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4年5月18日瑞士全民投票


为家庭医生开出的一剂补药


作者:Sonia Fenazzi


加强家庭医生普及,确保瑞士人人都能享受高品质的基础治疗 (Keystone)

加强家庭医生普及,确保瑞士人人都能享受高品质的基础治疗

(Keystone)

保障瑞士所有人都能享受到高品质的基础医疗服务,家庭医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今年5月18日,这一宪法条款将接受全民公投。为了应对瑞士人口老龄化问题并且改善医生分布不均的状况,一系列协调措施应运而生,而其核心内容正是该宪法条款。

家庭医生是最初的倡导者,为了突出基础治疗的奠基石-家庭医生的重要性,在他们的努力下,联邦政府和国会制订出这一宪法条款以及系列措施。

早在2006年,家庭医生们就要求政府出台一些措施,让人们了解他们职业的重要性。他们警告说,瑞士人口日渐老龄化,伴随而来的是慢性病例不断增加,对家庭医生的需求将会成倍增长,然而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由于缺少接班人,家庭医生的数目却在日渐减少。

如今,医学院里只有10%的学生选择家庭医生医学专业。家庭医生们将这种青黄不接的现象归因于国家的医疗政策,因为瑞士的医疗政策并未体现他们职业应有的价值,尤其与其他专科医生相比,他们的收入也令这份职业缺少吸引力。

宪法条款内容

第117a条款(最新版)基础医疗

1. 在各自能力范围之内,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均采取各种措施,旨在实现瑞士人人享受充分、高质的基础医疗服务。家庭医生是基础医学的中流砥柱,对这点联邦政府与州政府有目共识,双方也致力于改善目前家庭医生的现状。

2. 联邦政府颁布的相关规定如下:

a. 基础医疗领域医务人员的教育与技能提高;对他们执业的要求;

b. 家庭医生合理的治疗费用。 

公民权益

“白大褂们”走上街头举行游行,这在瑞士史无前例。但是,由于他们的呼吁毫无收效,2009年,他们又发起了一项名曰“支持家庭医学”(Oui à la médecine de famille)的全民动议,要求联邦政府与州政府推动这一学科的发展;确保瑞士人人均可享受基础医疗服务;保证医学院的教学质量并且完善职业技能;为家庭医生的执业行医提供便利条件。不到半年时间,该动议就收集到20多万个有效签名,也就是说超过了要求数字的一倍(一项动议需要至少收集到10万个签名)。

瑞士政府与国会承认,动议发起人对未来家庭医生短缺的担忧有理有据。但是,他们认为动议的内容存在问题,因为它只针对单一的一门职业-家庭医生。因此,为了使大家能够达成共识,瑞士政府与国会决定以一项直接反提案来反对该项动议,这一联邦法案将由瑞士选民公投表决。

基础医疗部门的全体医务人员

“这一宪法条款优于家庭医生们提出的动议,因为它致力于加强整个基础医疗体系,更好地解决各种医疗问题,以便人人都可以享受到基础医疗服务。家庭医生的重要性也得到了突出,但是基础医疗领域的所有医务人员均被考虑在内。因此,作为医疗团体,除了家庭医生,还有其他医务人员:护士、理疗师、运动机能治疗师等等,他们的工作也都得到了认可。”瑞士社会民主党代表Marina Carobbio Guscetti表示。

本身就是家庭医生的这位国会议员认为,未来的基础治疗应该完全着眼于专业间相互合作并取长补短:“为了更好地为慢性病患者提供治疗,全体医务人员需要共同努力。”关于基础医疗的宪法条款一旦得以通过,“将会对专业间合作起到重大推进作用”。

2012年瑞士医生状况

瑞士医生联合会(FMH)数据显示,2012年,瑞士共有31’858名医生。与2011年相比,增长了3.3%。男医生占62.5%;女医生占37.5%。女医生数目明显增多:增长率为5.8%,男医生的增长率为1.8%。

  

53.1%的医生在诊所工作,45.2%在医院工作,1.7%服务于其他领域。初级保健医疗专业人员(包括儿科医生)约占45%,其中该领域的女医生只占30%。

医院里的女医生比例为42.2%,诊所里的女医生为33.9%,其他领域的女医生为26.8%。在25-34岁年龄段之间,女医生占据的比例大于男医生。医学院里的女生比例增加,40岁以下医生中女医生的比例也在上升,鉴于这一事实,未来几年,女性医生的比例将会进一步增长,特别是由于许多男性医生即将退休。

医生的平均年龄为48.8岁:女性为45岁,男性为51岁。

  

医疗行业的女性化使家庭医生缺少接班人的状况“雪上加霜”,为了能够照顾子女,许多女医生不选择全职工作。2012年,平均来说,女医生每周工作7.4个半工作日,男医生9.3个半工作日。88%的家庭医生(男性和女性)申报的平均周工作时间为55小时以上。

保障所有医务人员的利益

“反提案的确比动议要有可取之处,但也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通过宪法来保障某一职业的薪酬,这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难道这就是‘合理支付家庭医生的治疗费用’吗?”瑞士人民党(UDC)代表Guy Parmelin反驳说,几乎所有人民党的国会议员都反对这一反提案,而其他党派的国会议员却表示赞同。

“基础医疗服务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更好的展开,人人都有权享受基础医疗,家庭医生也应该得到支持,我们对此完全认可。但是我们不赞同以法律条款的形式强加规定。”瑞士人民党的这位国会议员接着补充。他认为这一条文也存在一定的弊端:州政府的职能被转移到了联邦政府手中。“州政府及市、镇政府应该多些主动性,因为这些机构更熟悉当地情况。县官不如现管,我们不应该实行中央集权。”

这条宪法条款也清楚地指出了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相关职能,Marina Carobbio Guscetti指出。这位社会民主党的国会议员认为,该条款“一方面,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另一方面,可以向前推进具体方案的实施。”

一系列措施

除了宪法条款以外,围绕“家庭医生学科与基础医学”这一主要框架,联邦政府、州政府、医生团体以及动议发起委员会也群策群力,商定了各种其他措施。为了在中短期内,各方共同协力,尽快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卫生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希望实现这项“总体规划”。

目前,关于基础医学以及家庭医生学科的教育及研究,各级改革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其中包括针对医学院专业的一项联邦法律修订案。

至于医务人员的薪酬问题,联邦政府打算提高家庭医生诊所的化验费用,这样他们每年就会多收入3500多万瑞郎。除此之外,提高家庭医生的治疗费,每年他们的总收入又会多出2亿瑞郎,这笔款项可能来自削减其他专科医生的某些专门治疗费用。专科医生和医院对此都表示抗议。然而,他们对宪法条款却没有提出异议。

动议的发起人对宪法条款也十分满意,因此,他们决定撤销发起的动议。

风平浪静

“即使没有宪法条款,家庭医生方面的改革也可以得到贯彻。州政府可以从经济上鼓励家庭医生到那些需要他们的地区工作。”Guy Parmelin坚持自己的看法。

对于此项公投,瑞士人民党至今还未作出正式表态。但是,极有可能,像瑞士人民党的国会议员们一样,其中央委员在今年4月4日会表示反对,Parmelin指出。然而,关于这一主题,瑞士人民党尚未开展任何运动,因为在5月18日的全民公投中,他们优先考虑的是购买瑞典萨博鹰狮战斗机(Gripen)的资金问题以及关于限定最低薪酬的动议。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