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4索契冬奥会


棕榈树丛中的冬奥会


作者:Nadja Capone, 于索契


在这座炫目的溜冰场内将举行艺术滑冰比赛 (AFP)

在这座炫目的溜冰场内将举行艺术滑冰比赛

(AFP)

第22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将于明年2月7日在俄罗斯的索契(Sochi)拉开帷幕。为亲身感受冬奥会带给这座城市的影响、当地居民对这一盛事的看法以及索契地区的整体状况,我们的记者来到了这里。

对于初到索契的人来说,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大索契”地区沿海岸线延伸约140公里。那里的交通堵塞甚至让对堵车现象司空见惯了的莫斯科人也“大跌眼镜”。例如,许多人认为阿德列尔(Adler)-索契国际机场所处的区域与城市分开,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里是索契的一个区。阿德列尔–奥运公园–和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Krasnaya Polyana)均是奥运会竞赛的举办地。

当飞机飞越黑海上空时,不禁令人心潮澎湃,我几乎忘记了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而不是度假,人们很难将木兰花和棕榈树与冬奥会主办地联系到一起。

那么,当地人是如何感受此时这里变化的呢?出租车司机Rafael Chokolyan在索契生活了20多年,他来自苏联解体后宣布独立的阿布哈兹(Abkhazia)(位于索契南部一个存在争议的地区),对此次冬奥会,他憧憬不已。

索契

索契位于黑海之滨,北高加索山脉山脚之下。

  

共有43万人口,包括100多个不同种族。

面积达20万公顷,其中3万公顷占地是花园、林木带以及自然保护区。这个城市沿海岸线延伸约140公里。

索契位于北纬43度,地处气候湿润的亚热带–与尼斯(Nice)、多伦多(Toronto)、阿拉木图(Almaty)和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中国称其为海参崴)处于同样纬度。

根据美国财经杂志《福布斯》(Forbes)排行,2012年,索契是俄罗斯商业发展的最佳城市。

“我们见证了这个城市的变化:新铺的公路、新建的立交桥还有正在建设中的基础设施。”他充满热情地说。

但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私营企业家Igor Parkhomenko却希望冬奥会在其他地区举办。我们在索契市中心碰面,当时气温为摄氏16度,阳光明媚-这和严冬已至、天空灰暗的伯尔尼相比,是个很惬意的变化。

在距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Parkhomenko有一间小办公室。当我们一路走过去时,那些举目可见的起重机引起了我的话题,当然我也谈到了索契繁茂的南方植被。

“这里仍有许多这样美丽的景致。”他评论道。

他回忆起,当时冬奥会举办权授予索契的消息并未令当地居民欣喜若狂。他的许多外地朋友都想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你们这些人简直太挑剔了,你们成了这么大一场赛事的东道主,却抱怨不已’,这是他们的原话。但是让他们来建筑工地生活试试,持续不断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卡车搅拌泥浆致使尘土飞扬。这项规模巨大的工程也意味着基础设施不断出现问题:不是水源供应出现问题,就是天然气输送中断。建设项目太多了:体育设施、立交桥、商业中心和酒店。在过去的6年里,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

Chokolyan对此却看法不同,“所有的建设工作并非只会制造噪音和尘土,也有其积极的方面,它们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人们都很高兴。我不知道建筑工人的薪水多少,但是如果他们工作,就是说他们对于自己从事的工作、工作条件以及工资都比较满意。”

他也发了个小牢骚,“每天我的车都要刷两次,政府要求一切都要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我们的索契要熠熠生辉。”

企业家Igor Parchomenko认为自己的城市变得无法居住。 (swissinfo.ch)

企业家Igor Parchomenko认为自己的城市变得无法居住。

(swissinfo.ch)

基础设施与交通堵塞

“基础设施”是个街谈巷议的话题。尽管总的来说堵车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但是建了这么多的道路立体枢纽必然令人印象深刻。曾经索契的规划是作为度假胜地来开发,也不像其他地区那样有很多高层商业建筑,因此当时大多数道路的设计并未考虑迎合日渐增长的交通流量。而且,这里的道路基本上都是两车道,因此发生交通事故时,无疑交通就会趋于停滞。

“人们很快就会忘记不开心的事,”在索契经营一家书店的店主Oleg Smerechinsky说,“在危地马拉作出(索契主办冬奥会)这一决定两、三年前,从阿德列尔中心经由阿德列尔环形道到火车站的距离只有3-3.5公里,结果在一个傍晚的高峰时段,开车竟然用了差不多6个小时。这条路线包括一段两车道的环形路,这段道路要接纳4到5个支路的车容量。现在即使你非常不走运,最多也才需要1个小时。”

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年青人,对于发生的一切他很务实。

“建设一个道路立体枢纽的造价达几十亿卢布,对于所有钱是否都花在了刀刃上这样的讨论很正常,但是不应该讨论是否有必要修建立交桥,毫无疑问,所有的道路都需要修建。”

在他眼里,此次冬奥会具有积极意义。

“自从1991年以来,除了某些重要联邦项目外,这里从未建过一座立交桥。”他说,但是同时他也承认公路并非能解决所有问题:还要考虑交通与基础设施的问题。

阿德列尔火车站是新近建成的。大约两个月前,俄罗斯总统普京(Putin)为其剪彩,在索契机场与索契中央车站和阿德列尔火车站之间,用于输送奥林匹克与会者和游客的快速列车已经开始运营。

