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5年3月8日全民投票


致力于实现能源转型的税收革命




每年,瑞士排放的具有温室效应的气体超过5千万吨,也就是说,人均排放量约达6.7吨。 (Keystone)

每年,瑞士排放的具有温室效应的气体超过5千万吨,也就是说,人均排放量约达6.7吨。

(Keystone)

大幅度提高碳氢燃料及其他各种燃料的价格,是减少化石能源消耗的必经之路。这就是自由绿党(Les Vert Libéraux)提出的动议:用能源税取代增值税(IVA)。该项草案遭到了其他各个党派的反对。

化石能源–石油、天然气、煤炭–是造成气候变化、大气污染、疾病与环境等严重问题的始作俑者,产生的许多恶果需要由未来几代人承担。在瑞士,30年以来,关于能源转型的讨论一直喋喋不休,但是直到今天,化石能源还占能源需求总量的66%左右,而新型可再生能源–太阳能、风能、沼气–仅占2%。

继日本福岛(Fukushima)核事故之后,2011年,瑞士政府决定制订新的“2050年能源策略”,预计逐步放弃原子能,同时改善能源效率以及发展可再生能源,来减少化石能源消费。目前,国会正在对这一系列措施的可行性进行考察,自由绿党(VL)认为,该策略的发展方向是正确的,但是进程太过缓慢。

为了加速能源转型的进程,瑞士的这一中间党派发起了“用能源税取代增值税”的人民动议,意欲在税收体系掀起一场革命。根据动议,增值税(IVA)应该在5年内被能源税所取代,无论是生产还是进口不可再生能源都该承担该笔税务。这一做法可能会导致化石燃料和碳氢燃料大幅提价,因而实现节约能源、达到绿色能源更加具有竞争力的目标。

自由绿党发起的动议

根据动议,增值税将在5年之内得以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对不可再生能源的生产及进口征收能源税。

在初期,这笔税收应该达到增值税取消前5年进项的平均值,而后将通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固定百分比进行计算。

为了平衡国外竞争带来的压力,法律可以给大量依靠能源的工业“开绿灯”,引入“灰色能源税”,该税收主要触及那些主要依赖进口能源的工业。

其中5%的税收会用于减少低收入阶层的医疗保险额度,或者在其他方面为他们减税。

不当的税收

“在新的能源策略背景下,上千个关于条例、税收、补贴的提议都处于讨论之中,我们提出的动议可以令这些问题迎刃而解。此外,与增值税相比,能源税给管理部门带来的压力也不那么沉重,因为增值税不仅给政府带来负荷,而且还令30万家企业深受其累。”Martin Bäumle解释说。

这位自由绿党主席认为,新提出的能源税也可以尽快减少对国外能源的依赖。每年,为了购买石油和天然气,瑞士投入的资金超过130亿瑞郎,而这些能源多来自政局不太稳定的国家。相反,推广可再生能源有利于发展当地的洁净技术工业,为瑞士经济带来更大的效益,并且创造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

“增值税构思的方式有误,影响了我们国家企业的创造力,也抑制了改革创新,而革新恰恰是我们国家经济领域的一大优势,然而,用能源税取代增值税更加明智,因为能源税只会触及从国外进口的不可再生能源。”Bäumle强调说。

经济动荡

该动议并未赢得政府的支持,瑞士政府希望民众对其予以否决。瑞士联邦委员会(Conseil fédéral suisse)承认,倘若不提高化石能源的价格,根本无法达到减少能源消耗以及二氧化碳减排的目标。但是,为了弥补每年约达230亿瑞郎的增值税缺口,对碳氢燃料和化石燃料(也称矿石燃料,石化燃料)的征税额度则定位过高:拿汽油为例,每升应该至少提价3瑞郎。

因此,与增值税相比,这一新的税收制度将会更加威胁本不景气的国内经济,面对外国竞争,瑞士工业将会处于劣势地位。为了保持平衡,该动议对于那些主要依靠能源的工业部门予以例外。然而,政府认为,从短期和中期来看,能源税可能会令“经济领域动荡不安”。

此外,瑞士联邦委员会反对取消增值税,因为这笔税收是联邦政府的主要税收来源(约占全部收入的35%),并且十分稳定。为了推动能源转型,政府意欲从2021年引入“鼓励刺激机制”–对化石能源征税获得的收入重新分配给国内经济以及各个企业。仍未拍板的这一方案无疑会在国会各个党派之间激起轩然大波。

能源税

为了保护环境和能源,瑞士已经出台了一些相应税法。

生产和进口化石燃料会产生二氧化碳,瑞士联邦政府因此出台了二氧化碳排放税,这笔收入的1/3用于资助节能项目的开发,另外2/3用之于民众。

多年以来,对化石燃料适当征税一直处于讨论中,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一意向一直遭到国会大多数议员的否决。

除此之外,为了支持可再生能源电网的引入,政府对于电力运输产生的费用进行征税;大型载重汽车以及各种车辆消耗的矿物油也同时需要缴税。

资金来源难以持久

在国会里,自由绿党提出的动议只赢得了其“表亲兄弟”-左派党派绿党的几声附和,绿党曾经发起过一个类似的动议,在2001年选民以77%的否决票将其否决。其他党派认为,能源税是一个根本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法:将税收的基础定位于化石能源进行征税,这种做法无法保障国家持久的资金收入,因为化石能源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对于右派和中间党派而言,能源税还会威胁瑞士工业的未来,阻碍其能动性,“对于《京都协议书》(Kyoto Protocol)中规定的二氧化碳减排措施,瑞士已经遥遥领先。通过新的能源税,只会继续拉大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差距,这种做法不会明显改善气候环境,只会削弱我们的经济实力。”瑞士人民党(UDC)代表Albert Rösti表示。

此外,左派捍卫增值税的理由则基于社会因素,“为了达到能源转型和环境保护,化石能源提价是必经之路,但是,这应该是在鼓励机制的背景下才能得以实现。反之,政府没有稳定的税收来源,则会处境艰难。拿增值税来说,社会保险资金的一部分就来自这笔进项。”社会民主党代表Eric Nussbaumer指出。

只为惩戒浪费

“是该采取行动的时刻了,可能和其他党派相比,我们超前了20年。”Martin Bäumle拒绝接受批评,他断言说,“能源税无疑会保障政府持久的资金收入:如果碳氢与化石燃料的消费减少,只需提高税率就可以解决问题。如果说在100年后,化石能源消失了,还有给环境带来负荷的其他能源,即使影响的程度不大,我们也可以向这些能源进行征税,所以保障持久的税收完全不是问题,因为我们一直都离不开能源。”

“此外,我们提出的动议对于国内企业和经济不会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一旦提高碳氢和化石燃料的价格,这笔费用会通过增值税的取消而得到补偿,只有那些化石能源的消费大户才会受到影响。”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