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1914年


一战如何改变了瑞士人的生活


作者:Thomas Stephens


14095_5348_a1-38733474 (1) (Schweizerisches Bundesarchiv)

第一次世界大战:妇女在索洛图恩的军队制衣厂缝制军装

(Schweizerisches Bundesarchiv)

最初的汽车轰鸣着行驶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夹杂着细碎噪音的电话成为人们新的沟通方式;电车在繁华的大城市里川流而过–1914年之初,瑞士是个充满生机的发达国家。但是,周围的战火依然令这个中立内陆国家的人民惴惴不安。

100年前,就人均产值而言,瑞士已跻身于欧洲工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之列,居民共有3828431人(少于当前人口的半数)–占欧洲人口的1%,其出口量却占欧洲总出口的3%。

1914年8月2日,瑞士开始调动军队;3日,瑞士宣布中立;所有役龄段的瑞士男性(20-48岁)都被征召入伍。8月的前三天里,德国向俄罗斯和法国宣战,瑞士的上述举动都与这一事件同步进行。

与瑞士德语区报纸不同的是,法语区报纸一般来说支持协约国(Allied Powers)一方,它们谴责“这是一场酝酿之中的大屠杀”。但是,为了保卫祖国,这些支持不同交战方的媒体也团结到一起,用不同的声音来表达爱国情结。

社会主义媒体也以安全大局为重,但是痛斥“这台精彩的演出”(暗指战争)迫使欧洲工人之间互相残杀,而不是“与资本主义展开斗争”。

9月19日,瑞士人口统计公报(Bulletin Démographique Suisse)显示,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前的最后几周内,结婚人数迅速增加。

女性的责任

作为战争动员的一部分,8月2日,瑞士妇女联盟组织(Alliance of Swiss Women’s Organisations)呼吁会员,“男子为国效力,大家不要为此抱怨,否则只会‘雪上加霜’,为了保家卫国,他们必须参军。”

该组织还表示,“为了保障国内食品与燃油不会过快消耗,应该节约开支,妇女们应该在各行各业肩负起重担,尤其是在男性不能胜任的领域……我们请求妇女投入时间与精力,听从国家安排,承担自己可以胜任的工作,尤其是政府部门的工作。”

1913年,英国妇女要求参政并且拥有选举权的运动如火如荼–在英国叶森马场举行的赛马比赛(Epsom Derby)中,艾米莉·戴维森(Emily Davison)冲到国王乔治五世(George V)的马前,几天后这位妇女由于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57年过后,瑞士妇女才争取到选举权。

人们的日常生活

根据1910年人口普查,6.5%的人口处于“就业情况不明或失业状态”。在从业人员中,有30%的人在“原材料萃取领域”-从矿业到农业以及森林产业工作。很大一部分群体(45%)对这些原材料进行“提纯”,比如说,生产食品、纺织品、工具、化学药品以及建筑材料。

另外有10%的人从事商业(银行业务、保险、贸易、酒店餐饮);7%活跃在运输领域(基础设施以及运输工具);6%从事公共管理、教育和艺术。

8月21日,瑞士农民协会(Swiss Farmers’ Association)要求家庭主妇们扶持瑞士农业,“必须使瑞士人口免受饥饿”。

该协会鼓励妇女们购买瑞士的小牛肉和猪肉,由于缺少游客,农民们难以售出这些农产品。然而,肉店店主和提供膳食的旅店老板却对此提出了质疑,他们指出小牛肉的价格在肉价中最为昂贵。

对食品的担忧

人们最大的担心是国家遭到入侵,其次就是饥饿。瑞士经济主要依靠原材料进口与成品出口,在很大程度上,其食品与原材料都依赖其他国家,德国煤炭占瑞士能源供应的很大一部分。

更重要的是,瑞士谷物3/4都依赖进口,瑞士是个内陆国家,其主要水上交通线路莱茵河也被德国所控制。

在一战爆发的第一个月里,瑞士的谷物储存只够维持国内人民两个月的生活。由于对长期储备没有作出计划,人们开始产生恐慌,于是疯狂采购,州政府不得不引入严格法规:禁止囤积,严重违反者要予以处罚。

各项禁令

从8月8日到9月30日,出于军队调动安全考虑,瑞士禁止居民向外地拨打电话或发送电报。

8月15日,禁止驾驶车辆出行–医生、军用物资供应商、食品售卖者、公共事业组织和农机车辆除外。

1914年瑞士的各项数据

1914年,瑞士的居民总数为现在的47%(当时居民总数为3’828’431,2013年年初为8’058’100)。相比之下,西班牙那时的居民数为目前的43%;英国为55%;法国为64%;意大利为62%;德国当时的人口仅比现在少了17%。

外国人口约占当时人口总数的12%(如今,外国人比例为23.3%,尽管其中有1/5实际上是在瑞士出生)。

5’677人获得了瑞士国籍,随后这一数字不断增长,因为欧洲人在寻求一个避风港,在回到战前水平前,1917年顶峰时期达到12’752人;2012年,获得瑞士国籍的外国人达到33’500人。

另一方面,3’869名瑞士人移居国外,其中有2’890人移民到美国。意料之中的是,由于战争包围着瑞士,越来越多的人决定留在故土–1915年,移居国外的人数仅有1’976人。

尽管瑞士的平均生活水平并不贫困,食品支出仍占平均日常生活开支的43%,如今的食品开销只占9%。

平均每位妇女生育的子女数是2.93个,到2012年,这一数字几乎下降了半数,仅有1.53个。

人口自然变化比率为8.6‰(出生率22.4‰减去死亡率13.8‰)。2013年的比率为2.1‰(出生率10.1‰,死亡率8.1‰)

男性寿命53.5岁,女性56.8岁(2012年,男女寿命分别为80.5岁和84.7岁)

