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香草”经济


甜菊:土著人的奇迹还是梦魇?


作者:Andrea Ornelas, 于墨西哥市


甜菊对于瓜拉尼人来说早已司空见惯。它天生自带的抗氧化、防腐、利尿以及帮助伤口愈合的多种好处,让食品工业对它的需求与日俱增。 (Reuters)

甜菊对于瓜拉尼人来说早已司空见惯。它天生自带的抗氧化、防腐、利尿以及帮助伤口愈合的多种好处,让食品工业对它的需求与日俱增。

(Reuters)

一种根植于巴拉圭的植物,如今同样在中国、日本及其他国家如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它比糖甜度更高,而且不含卡路里。食品工业的需求催生了它的蓬勃发展,以瑞士公司Evolva为代表的许多企业,如今开始通过合成生物技术再现“化学版”甜菊。

这种香草植物的叶子对于瓜拉尼人(巴拉圭的主要居民,居住在巴拉圭和巴西的边界)来说,在过去的上千年里已经司空见惯了。但在这些巴拉圭土著居民的生活圈里,祖祖辈辈都把它视为巴拉圭不能外传的秘密。

混淆视听缘于有利可图

甜菊叶中含有数量非常微少的甜菊醇糖苷分子,从而使得它品尝起来味道甘甜。许多从事合成生物学技术研究的公司都通过基因操作的方式来生产出甜度更高的植物。

多种需要使用甜菊醇糖苷的食用产品都通过不同的化学加工处理方法来进行甜菊醇糖苷的提纯。具体加工方法则受到专利保护。

绝大多数食品行业巨头如今出售的产品中都广泛使用了甜菊醇糖苷,从而代替了传统的甜菊叶。但它们极少在食品包装上向消费者明确告知。

这种植物还有个公认的学名:甜菊(Stevia Rebaudiana Bertoni)。这个名字来自于它的发现者-一位瑞士科学家。

Juan Barboza,巴拉圭甜菊商会主席(西班牙语)讲述道:“1887年,瑞士科学家Moises Bertoni首次发现了这种植物。很快,一名巴拉圭化学家Olidio Rebaudi分析出了它的化学成分。这就是这种香草植物学名的由来。”

抗氧化、防腐、利尿以及帮助伤口愈合的复合功效,甜菊的好处多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值得一提的是,它还在人类对抗肥胖症及糖尿病方面具有特殊价值。

“作为一种零卡路里的纯天然甜味剂,甜菊完全可以成为人们健康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它既不包含任何卡路里或者碳水化合物,也不会影响食用者的血糖值,”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橡树溪市的全球甜菊协会(西)主席Priscilla Samuel解释说。

这些自带的天然属性引起了食品工业的关注,它们把提炼自甜菊醇糖苷的甜味剂用于百事公司碳酸饮料Pepsi Next和绿色可口可乐Coca-Cola Life的生产制作中。在瑞士,这种糖份替代品被用在喉糖及薄荷糖制造商利口乐(Ricola)的糖类及Beodrinx公司的饮料里。

成功背后的主人,却成了牺牲者

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在全球各国食品工业领域,甜菊还只是个济济无名之辈。

日本在这种香草植物的全球化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大概在40年前,一个日本小组发现了这种植物的特殊属性。他们带着满满一船的巴拉圭甜菊远渡重洋回到日本,开始在本土种植这种植物,” Juan Barboza讲述道。

几年后,“那些日本人遇到了一些种植的占地问题,从而决定把甜菊送到中国,因为在那儿不存在这些障碍。如今,中国以2.5万公顷(约为37.5万亩)的种植面积成为全球最大的甜菊提供商,甚至超过了它的原产国巴拉圭,现在的巴拉圭只有2千公顷的甜菊。”

甜菊的“化学版”

出于健康因素的考虑,美国、欧盟和瑞士禁止甜菊叶的进口,但允许在食用产品中使用甜菊醇糖苷。

“欧洲体食品科学委员会(SCF)给出的结论是,目前掌握的甜菊叶的相关数据,并不足以评估它在人类食用上的安全性。基于这些数据,还无法完全排除它给人类健康带来的风险,”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兽医局(Federal Food Safety and Veterinary Office,多语)新闻发言人Eva van Beek解释说。

