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红十字的宗旨如今依然被忽略"


瑞士有可能接收关塔那摩的囚徒,在加沙和斯里兰卡的战争,瑞士学校的冲突:对瑞士红十字会(SRK)来说,一切都很复杂。瑞士资讯(swissinfo)采访了SRK的主席René Rhinow。

人道,公正,中立:这些都是1863年由亨利杜南发起红十字运动时的原则。然而在充斥着战争、冲突和自然灾害的世界,这些原则都难以实现,正像SRK主席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

2001年10月,前自由民主党联邦院议员René Rhinow当选为瑞士红十字会(SRK)主席,这是一个随历史同步发展,在瑞士国内外都进行着多种多样工作的组织。

swissinfo:战争,危机,全球的灾害:SRK根据什么标准决定进行干预?

René Rhinow:通常情况下,我们收到资助后会对一些特大自然灾害提供帮助。在那里,我们可以现场与我们的合作伙伴组织共同努力,如帮助当地的红十字会或红新月会等。

swissinfo:瑞士政府向美国提出,可以接收少数关塔那摩的囚徒。SRK已经提供了这方面的帮助。

R.R.:SRK在瑞士为酷刑的受害者开办门诊已有十多年了。瑞士如决定接收这些囚徒,我们可以继续提供帮助。

swissinfo:斯里兰卡内战期间,该国面临着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SRK在这场冲突中做什么?

R.R.:我们在海啸后便到斯里兰卡进行重建工作。这仍然是我们今日关注的焦点。我们还与国际红十字委员会(IKRK)共同工作,他们主要是因为局势冲突到那里的。

swissinfo:最近,因为国际社会强烈批评政府军对泰米尔平民采取的行动,引发外交漩涡,瑞士也未能幸免,这是否影响到SRK在斯里兰卡的工作?

R.R.:没有。当地人民和政府可以看到,我们的建设工作进行得如何。但有时是这样的:如果根据我们中立和公正的原则帮助有需要的一方,那么冲突的另一方往往以为,我们是在帮助他们的“对立面”。

swissinfo:您还帮在瑞士的泰米尔人寻找在斯里兰卡失踪的家庭成员,这是如何运作的?

R.R.:我们帮助住在瑞士的斯里兰卡人寻找他们下落不明的亲属。这要借助我们的机构和与当地红十字会的合作。

swissinfo:SRK参与加沙重建吗?

R.R.:我们已经给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发出了医疗用品。现在战争结束后,我们还将继续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以及国际红十字委员会,提供医疗援助。但我们本身没有在现场。

swissinfo:作为SRK的主席,当听说以色列的轰炸,甚至对国际组织的救援车队、学校和医院也没有放过时,最先想到什么?

R.R.:首先关注的是许多无辜生命所遭受的苦难。那些巴勒斯坦人在加沙所过的日子,在这里我们无法想象。

其次想到这样一个事实,直至今日红十字的宗旨仍然被人忽略-甚至在所谓的文明国家。帮助战争受害者的通道还是得不到保障。国际人道主义法岌岌可危-这一切都进入了我的脑海,并留下非常伤心的感觉。

swissinfo:关于SRK在瑞士的活动:您在学校里还有解决冲突的专家。他们是如何工作的?

R.R.:在SRK的州立分会中,正进行着被称为是“辣椒”的活动。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这关系到冲突,关系到一些“尖锐”的问题。这个计划试图向青年人传授和平解决冲突之道。

“辣椒”这种方式现在经常被学校的学生使用,甚至连教师也一样。

swissinfo:您主要和志愿者一起工作。这些人有很大潜力,还比较经济-这是一个优势。那与志愿者共同工作是否也有缺点呢?

R.R.:红十字会的中心宗旨便是志愿工作。在创始人亨利杜南的时代就如此,在苏法利诺(Solferino)的战场上,杜南就是和志愿者一起照顾伤员。

看看这世界上,我们的工作如果没有志愿者就根本不能完成。最大优点是,人们的主要动机,不是为了想赚钱。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使志愿工作更具吸引力。现在人们做义工,不只是为了帮助助人。还有是为了让自己满意、获得承认。这需要我们的支持,我们不光要对志愿者进行培训,我们还要培养一批能照顾那些志愿者的人。

swissinfo:如果看看SRK在瑞士和国外难以数计的活动,不由得会问,精力是不是太分散了?

R.R.:是的,有这个问题。但SRK是和许多组织在历史上共同成长的。它实际上是一个瑞士原始精神的发展,是自下而上形成的组织。

我们有瑞士的特色:既团结又保持多样性;既自治又服从指挥。我们的组织是扎根在现场,和当地人在一起。 SRK是与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采访:Jean-Michel Berthoud

SRK在瑞士

SRK的大部分工作在瑞士进行。

主要有两方面:卫生健康和移民移入以及救援和紧急援助。

第一方面(支柱)主要通过24个SRK的州际分会进行,在当地为青少年或老年人提供移民融入和保健服务。

第二方面(支柱)救援和紧急援助包括急救组织、空中救援组织Rega等。他们可以在水陆空三地挽救人的生命。此外,SRK在瑞士还提供献血输血服务。

René Rhinow

生于1942年。

就读于巴塞尔大学,1971年获法学博士。1979年取得大学执教资格。

巴塞尔乡村半州政府议院法律顾问,1972-1977年。

巴塞尔乡村半州行政法院院长,1978-1981年。

巴塞尔大学国家法和行政法教席教授,1982-2006年。

巴塞尔大学院长法律系系主任,1985/86,1993/94和2000/01年。

巴塞尔乡村半州联邦院议院87-1999年,联邦院主席1999年。

自2001年10月1日担任瑞士红十字会(SRK)主席,和国际红十字和红新月联合会副主席。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