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难民坟墓”地中海


大海吞噬难民 身份难以鉴定




2013年10月3日,一艘难民船沉没造成366人丧生,上图是兰佩杜萨岛一名小学生用自己的画笔绘制的图画。 (AFP)

2013年10月3日,一艘难民船沉没造成366人丧生,上图是兰佩杜萨岛一名小学生用自己的画笔绘制的图画。

(AFP)

兰佩杜萨岛(Lampedusa)海难至少造成366人丧生。悲剧过后3年,遇难者家属还在想方设法找到自己亲人的遗体,以期让他们入土为安。鉴别无名遇难者的身份困难重重,却又十分必要。在瑞士红十字会的协作下,这一工作不断向前推进。

“我们曾经无数次劝说他们不要出发,旅途艰险难测,但是他们就是不听,一天他们登上了一艘开往欧洲的偷渡船只,从此便音讯全无。”索马里裔Bila Bila Barre眼里满是忧伤,他向我们讲述着两个外甥-Hussene (20岁)和Maxamud (19岁)的不幸遭遇。这两个年青人3年前坐船从利比亚出发,期冀到欧洲避难。

Bila Bila Barre深信,两个外甥已于2013年10月3日遇难,那一天发生了众所周知的兰佩杜萨岛海难(意),至少366人丧生,全世界都为之震惊。几乎所有遇难者遗体都被打捞上来。

“他们出发的日期恰恰也是那一天,即便所有幸存者(幸存人数为155人)都表示没有在船上见过他们,但是,只有看到他们的尸体,我们才能肯定他们在这次沉船事故中遇难了。他们也可能在某个地方被囚禁起来了?或者是被贩卖器官的犯罪团伙杀害了?人们众说纷纭……”Bila Bila Barre说。早在90年代初期,他就来到瑞士避难,如今已经成为瑞士公民。

受姐姐委托,为了找到这两个年青人,至少是找到他们的遗体,他到瑞士红十字会(CRS,多语)询求帮助。事实上,瑞士红十字会每天都收到众多请求,很多家庭请求该组织帮助寻找战乱或者避难中失散的亲人,瑞士红十字会也在推动其他国家的红十字会建立海上失踪移民数据库,这是为鉴定地中海遇难者身份迈出的第一步。联合国难民署(UNHCR)资料显示,自2014年以来,地中海难民失踪人数超过1万人–自今年年初平均每天达15.8人。

最新难民数字统计

联合国难民署6月20日在日内瓦公布最新全球难民数据:

“每分钟就有24人成为难民,”难民署官员Filippo Grandi表示。

全球难民数量一年间增长了近10%,流离失所者人数从6000万升至6500多万。

2015年内,有20万难民返回了原籍国,他们中很多来自阿富汗和苏丹。另有10.7万人被安置在了30几个不同的第三国-同联合国难民署负责下的总难民数量相比,他们的比例不及1%。

直至2015年底,难民中有320万人正在等待发达国家对其避难申请的回复,这一数字达到史无前例的最高点。仅德国一国就收到45万份难民申请。

在获得难民身份的2100万人中,一半是儿童。大约有10万难民申请者是没有家人陪伴的未成年人。

恰恰在兰佩杜萨岛海难过后、欧盟不提供援助的情况下,意大利迈出了第二步,在米兰国立大学(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Milano)法医鉴定学院(Istituto di Medicina Legale)的人类学和齿科学法医鉴定实验室(意)里,专家们对遇难者的遗体进行尸体解剖分析,比如说,对死者DNA以及临终前遗物,即个人财物、照片以及纹身和伤疤等明显的身体特征分析,这些因素放到一起可能会确定遇难者的身份,Vittorio Piscitelli解释说,从2013年12月起,他被意大利政府委任为特派专员,负责寻找失踪难民的工作。