男婴死亡率是101.6‰,女婴为80.2‰。2012年,这些数字分别下降到3.7‰和3.5‰。1911-1915年之间,出生率最高的州是下瓦尔登州(Nidwalden)(婴儿死亡率为73.9‰),出生率最低的州是弗里堡州(Fribourg)(150.5‰)–婴儿死亡率是下瓦尔登州的两倍,其原因是天主教反对产婆为妇女接生。

白喉是当时的流行病,记录病例共有4’051例(1918年达到顶峰,共有8’566例,随后于20世纪60年代末期降至个位数)。产褥热当时有125例病例(到1932年,该病例记载为零)。

原因并非是当时车辆众多:1914年,瑞士共有车辆5’410辆,其中1/4在苏黎世,1/4在日内瓦。

11月,汽油开始出现紧张。正常情况下,瑞士的汽油从美国或者奥地利进口,由德国一家公司分销,而此时美国和奥地利都拒绝将汽油出口。11月末,从美国订购的一单汽油经意大利港口热那亚(Genoa)到达瑞士。12月,作为战争动员的一个组成部分,燃油主要是配给公用,但是街上行驶的车辆并不多–部分原因是因为缺少轮胎。

报纸

从报纸的内容上,瑞士人民也感到了战争在不断升温。由于战争的持续,10月份,日内瓦具有讽刺风格的杂志Guguss遭到了取缔。交战双方-协约国和同盟国(Central Powers)都在瑞士展开了宣传战。

打着“支持红十字会”(In support of the Red Cross)的招牌,刊名《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A propos de la Guerre)的日报在瑞士发行。瑞士法语区的许多报纸都抱怨说,事实上,这份报纸是在德国印刷,内容倾向于支持同盟国。

11月16日,《巴塞尔新闻》(Basler Nachrichten)反对发行廉价而且虚而不实的一份德国周刊,该报用三种瑞士官方语言出版,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份瑞士报纸。事实上,这份报纸是从德国的角度来看待战争-“其目的是为了左右瑞士人的观点”。

同样在11月16日这一天,沃州(Vaud)教育部要求教师们鼓舞国民士气,要“限制讨论–要严禁学生讨论–任何可能伤害瑞士人民以及参战国人民的话题”。

更为奇怪的是,10月8日,由于战火的持续,阿彭策尔州(Appenzell)和圣加仑州(St Gallen)取缔了所有的公众舞蹈。苏黎世也实施了取缔,但12月份又解除了这一禁令。

制表业

10月,手表产业呈现出订货减少,一家英国销售公司拒绝与纳沙泰尔(Neuchâtel)表业继续合作,除非该表厂能够证实所生产的手表中不含有德国部件或融有德国资金。

在瑞士的制表中心-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失业迫使当地政府救助成千上万的人。

另一方面,尽管瑞士巧克力生产商们担心生可可与食糖的供应,从英国、德国和法国订购巧克力的订单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入。

伯尔尼的三角巧克力(Toblerone)于1908年上市,1914年8月,三角巧克力厂家在报纸上刊登广告,以确保消费者了解其照常营业。

恐德心理

随着8月4日德国入侵比利时,许多比利时人穿越法国,试图逃到瑞士法语区边境。

准备接待比利时难民的瑞士人被要求到一家私人机构登记,该机构由洛桑的一名妇女筹办。短短几周内,登记人数就达到数百人。

这一好客行为引起了德语区某些报纸的不满,《伯尔尼日报》(Berner Tagblatt)建议比利时人返回祖国,因为比利时已经“处于合理的德国管理之下,他们可以努力使生活回到正轨”。

德国对比利时的入侵破坏了其永久中立国的地位,而瑞士政府却没有提出正式抗议,瑞士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的媒体对此表达了强烈不满。法语报纸-特别是《瑞士报》(La Suisse),《洛桑新闻》(La Gazette de Lausanne)以及《国家报》(Le Pays)–均对德军犯下的大屠杀以及对城市的轰炸进行了谴责。一些评论甚至表达了恐德心理,“德国佬”(Boche,Hun)一词频繁出现。

“战士们的圣诞节”

人类并非战争的唯一受害者。12月24日,日内瓦举办了“对战争中动物进行保护”的首届国际会议,会议提议建立红十字动物保护协会,并且设计其独立的徽章和制服。

信息来源

文章信息来自于:

《颠覆的世界:1910至1919年的瑞士》(Un monde bascule: la Suisse de 1910 à 1919,作者Anne-Françoise Praz,由Editions Eiselé出版社于1991年出版)

《瑞士1915年年度统计报告》(Statistisches Jahrbuch der Schweiz 1915,由联邦财政部及联邦统计局发行)

www.switzerland1914-1918.net

www.license-plates.ch.

1914年圣诞前夜,德国、法国和英国的战士们暂且撇开战争,在无人管辖地带欢度节日。尽管年末也要服兵役,但是许多瑞士军人还是“享受到了过节的乐趣”,《祖国瑞士报》(La Patrie Suisse)指出。

战士们的营房被圣诞树上的灯光照亮,边境也堆满了糖果包,一些法语区妇女发起了“战士们的圣诞节”的宣传活动,她们给在边境值守的瑞士军队送去了礼品。在每个礼品包-一个印有白色十字的红色盒子里-装满了巧克力、饼干、雪茄、香烟、“战士的专用烟草”和一盒火柴。

为了鼓舞士气,礼品盒里也装入了瑞士作曲家爱弥尔·雅克·达尔克罗兹(Émile Jaques-Dalcroze)谱写的两首爱国歌曲,还有刻有威廉·泰尔(William Tell)头像以及“1914年,放下武器过圣诞”字样的一个铜制勋章 。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