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生儿父亲陪产假”动议 “无数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刻”

Le papa et la maman avec les deux petites filles, assis sur un banc.

大卫·多西的两个女儿出生时,他都曾请了不带薪陪产假,用他的话说,那些时间是“一笔无人能夺走的财富”。

(Dosi)

瑞士法律没有新生儿父亲陪产假一说。是否应该设置陪产假,选民将对此做出决定。不过,让新生儿父亲休陪产假以照顾孩子究竟意味着什么?大卫和阿莉安娜·多西(Davide & Arianna Dosi)心知肚明,让我们听他们讲讲自己的经历。

“这有可能是将会改变整个社会结构的第一步,”大卫在谈到《支持合理的陪产假》(德、法、意)外部链接人民动议时指出。多西一家住在基亚索(Chiasso),这是个靠近意大利边境,人口刚过8000位居民的行政区。

虽然这两位大学教师是动议的铁杆支持者,但他们的做法却丝毫不是出于私心。即使动议在全民公决中获通过,大卫也享受不到,因为这对夫妇的两个女儿都已长大:今年12月安娜(Anna)将11岁,而艾莲娜(Elena)是7岁。

“无人能夺走的财富”

正是因为了解情况,这对夫妇才不遗余力为带薪陪产假做宣传。事实上,他们的两个女儿出生后,大卫做出牺牲,请了不带薪的陪产假。小女儿出生后,在阿莉安娜四个月的产假到期时,大卫甚至有半年的时间将工作时间减少了20%。每次说起这段经历,他都热情不减、激动万分。

“正因为那段时间待在家里,我才能看着女儿们一点点长大。这是一笔无人能夺走的财富,”大卫强调。他还跟我们解释了自己和女儿怎样能够更好地了解彼此:“我们不可能永远活在当下,有太多的事一去不复返,一旦失去就永远失去了,”大卫继续说道,在他回忆起那些美好时光时,他的眼神和语调,甚至流露出比他所说的话语中更多的快乐与感动。而阿莉安娜脸上的表情,让我们看出她也有同样的感触。

在困难中学习自省

当然,爸爸们面临的不只有快乐时刻。可话说回来,困难也有助于成长,正如大卫所说:“这么一来,我们才能明白一个人在家跟孩子待上一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种经历太锻炼人了。”而这种锻炼还有助于加深父亲与孩子之间、甚至丈夫与妻子之间彼此的了解。

不过大卫也提醒道,家庭角色的分配也可能造成一些摩擦,因为规则如今是两个人订,他并不掩饰自己和阿莉安娜有时会产生分歧:“(我们)要随时做好讨论准备,不能以为两人当中的一个订好了规矩,事情就这么着了。”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学到不少东西,阿莉安娜补充道:“我注意到大卫会以不同的方式面对某些状况,这也可以是彼此学习的机会。”

幸运的情况

对这对夫妇来说,有一点毋庸置疑:若是重新来过,大卫仍会选择休陪产假,即使这段时间里他必须少拿工资。“我们倒也没觉得这是负担或者牺牲。一家人共度的时光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阿莉安娜激动地表示。

但在瑞士意大利语区的某所高校担任国际关系与流动系负责人的阿莉安娜强调说,她和大卫能够减少工作时间,是因为他们“比较幸运。我们的工资使我们能够做出这种选择,而我们的雇主也能理解我们”。

父亲的平等权利

如果按照动议要求,从明年起引入在新生儿出生后一年内父亲可休四周带薪陪产假的规定,那么“陪产假”就会变成所有父亲的一项权利,而非依各个家庭的经济状况与雇主的心情而定了。

“陪产假最终被认定为一种权利,这才是引入陪产假的最重要意义。所有的父亲将和母亲一样,有权照顾自己的孩子。这跟个人选择完全不是一回事,而是一场巨大的社会变革,”大卫指出。

为发起动议成功收集到足够的签名,和为此进行的民意测验发现,有逾80%的受调查者都赞同陪产假动议,这似乎表明:变革的时机已经到来。

民主讨论促进反思

不过,大卫·多西对此仍然抱着现实的态度。“情况的进展非常缓慢,我觉得男性应该彻底地改变思维方式,”这位一家之主说道。而阿莉安娜则认为,女性不该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的丈夫就完成不好家务,或是对分担家务不感兴趣。“如果我们把问题正面提出来,可能丈夫是会去做的。尽管如此,有话还是要直说,因为我们不能以为对方看得懂我们的心思。”

动议

在瑞士议会中,引入陪产假或育婴假的30多次努力都先后以失败而告终。继2016年5月议会发起的相关动议以微弱多数遭否决之后,包括基督教社会工会瑞士工会组织(德、法)外部链接(Travail.Suisse)在内的四家组织,共同发起了这个名为《支持合理的陪产假-为了整个家庭》(Pour un congé de paternité raisonnable – en faveur de toute la famille)的公民动议。

动议要求婴儿出生后,其父亲可享受至少四周的带薪陪产假。在陪产假期间,新生儿父亲可以享受补贴,以弥补因不上班而损失的收入。这20天假期的休假方式可自行安排,但必须在每个孩子出生后的一年内休完。

动议用12个月收集到了10.7万个签名,其中约2万个签名是通过在线平台WeCollect签名收集网站(德、法、意)外部链接收集到的。2017年110月18日,联邦政府建议议会否定此提案。

信息框结尾


(转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