在死者相册中寻找亲人

在瑞士红十字会的协助下,去年秋天,Bila Bila Barre去了米兰,期望能够认领到两个外甥的遗体,与他同行的还有其他三个海上遇难者的家人,这些家庭也居住在瑞士。

“在人类学和齿科学法医鉴定实验室里,他们给我看了一本影集,里面是他们打捞上来的遇难者遗体的照片,我当时身上带着两个外甥最近的照片,试图找到被海水浸泡变了形的这些遗体与他们照片的相似之处,但是,几乎无从辨认……”

如同Bila Bila Barre的情况一样,通常,参考照片是可能鉴识身份的唯一途径,尽管进行DNA测试可信度高,但是事实上需要直系亲属-父母和子女或者是兄弟之间进行血液分析才能进行。然而,要是遇难者的家人现在还在战火纷飞的国家-比如说叙利亚或者是厄立特里亚,他们就无法向这些国家政府寻求帮助,更不要说离开这些国家了。

因此,尽管各方团体与意大利政府竭力为移民提供帮助,很多兰佩杜萨岛海难的遇难者们仍然埋葬在西西里岛(Sicilia)的某个地方,他们的棺木上只有个简单的代号。距离米兰之行8个多月过去了,Bila Bila Barre仍在等待实验室的答复。

地中海的墓地

还死者与生者以尊严

瑞士红十字会寻找失踪难民机构的负责人Nicole Windlin确信,鉴定遇难者身份十分重要,这不仅仅是为了还死者以尊严,对生者也是如此。

“为了能够开始悼念死者,确定难民的确已经去世至关重要,”他向我们解释说,“找到遗体意味着给亡者入土为安的尊严,这不仅是基于不同文化习俗的需要,也是为了满足侨界团体的要求。”

最后,这还涉及到行政部门的认可,“对于遇难者遗孀、遗孤以及双亲来说,事实上,如果没有死亡证明,就会存在一系列连带问题。”例如,其配偶不能再婚,甚至不能继承遗产。

Nicole Windlin讲述了20多年前前南斯拉夫战争遗留下来类似的问题,在瑞士,仍旧有上百个家庭期望找到自己亲人的遗体。

然而,海上遇难移民的情况却面临另一困难,这位专家认为,“在波斯尼亚,有些家庭至今还能回忆起亲人当时的衣着,因为他们在波黑战争爆发当天失踪。相反,地中海移民连续数月都在途中奔波,有时早已离家数年,唯一家人得到的音讯就是他们通过社交网络上传的照片,往往照片中他们都是摆了拍照姿势,正因为如此,辨认他们的身份可谓难上加难。”且不说,欧洲目前根本不存在失踪难民的数据库信息。

无休无止的挑战

随着春天的来临,最近几个月,从利比亚到意大利进行“希望之旅”的难民潮变得再度活跃,沉船事故也频繁发生。联合国难民署公布的数字显示,自今年年初,平均每天约有15.8人丧生,然而,大部分遗体都被大海吞噬,或者是数月后才会被打捞上来。

2015年4月18日海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据推测,此次事故中遇难人数约有700人,到目前为止,意大利海军打捞上来的遗体仅有169具,这些遗体是在失事船只残骸漂流处的海底被发现的。然而,预计在失事船只的底层舱还有200至400具“尸体残骸”,Vittorio Piscitelli证实说,打捞工作已于近日展开,距悲剧过后已超过一年之久。

对于成千上万的海上遇难者,Vittorio Piscitelli直言快语,“欧盟显示了其最为脆弱的一面,这不仅体现在其处理移民现象表现的恐慌上,还体现在对遗体打捞工作的表现上,他们将经济负担与遗体认领工作留给意大利单独面对,自己却对此视而不见。”

建立人道主义走廊、堵住非洲难民通道还是采用武力干涉来终止战争与独裁:为了避免地中海悲剧再次重演,上述是人们提出的几条建议。您有什么想法?请反馈给我们。


(翻译:薛伟中,编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