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能为叙利亚做的更多"

逃离-一家人正在逃离叙利亚的Idlib

(Keystone)

叙利亚人民为了自由、尊严和政府的倒台已经进行了1年多的斗争。叙利亚-瑞士活动家Sara A这样告诉瑞士资讯。反对派的呼声越来越高,并获得了更多国际社会的支持,这其间也包括瑞士的支持。

Sara A已在瑞士生活了25年。在叙利亚她学的是自然科学,随后来到瑞士攻读博士。之后,她结识了今后成为她先生的人并留在了瑞士、组建了家庭。她从未参与过政治,直至这次叙利亚发生战乱。

她每年都会回到自己的故乡探望亲朋好友,但2011年3月15日人民起义后,她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因为她开始大声地公开自己的意见,并谴责叙利亚政府正在对和平抗议实施血腥暴力。

起初,她在自己的脸谱(Facebook)上书写,之后在瑞士的媒体上。因为叙利亚的电话被窃听,所以她和故乡的人用Skype和脸谱交流信息,当然是在网络还未被切断的情况下。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用化名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感觉在瑞士依然受到叙利亚政府的威胁吗?

Sara A.:如果只是为我自己,我不害怕,但是我担心叙利亚的亲戚们。我在瑞士的一些叙利亚熟人已经受到了威胁,他们在叙利亚的亲属会受到镇压。

到目前为止,我的家庭还没有受到这样的威胁,我希望今后会一直如此。因为我的言论,我已经够出名了,我不希望变得更显眼。

swissinfo.ch:革命开始之初,您都经历了什么?

S.A.:当突尼斯和埃及爆发革命时,我在瑞士。之前我从未想过,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们会被推翻。当我看到在埃及无数人走上街头的时候,我产生了希望。

那时叙利亚还没有动静,但我已经激动地哭了,我们曾经经历了那么多的恐惧。我已经50岁了,也就是说已经害怕了50年,虽然是下意识的,但永远充满恐惧,这深深地影响着我。

但突然间我意识到,这个政府可以倒台,我们终于可以走向民主,可以自由地谈论。我期待着叙利亚的星星之火。

swissinfo.ch:您预料到这一切会如此血腥吗?

S.A.:起初我充满了希望。我认为阿萨德年轻,且受过良好教育。我希望他看到突尼斯和埃及政府的突然倒台,可以和平地进行权力转换。

我想,他应该知道,这场游戏对他来说已经结束了,人民才有最终发言权,他应该让路,已避免他和他的家庭步入突尼斯和埃及当权者的后尘。

swissinfo.ch:您什么时候开始投入革命工作?

S.A.:当阿萨德(Baschar al-Assad)在讲话中谈到,如果人们不回家、不保持沉默,而是走向对峙的话,那么将会引发战争。自此时,我放弃了对和平更换政权的希望。

我必须大声讲出我的观点,并且大声谴责政府的罪行。如果我不这么做,就会感觉自己是他们的同谋。

swissinfo.ch:住在瑞士的叙利亚人对此反应如何?

S.A.:生活在瑞士的叙利亚人就像叙利亚本身一样意见分散,有的忠于政府,他们多来自使馆,或者在财政上与政府有关联。也有政府反对者和很多因为害怕镇压而保持缄默的人。

他们不希望为此而丧失回到叙利亚旅游、探亲的权利。即使他们同情革命,也不会参与反政府游行。这里的叙利亚社团已被政府渗透,每次集会都有特务混进来。

swissinfo.ch:您投身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并被称为“叙利亚民主人士”的联合会,那么您认为瑞士应如何对待叙利亚呢?

S.A.:瑞士去年8月就召回了驻大马士革的大使,并于不久前关闭了使馆。这表明了瑞士的态度,对此我们很感激。

但瑞士能做的还很多,比如承认叙利亚全国委员会(SNC)为叙利亚人民的合法代表,美国和欧盟已经承认了。

我们希望,瑞士将叙利亚政府在国际组织中的代表剔除出去,因为这个政府完全是黑手党性质的,在国际政治社会中完全没有合法地位。

还有,我们希望叙利亚驻瑞士的女领事可以被驱逐出境。阿萨德的太太Asma al-Assad也应该受到制裁,因为大部分钱款可能会转移到她的账户上。

就人道主义援助问题,“叙利亚民主人士”希望瑞士可以建立人道主义走廊并对叙利亚的重伤患者施以救助。

swissinfo.ch:您认为叙利亚的未来如何?

S.A.:我希望,参加联合国大会的137个国家对现政府做出谴责并支持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和自由叙利亚军(FSA)。

驱逐叙利亚代表,仅仅这一个政治上的支持举动,就可以令叙利亚的人民勇气倍增,反对他们的政府。我对民众的力量很有信心,叙利亚不会陷入内战。

瑞士-叙利亚

联合国询问瑞士,是否有接收叙利亚难民的计划。

相关机构正在考虑接收的可能性,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在国民院里表示。他说,瑞士正在为解决叙利亚问题做出多方努力。

信息框结尾

叙利亚医院的酷刑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在叙利亚医院内,已发生了酷刑行为。并强调,无论处于何种情况,医院和医务人员都应保持中立。无论肤色、种族,医院必须救治他们的病人。

英国电视四台的画面显示,在叙利亚医院里,示威游行中受伤的人正在遭受酷刑的折磨,但其画面的可信性难以得到证明。

世界卫生组织已派出2名特使前往大马士革,在未来3个月内争取向当地人民提供帮助。

该行动获得了400万美金的支持,这笔资金将首先用来治疗伤者。

信息框结尾


(采访于2012年3月7日,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