框结尾

英格堡是我的家乡,也是我做滑雪教练的地方,2015 年的冬天尹力来这里工作。随着他在英格堡工作的结束,我们也分开了,离别时我们说好,我会尽快到中国看望他和他的家人。

一年以后我高中毕业,为了能在国际非政府组织与企业里积累工作经验,并提高英语、法语和汉语水平,我决定推迟一年再去读大学。当然我首先想要提高中文水平, 因为2016 年秋季我将开始在苏黎世大学就读汉学、政治学和企业经济学。尹力在中国找到了一份有如为我量身定做的工作:吉林省“万达长白山国际滑雪场”的实习教练, 那里紧挨着北朝鲜。一次多么特别的经历啊!

于是2016 年二月底,才19 岁的我只身前往严寒的中国东北。

一个中国朋友的滑雪初体验

(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提供)

刚到那里,我便受到了大家极其热情的接待,而且竟然直接被纳入最高级的教练团队。我与另外两位女教练, 山东的李正华和黑龙江的张雨涵,被安排在一套“教练单间公寓”。我跟她俩立即打成一片,而且至今仍联系频繁。

我在雪场的工作从一开始就很多样化,而且每个部门的要求都非常高。这里滑雪教练的涵义与瑞士区别很大, 规则更严格,纪律很重要。早上开工的时候大家列队站直,向领导问好,这种事作为瑞士人还真是不大习惯。各部门的上下级关系非常分明。我作为教练,要服从雪场监督员和经理层的管理,要对他们毕恭毕敬。另外微信上还有一个严格的监管系统:如果有人发现什么不专业的地方(例如,滑道边缘的安全网没有立起),必须连负责人一起举报。犯错的人会被扣掉一分,扣分对他的工资产生负面效应。由于第一天起交流的语言就是中文,所以我有时候很难理解那些规则。但是熟能生巧,没过多久,我就很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每次能获得教小朋友的机会,传授他们雪上运动的技巧,对其今后也有帮助,我都特别开心。在东北的这段时间,记忆中的一大亮点是与中外游客之间的交流,而另一大亮点当然是和雪山的同事们一起度过的闲暇时光。

带着一整家中国人上滑雪场

带着一整家中国人上滑雪场

(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提供)

我们一起吃中式烧烤,搞台球比赛和羽毛球联赛,一起驰骋雪场,也一起在休闲区水疗,每一次经历都使我在各个方面得到充实,从中获益。东北的方言我在那儿也学了几句,比如跟朋友们打招呼我会说“哎呀妈呀,你干哈呢”,每次都把他们逗乐,慢慢地,他们也不把我当成外国人了。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我对所有人都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临行前,朋友们为我安排了欢送会---盛宴上含泪话别离。我一定还会再来中国的雪山!

*本文经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教育处同意,转载自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第二辑一书。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