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第22条军规》


恐怖分子即将释放!瑞士怎么办?


作者:Veronica DeVore


预谋在瑞士实施恐怖袭击的IS恐怖分子集团的主谋(前左),最终仅被判处四年零八个月的监禁。 (Keystone)

预谋在瑞士实施恐怖袭击的IS恐怖分子集团的主谋(前左),最终仅被判处四年零八个月的监禁。

(Keystone)

就在短短半年之后,因密谋在瑞士发动恐袭而被定罪的三名男子中刑期最短的那位即将被释放出狱。究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已成为瑞士情报机构及政界争议的焦点。今后该如何对这些潜在的“危险分子”实施长期监控,目前仍悬而未决。

该案件的联邦检察官迈克尔·劳伯坦承,就在今年3月对这三名恐怖分子做出裁决之后,瑞士官方在如何处置他们的问题上,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

“一方面,已被定罪的恐怖分子不允许滞留在瑞士。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让瑞士的人道主义传统成为一纸空谈,置人道主义于不顾。现在我们必须直面这个问题,当那三名犯罪分子被释放出狱的时候,我们必须找到答案,”他在今年年初接受瑞士电视台SRF的采访时说。

这也是瑞士史上首次有人因被指控参与伊斯兰国(IS)的活动而被定罪判刑。四名来自伊拉克的男子因密谋策划恐怖袭击而被带上法庭受审,其中三名被判有罪,而第四名男子则在被指控前往叙利亚向IS联系人运送无线电设备后,却最终被无罪释放。

被定罪的三名恐怖分子中,刑期最长的被判入狱四年零八个月。根据相关证据,由于被判刑期最短者不太可能会继续从事犯罪活动,因此此人仅在高墙内服刑被判刑期的三分之二后,就已于上周获释出狱。尽管如此,根据瑞士电视台SRF的报道,瑞士联邦警察局已决定将此人驱逐出境,而一旦驱逐失败,瑞士会再次将他重回囹圄。

身为瑞士武装部队情报顾问的阿仑·莫穆德(Alain Mermoud)认为,瑞士政府的未来走向无异有三种:解决之道之一,这三名恐怖分子将被统一驱逐回原籍伊拉克;之二,在暴露的新证据下,他们会继续滞留于瑞士囹圄之内;第三,又或者瑞士政府在予以释放后继续对他们实施长期监控。

“哪个(伊拉克)人还希望让恐怖分子重归故土?没人愿意。所以这三名恐怖分子通过官方渠道被遣返回伊拉克的可能性很低,”他说。此外,据他补充介绍,截至目前,瑞士并未与伊拉克缔结引渡条约。

莫穆德同时也指出,想要给这些即将获得自由的前任危险分子加刑,目前还缺乏坚实的法律依据,这也就是为什么“最大的可能性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释放,”他说。

“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向整个社会还了债,这就是我们的法治理念,”莫穆德说:“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在他们出狱后保持密切关注。”

但如何关注呢?

一旦瑞士政府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某人可能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那么它会授权情报机构借助电子设备对个人实施监控。

虽然犯罪分子继服刑期满后被认为依法地获得了“平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从此以后就不再对公众安全构成威胁,”瑞士联邦情报机构(Federal Intelligence Service)主管信息的伊莎贝拉·格雷伯(Isabelle Graber)说。

“联邦情报机构有权把任何对瑞士构成威胁的人置于监视之下,无论他仍在服刑还是已经被释放出狱,当然,这也得视具体情况而定,”她对瑞士资讯swissinfo说。

瑞士人能效仿“朝阳群众”吗?

鉴于其他欧洲国家普遍利用电子手环追踪并记录高风险人群的一举一动,瑞士却并不允许采用这种方式。莫穆德认为,这恰恰证明:新的情报法对瑞士来说迫在眉睫:因为它能够给予瑞士联邦情报机构更宽泛的监控权限。

去年,联邦议院通过了新的法案,给予情报机构更多的途径,以监控私人通讯往来。瑞士选民们将于今年9月就该法案做出最后的抉择。

与此同时,身为瑞士情报顾问的莫穆德认为,政府必须“打破条条框框”oder打破桎梏,甚至可能转而以支付线人费的方式,调动邻里和社区,实行群众监管。

“政府可以给线人提供一定的费用,让他们监视那些高风险人群。虽说人们已经提起‘线人’就会想起那些遮遮掩掩、躲在幕后的小脚老太太,但这却是目前为止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办法,”他特意强调,这还仅仅是他的一个想法,而非业已付诸实施的政府举措。

他个人更倾向于“让他们(即出狱后的危险分子)在一定的激励政策下主动离开瑞士,”然而,他并没有详细阐述这些激励政策具体包括哪些举措。

恐怖分子量刑:欧洲判得轻?

到底该如何对待已被定罪的恐怖分子,已成为让整个欧洲头疼的问题。根据欧洲刑警组织(Europol)公布的数据,欧盟成员国2014年对恐怖主义行为裁定的平均刑期长达6年,与2013年相比缩短了4年。

“尽管情报工作卓有成效,反恐法律强大,然而欧洲境内的恐怖分子的服刑期往往短于10年,而同等罪行在美国则要面临长达20年的刑期,”发表在美国非盈利新闻网站“为了大众”(ProPublica)上的一篇题为《高度流动性的欧洲囹圄》调查性报道中(英),记者赛巴斯蒂安·罗泰拉(Sebastian Rotella)这样写道。


作为负责瑞士第一桩IS密谋恐袭案的检察官,劳伯最初主张判处这三名IS恐怖分子集团的主谋7年半的刑期。然而最终,该头目仅获刑四年零八个月。

在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Geneva Centre for Security Policy)“新兴安全挑战计划”的顾问克里蒂安·肖利·梁(Christina Schori Liang)看来,判处恐怖分子更长的刑期,无疑是政府借此向公众释放了一个强劲信息:恐怖主义无法容忍!但她也援引了大量研究结果,试图说明,把恐怖分子长期关押在监狱里可能会产生无法预计的后果。

近期在布鲁塞尔和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再次引发了新一轮围绕恐怖分子刑期长短的争辩。然而“最大的争论点在于,在监狱里究竟是否存在恐怖分子招募的现象,”她说。

据梁介绍,巴黎恐袭事件的两名策划主脑,极有可能是此前因其他罪行被捕、在监狱里被洗脑,继而在出狱后一步步走上激进之路。而在IS散布的最近一期网络杂志中也提及,通过在狱友的圈子里散布IS的理念,监狱能有力地强化该组织的事业根基。

“成长的烦恼”

当涉及恐怖分子这一敏感群体时,所有因素的交织往往使得政府陷入窘境。

除此以外,瑞士还面临着自身特殊的挑战。错综复杂的国际事务的交织导致了法律框架上的冲突,梁说。

“目前,瑞士政府对大约400名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潜在恐怖分子的社交媒体活动实施着密切监控,”她介绍说:“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但实际上,瑞士政府的动作将很难赶上需要监控人数的增长速度。”

莫穆德认同,在面临打击恐怖主义威胁时,瑞士现有的结构-尤其是在恐怖分子监控上各州分而治之、各自为战的做法-“可以说是一块绊脚石。”

但当被问及该如何对待即将被释放的恐怖分子时,莫穆德却表示,他“非常有信心,瑞士将会在该名犯人被释放前就找到恰当的折中之道-有一定程度的监控,但绝不会极端,依旧遵循瑞士一贯的‘中立作风’。”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