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1868年洪灾 这场天灾改变了瑞士

disegno che mostra delle case su un isolotto circondato dall'acqua

这幅水彩画表现的,是1868年洪灾时被大水淹没的圣加仑州Au地区。

(Staatsarchiv St.Gallen, ZMH 05/006)

整整150年前,瑞士的大小湖泊、河流一齐泛滥,淹没了这个国家的多片地区。那场灾难虽给瑞士带来破坏与死亡,但也让这个年轻的联邦国家得以巩固和发展。

一切都始于9月27、28日两天的暴雨,紧接着的10月初依然阴雨连绵:1868年秋天是瑞士历史上降雨最多、灾害最多的秋季。马焦雷湖(Lago Maggiore)水位达到199.98米,这是有史以来测到的最高水位,比目前的平均水位高出7米;而圣贝纳迪诺山口(Passo di San Bernardino)8天内的降雨量达到1118毫米,创下另一个纪录。

在受灾最严重的提契诺州、瓦莱州、格劳宾登州、乌里州和圣加仑州等几个州,洪水共造成51人死亡。当时的经济损失高达4000万瑞郎,几乎相当于今天的10亿瑞郎。

immagine in bianco e nero di alcune case distrutte

洪水在格劳宾登州瓦尔斯造成的破坏。

(Gemeindearchiv Vals)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然而,大洪灾也是一种力量。它不但改变了这个国家的景观,也塑造了这里的政治和社会面貌,伯尔尼大学地理研究所教授斯特凡·布伦尼曼(Stefan Brönnimann)注意到。他参与撰写的一份出版物(德)外部链接,对1868年洪灾的成因后果做了细致的分析。

历史学家史蒂芬妮·苏莫马特(Stephanie Summermatter)提醒说,当时的天灾保护工作由各州负责。“但是面对灾害的特殊性,年轻(20年前才正式组建)的联邦国家决定介入。这是联邦委员会(瑞士政府)首次主动担负起灾害的管理,”她解释道。

政府召集了专家委员会对损失做出评估,并在全国上下展开宣传筹集资金。那场行动以“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作为口号,共筹集到360万瑞郎和3吨多食品。这是瑞士史上最有成果的筹款活动,苏莫马特指出:“瑞士人的团结精神极其了不起,这也影响到国家认同的形成。”

immagine in bianco e nero di alcune case in rovina

1868年秋天的另一张瓦尔斯照片。

(Gemeindearchiv Vals)

布伦尼曼表示,150年前的那场灾难也为目前的灾害预防政策奠定了基础。人们不再只治标不治本,而是开始处理问题的根源,例如在河流沿岸建造防洪堤和各种保护工程等,同时不再是每个行政区各扫门前雪,而是整片地区统筹安排。

苏莫马特解释说,当时联邦政府主要参与莱茵河(Rhin)、罗纳河(Rhône)等河道整治(德、法、意)外部链接重大项目,后来逐步担负起越来越大的防洪抗涝责任。在这场悲剧发生之后,瑞士人通过法律、采纳措施,以可持续性地开发林业资源,保护居民区、交通要道和大型基础设施。

吸取过去的教训

布伦尼曼强调说,重建过去事件能让我们为未来吸取教训。这个未来充满挑战与陷阱-随着气候变暖,降雨密度会继续增加。不过总算还有个好消息:据这位教授说,瑞士很难再发生像1868年洪灾这样的灾难。

洪灾的成因

对1868年洪灾事件的重建,令科研人员对造成洪灾的整个过程有了更好的认识。谈到洪灾成因,暴雨当然是重要因素,但却不是唯一因素。各湖泊与河流的水位、土壤含水饱和度、积雪的融化,以及各种堤坝的拦阻都是可能引发洪灾的其他因素。而在发生暴雨时,森林只能起到次要的调节作用。

150年前,所有前提都被满足:9月份的连续降雨导致土壤含水量过高,降低了土壤的蓄水能力,还使得湖泊、河流水位高涨。因此在9月底、10月初,来自地中海的大量潮湿空气在阿尔卑斯山脉造成丰富降雨时,洪水泛滥就不可避免。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