出于安全因素考虑,火车站里的严格安检也各就各位。如果你离开候车大厅只有5分钟,而后又折回来,你就必须再次出示护照,并且重新通过安检。但是更出人意料的是,车站里没有咖啡厅,也没有餐厅,甚至没有售卖咖啡和三明治的售货台,而恰恰这是欧洲大部分地区首先考虑安装的设施。

“这个火车站太大了,但是却没有为旅客提供最低限度的舒适度。”Parkhomenko评论说。但是他也指出,大多数来阿德列尔度假的游客都选择乘坐飞机,而不是火车。

出租车司机Rafael Chokolyan十分兴奋能够亲身感受奥运会。 (swissinfo.ch)

出租车司机Rafael Chokolyan十分兴奋能够亲身感受奥运会。

(swissinfo.ch)

北纬43度

对于俄罗斯来说,索契的气候十分特殊:即使在最炎热的夏季,临海的地理位置意味着这里总是气候宜人,而在冬季,其周围的高山又为其阻断了冷空气,所以冬季气候比较温和(6-8度)。索契的盾徽里有这样的话:“健康为人民”,这里的矿物温泉就足以证明这不无道理。  

20世纪50-70年代期间,这里主要是个温泉城;一个疗养胜地,人们来此治疗疾病。

“战后,政府对这一地区的潜力进行了评估,所有的疗养院、铁路基础设施以及机场均得到了发展完善。”Smerechinsky解释说,“当时,政府决定开发索契和克里米亚(Crimea,又译作克里木),还有高加索的其他几处温泉,投资开始源源流入,正如今天这样,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里的变化并非翻天覆地:20世纪50年代时,这里也曾是个大型建设基地。”

EkoVakhta (EcoWatch)环境保护组织的生态学家Olga Noskovets解释说,最初的时候,人们并未对冬奥会产生抵触情绪。

“他们认为,这一项目会为索契增光添彩,这里将会成为国际化的温泉都市,我们这里应有尽有:空气清新、水质洁净、邻近海边还有很多公园。”当我们在Imeretin山谷漫步的时候,她向我介绍。

“但是,在最初动工的第一年,人们就改变了看法,为了建设某些设施,政府开始将这里的居民动迁,当时存在着抵触情绪,人们实际上想要开发的一些项目都被破坏了。”

EkoVakhta环保组织始建于1997年,其目的是保护北高加索的自然环境,该组织记录了所有在奥运场馆建设中出现的违规现象。

“自从1917年革命以前,整个Imeretin山谷都被看作是保护区域。直到前不久,这里还有一些为当地居民供应蔬菜的农场。现在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一切都让路给了奥运设施。”她说。

事实上,在瑞士资讯swissinfo采访的人中,很多人都记得过去这里的果园和田野。比如说,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曾是个拥有1000个居民的小村庄。

Alexander Frolov是一家全球定位系统(GPS)监测公司的经理,他住在莫斯科,但是,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由于工作原因,他在索契度过了很多时光。

“90年代末期的索契是个宜人的度假胜地。大多数建筑只有两、三层楼,在我看来,度假胜地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曾是个安静、偏僻的地方:如果一条狗吠叫的话,人在5公里以外都可以听见。”他回忆说,“2013年1月我再次回到这里时,所到之处都是围墙、泥浆和噪音–这令我很不舒服。”

对于奥运会设施建设所带来的损害,生态学家Olga Noskovets表示抗议。 (swissinfo.ch)

对于奥运会设施建设所带来的损害,生态学家Olga Noskovets表示抗议。

(swissinfo.ch)

盲目行事

Smerechinsky认为,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们行驶在连接阿德列尔和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之间新建的公路上,这条公路是冬奥会的交通主干,在Mzymt河河岸左侧,公路和铁路并行伸展,过去的老公路还通向Imeretin山谷,但是到处都是急转弯。他认为,为举办冬奥会所进行的这些建设用了5-6年时间来完成,“无论如何这些都是应该修建的,但是如果不是因为冬奥会,可能要花上30-50年。”新建成的公路以及完善了的电力供应都可谓是意外收获。例如,卡拉斯拉雅波利亚纳第一次有了排污系统和污物处理厂。

在索契工作了很长时间的Frolov回忆说,过去这个城市很小也易于管理,他希望未来的索契也是如此。“正如人们所说的,我们不应该不考虑具体情况而盲目行事,但现在政府的做法却恰恰如此。”他说。

“当我听到人们说,‘要不是得益于冬奥会,索契早就分崩离析了。’这种说法令我感到震惊,因为这意味着所有俄罗斯的城市都需要举办奥运会才能保持完整。”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冬奥会后的索契何去何从

在人们质疑投入的资金是否得到了有效利用的同时,许多人想知道冬奥会过后索契的未来。

就奥运场馆本身来说,组织者们认为,一些场馆的内部会完全重建,将改建成博览会或者综合性展厅;另外一些场馆将会保持原貌,用于举办国际体育赛事,俄罗斯运动员也可以在此训练。2018年,俄罗斯将是世界杯足球赛的东道主,其中一些比赛将在索契举行,因此,这些基础设施都是现成的。

索契冬奥会过后,这里将为来自酒店和相关行业的专业人员提供就业。但是,是否索契真正会成为世界级的度假胜地,时间会作出回答。

“当在索契漫步时,过去跃入你眼帘的是棕榈树和浩瀚的大海,而如今你所看到的都是施工工地,许多工程已经停工。20层高的巨型建筑构架随处可见–谁又曾想过在地震带上让这些高楼拔地而起呢?”Frolov质疑。


(转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