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年后


福岛人的恐惧


作者:Kuniko Satonobu


一位妇女回到福岛附近的家,取一些自己的私人用品 (Keystone)

一位妇女回到福岛附近的家,取一些自己的私人用品

(Keystone)

两年前的核灾难,至今还让福岛地区的人噩梦连连。一位来自东京的精神病科医生主动住到了福岛地区,要帮助那里的人。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了福岛人的恐惧。

精神病科医生堀有伸在南相马市的诊所里工作,该市位于福岛向北24公里处。与日本非政府组织“邻祖互助”一起,堀有伸开办了不少研讨会和其他活动,为了引起人们对精神疾病的警惕。

他建议当地居民敞开心扉、向外界抒发自己的感情,尽管“他们并不愿这样做,因为这不符合日本的传统文化”。将那种“失去一切”的感觉掩埋在心里,正是最危险的。而同样危险的,是始终都有一种恐惧的感觉。堀有伸这样说,他曾经写过多部著作,关于日本人的习惯性抑郁。

就在2年前,16万人出于对核泄漏的恐惧离开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读者们所表达的恒久的恐惧,令我们惊讶。您的患者也有这样的反应吗?

堀有伸:是的,我很确定,所有福岛的居民都心存忧虑,尽管有些人并不愿意提及。

忧虑有很多种,其中最普遍的是对儿童染上慢性病的担忧。人们担心核辐射已经渗透到食品和环境中。此外,他们还害怕核电站会再次发生爆炸,担心自己受到其他省的孤立,得到像瘟疫病人那样的待遇。

swissinfo.ch:不少人已经怀着恐惧之心生活了2年,这种情况可能还会继续下去。对日本来说,这是一种新情况,会触发一些什么样的心理疾病?

A.H.:说得对。日本正在积累新的经验。我们已确认,那些在核灾难前已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灾后会再犯。这是比较容易理解的。而且,现在也有更多人患抑郁症,并染上了酒瘾。

另一种现象就是,不少人孤独地死去。

堀有伸(Arinobu Hori):

1972年生于东京。1997年获得日本医学学历证书。

1997-1999年在东京大学医院精神病科工作,至2003年在东京的多家医院工作。

2003-2008年在某医院工作,负责帮助慢性病患者重返社会。

2008年-2012年开始研究慢性抑郁症。

2012年搬至距福岛24公里的南相马市居住,以便在当地诊所工作。

swissinfo.ch:有这样一位女性,她每三个月回一次家,“当我看到花园里的杂草时就会想,这本该是我和孩子们生活的地方。这时我就觉得我是在参加自己的葬礼”。您怎么分析这样一种情况?

A.H.:失去自己的出生地(故乡),以及随之而来的归属感,让自己变得毫无价值,这是心理学里一个很有名的课题。对福岛的居民来说,自记事起就开始打理自己的花园。对他们来说,出生地是非常重要、非常有价值的。

对这位女性来说,情况更严重,因为她每三个月就要直面这一问题。有些人,根本就难以承受这种失去。不久前,就有两个男人在自己的房子里自杀了,当他们回去的时候。

swissinfo.ch:1995年神户地震后,人们曾一度忧虑、失去希望。福岛灾难所造成的影响,与那次有什么不同?

A.H.:整个社会的分崩离析是福岛的特殊灾难。在自然灾害面前,比如像神户地震,人们变得更团结,共同抵御,共同重建。而福岛的核辐射改变了一切。它导致了家庭和社区的崩溃。

在有些社区只有老年人回去了,年轻人都搬走了。即使是在夫妻之间,当商量是否返乡时,也会出现意见分歧,因为他们对核泄漏的恐惧程度不同。抑或有些人离开了福岛,却在朋友圈中遭到唾弃。而且依据受辐射程度,当地居民获得的赔偿金不同,也导致了整个社区的分裂。

而且撤离人员生活在陌生的地区,与邻居素不相识,难以倾诉自己的恐惧和困难。

swissinfo.ch:您说民众对核泄漏的恐惧心理是不同的,是因为政府对此的宣传透明度不够吗?

A.H.:对。日本人有这种感觉,自从发生爆炸后,政府好像隐瞒了一些情况。

造成灾难的原因其实是日本的国民性。特别是统治阶级的心态。日本是个高负债的国家,但负责人并没有对此做什么。日本社会过度老龄化,但也并没有人帮助年轻的一代。这种心态就是,不去做抉择,这是典型的日本人。福岛只是加剧显示了这种国民性,表现得更加明显。

领导必须改变他们的工作方式。在此期间,当地人要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转变对福岛高度农业化、传统的社会结构来说,是很困难的。

swissinfo.ch:当您试图重新将这种社会网络按照传统的模式“拼接”起来时,不会担心这种国民性会再次发挥作用吗?

A.H.:我并不想改变这种传统的社会模式,因为福岛人现在的第一步是: 重建。他们会保留这种国民性,因为这是通往之前的社会结构的途径。这些人已经准备好,为集体牺牲一切。

如果我能够帮忙的话,我希望在他们的性格中稍稍加上一点独立,让他们在古老的社会结构中加上一点积极的因素。这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