尽管如此,“从两百多项科学研究结果来看,现在用在食品和饮料里的高纯度甜菊叶提取物,对人类食用是安全无害的,”Samuel医生说。

结果是,依照全球工业领域咨询公司ARC的估计(英),2015年,全球使用了甜菊醇糖苷的加糖食物及饮料的市场估值约在80到110亿美元之间浮动,与2010年相比足足增加了四倍之多。

与小生产者的协议

放眼将来,甜菊醇糖苷的潜力不可估量。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在未来几年里,它将会在全球甜味剂市场上占据30%的份额。因此,从事合成生物学技术研究的公司致力于探索新的生产化学替代品的方法,从而摆脱天气变化或病害对甜菊种植的影响。

为了让瓜拉尼人也能从甜菊及其副产品中获得更好的回报,瑞士民权组织“伯尔尼宣言”表示,各国政府和各大公司应该共同签署一项协议,而这项协议是否公平,理应由土著瓜拉尼人来评判。

该组织同时呼吁,应该让那些把甜菊醇糖苷形容成“天然产品”的欺骗性广告彻底终结。

但对Juan Barboza来说,对甜味剂日益增长的需求扭曲了整个市场。跨国公司生产的合成甜味剂并非来自于甜菊,而这些公司并没有把这一事实主动告知消费者。

土著人的权利

同样心怀隐忧的还有瑞士本土非政府民权组织“伯尔尼宣言”(Berne Declaration) 、瑞士独立组织“支持甜菊”(Pro Stevia Switzerland) 、德国霍恩海姆大学以及巴拉圭农村法律和土地改革研究中心的诸多专家。在一项2015年题为“甜菊苦乐参半的滋味”的研究报告里,作者认为,跨国公司侵犯了原住民的权利。

“通过《生物多样性公约》(CBD) 及《名古屋议定书》(Nagoya Protocol)的签署,现在各国政府都已同意,传统知识的持有者有权从他们开发的知识中获益。被联合国大会认可的《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UNDRIP),申明了土著人民的权利,”该研究报告如是说。

按照民权组织“伯尔尼宣言”新闻发言人François Meienberg的说法:“甜菊醇糖苷的风潮已然开始加速。围绕采用合成生物学、而不是传统的从植物叶中提取甜菊醇糖苷的方法专利竞赛已初见端倪。”消费者误以为,他们从这种植物中获益,而这种植物仍然来自于它的原产国。

“这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销售或者使用甜菊醇糖苷的大型公司,将会摆脱对甜菊种植的依赖。瑞士公司Evolva就是在这一研究领域的先行者之一,目前它已经与美国最大的食品制造商之一嘉吉公司(Gargill)建立了合作关系,”Meienberg略带遗憾地说。

位于巴塞尔乡村半州Reinach的生物技术公司Evolva表示,在今年下半年,它将会推出一种名为Everweet的产品,该产品的分子结构会与甜菊完全一致。

并非百无一是 

Evolva公司的创办者之一、目前担任CEO的Neil Goldsmith坚信,这一即将出胎的产品无疑是颇有价值的糖类替代品,因为它有效克服了植物甜菊和甜菊醇糖苷的不利因素,也就是在高剂量的使用中,甜菊和甜菊醇糖苷会不可避难地产生苦味。

“我们的产品还能减少对环境因素的负面影响(总体来看,生产这些产品能节约用地、用水以及能源消耗),”Goldsmith在回复的邮件里这样写道。与此同时他也确定,Evolva的宗旨并不是要取代甜菊,而是在通常用传统的糖来增加甜度的食用产品中使用Eversweet。

面对“化学甜菊”会对土著瓜拉尼人和其他小农户产生负面影响的担忧与质疑,Goldsmith的回应指出,各大非政府组织往往对某些确凿的事实避而不谈。

“现在大部分的甜菊并不是真正通过自耕小农的方式种植出来的,而是来自于中国和东南亚等地的工业化种植。田园牧歌般的传统农耕描绘,显然是一种误导。”


(转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