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1918大罢工 瑞士曾经濒临内战

政治家Robert Grimm,立于联邦大厦前的一场集会上,他推动了1918年的瑞士大罢工。

政治家Robert Grimm站在联邦大厦前一场集会的演讲台上。他是推动1918年瑞士大罢工进行的核心人物。

(Keystone)

100年前,瑞士发生了一场全国性的大罢工-总罢工。瑞士电视台还原了这段20世纪最富有戏剧性的历史片段。该节目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大家就瑞士社会与罢工权的关系进行思考。

高昂的物价、微薄的薪水、有限的食品:第一次世界大战导致瑞士的工人阶层陷入饥苦。同时,贫穷阶层与某些发战争财的工厂主之间财富差距的加大也令工人阶级的不满与日俱增。

这直接导致了罢工和抗议,受战争爆发的感染,瑞士国内的政治-社会和平也由此打破。一个被称作“奥尔腾行动委员会”的小组领导着这场运动,他们直接向瑞士政府-联邦委员会提出工人的诉求,并警告将举行总罢工。在这一由社会民主党人Robert Grimm发起组织的委员会里,工会和社会民主党人占大多数。

Generalstreik

Video über Generalstreik

SRF mySchool, 20.04.2018

在还原历史与虚构之间

当初的情境都被瑞士电视台“收录”到纪实-虚构的一部片子中。这部影片既有历史的图像资料,也有故事片的元素,还有著名历史学家们的评述。剧本由Hansjürg Zumstein创作,导演Daniel von Aarburg。在这个历史片断中,主角并不多:国民院议员Robert Grimm(由Ralph Gassmann扮演),总罢工的领导者,当初的联邦主席Felix-Louis Calonder(Peter Jecklin),以及总司令Emil Sonderegger(Fabian Krüger),他负责在总罢工期间维持公共秩序。

情节围绕这3个主要人物展开。失败者-至少在第一阶段是Robert Grimm-虽然中断了这场罢工,却并没有什么收获。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他害怕引发血战。

社会进步与“工作和平”

这场全国性的罢工开始于1918年的11月12日,结束于11月14日。结果似乎是强硬的资本主义阵营获得了胜利。Grimm和其他的罢工领导者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判决。而许多铁路员工,他们正是这场罢工的骨干,则失去了工作。

然而由“奥尔腾行动委员会”所提出的一系列要求,还是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得到了贯彻:大幅缩短了工作时间,提高工资,引入养老-遗属保险(AHV),征收财产税和赋予女性投票权。总的来说,1918年的总罢工改善了工厂主和工人之间的关系。值得一提的还有,它提出了针对全民实施的“普通劳动合同”概念。

正是得益于该制度,30年代末在钟表制造业和金属加工业普遍推行了这一合同,才让瑞士进入了“工作和平期”。这也意味着,雇主与雇员之间的矛盾,基本上没有经过如罢工或解雇等斗争措施,就得以解决。

这种“工作和平”的状态受到了社会的接纳,也为大多数人所认同,特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来自国外的威胁,让瑞士社会逐渐相互靠拢。不仅于此:“工作和平”已成为瑞士形象的一个象征,也是20世纪后半叶瑞士经济腾飞的关键。

一个没有罢工的国家?

确实,“工作和平”已经嵌入了瑞士人的国民性格,甚至在外国人眼里,也与瑞士紧密联系在一起。现今甚至有些人确信:瑞士禁止罢工。

瑞士职场仍然是和平的伊甸园

其实并非如此。瑞士的确是欧洲国家中,罢工最少的。但罢工权从未被明确禁止过(除某些行业以外)。集会权也是得到保障的。在1999年修订联邦宪法时,还明确提到过罢工权。

和在瑞士全国所流行的观点不同,瑞士其实也是有罢工文化的:19世纪后半叶-20世纪初,罢工的数量曾与欧洲其他拥有较大社会冲突的国家持平。就连在工作和平期,在二战后,也总是有罢工的存在。

现今有种观点很普遍,即社会伙伴关系,也就是雇主与雇员之间建设性的合作关系,已经再次岌岌可危,特别是在某些经济行业。进入新世纪以来,罢工的数量确实在增加。2008年3、4月间,贝林佐纳瑞士联邦铁路工厂的罢工有上百名工人参加,而且他们的抗争获得了市民的支持。当然,如果要断言,工作和平的时代已经终结,那么还为时尚早。但情况已经在发生变化。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