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5年6月14日瑞士全民投票


奖学金体系何去何从-讲求平等还是尊重联邦制?


作者:Sonia Fenazzi


在瑞士,奖学金金额以及获得条件在各州存在着很大的差别:通过一项公民动议,瑞士大学生联合会(USU,简称瑞士学联)要求将其进行规范统一。 (Keystone)

在瑞士,奖学金金额以及获得条件在各州存在着很大的差别:通过一项公民动议,瑞士大学生联合会(USU,简称瑞士学联)要求将其进行规范统一。

(Keystone)

动议拥护者们认为应该保证机会均等;反对者们则要求尊重联邦制:瑞士大学生联合会发起的统一奖学金标准的提议遭到了政府以及国会大多数议员的坚决反对,然而左派党却对其予以支持,今年6月14日,该项动议将由全民投票进行表决。

在瑞士联邦体制之下,教育由各州主管,其中也包括奖学金制。也就是说,各州自主规定奖学金的发放标准、申请条件及其额度。因此,无论从奖学金的授予标准,还是从金额上来说,各州之间的差别很大,这点从下面的图表可见一斑。

另外,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瑞士的整体状况显示,义务教育之后继续深造(第二梯级和第三梯级教育)的学生数目持续增长。1990-2013年间,中、高等院校注册人数从441’687人增至638’135人,增加了44%。与此同期,领取奖学金的人数却下降了9%,如图所示。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瑞士学联于2010年成功地发起了一项“奖学金(德、法、意)”动议(Initiative sur les bourses d’études):要求将高等教育津贴的管理权从各州转至联邦手中,从而由政府进行统一规范。其次,动议明确指出,“这笔教育津贴是为了保证大学生在高等教育首个专业学习期间的最低生活水平。”

“此项动议打出的王牌是要求平等与机会均等,这些准则早已被列入联邦宪法。但是,如今这些权利却遭受践踏。”瑞士社会民主党(Parti Socialiste suisse)党员、国会议员Mathias Reynard(法)不满地表示,“任何感兴趣和有能力的人如果希望继续求学,都有权接受高等教育,如今这点却难以得到保障,因为奖学金的指标不断减少,因此是否能够继续深造取决于家长的经济实力。”

此外,这位社会民主党人认为,“目前的奖学金体系毫无公正可言,因为奖学金金额并非基于学生自身的经济境况,而是在于其所居住的州。”

“奖学金存在差异合乎情理,因为,各州的生活消费水平、求学期间的经济投入都不尽相同,奖学金故而因州而异。我们的联邦政体无懈可击,根据自身的具体情况,各州可以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奖学金制度。”Nadja Pieren(德)驳斥道。在瑞士人民党(UDC,右翼保守党派)的这位代表看来,该项动议“确实干预了各州的主权,也是对瑞士联邦体制的巨大干涉。”

1990年以来奖学金受益人比例达最低点

目前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瑞士各州为教育注资3.34亿瑞郎,其中这笔金额的95%用于奖学金发放。这笔资金其中有53%用于资助接受第三梯级教育的学生,奖学金获得者平均每年收到8’276瑞郎;46%用于资助接受第二梯级教育的学生,享受奖学金者平均收取5’458瑞郎,剩余资金用于资助义务教育或者继续教育的学生。

2013年,在瑞士,义务教育以后继续深造的人数共有638’135人,其中获得奖学金的人数占7.2%:自1990年以来享受奖学金人数的最低点。

(资料来源:瑞士联邦统计局)

州间协定

除了与瑞士政府以及大多数国会议员观点一致以外,Nadja Pieren还认为,将数次谈判之后达成的关于奖学金的州间协议(多语)(Concordat intercantonal)抛到九霄云外,这种作法是不可取的。至今为止,2013年生效的这一州间协定得到了瑞士26个州中16个州的赞成,为了统一规范,协定确定了奖学金申请条件以及金额的最低标准。

由于协定对没有签署的州不具有约束力,为了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和谐一致,国会对教育津贴联邦法规(多语)进行了修订,因此,通过这项修订法,即使没有签署州间协定的各州也要遵守最低标准,以便得到联邦政府的资助。

Mathias Reynard提醒说,即使州间协定对于奖学金金额进行了一些规定,国民院筹备委员会还是曾经致力于出台一项动议反提案,尤其着眼于联邦对各州在津贴制定上进行约束。但是,该委员会的提议遭到了两院的否决。“因此,这一动议反提案成为一纸空谈:根本毫无实际意义。”他指出。

附加的5亿资金

动议的反对者还将矛头指向了增加奖学金的财政后果:如果扩大奖学金发放范围,相对目前而言,瑞士每年应该再多投入5亿瑞郎左右。

“这笔数目不可小觑,而且我们还要考虑到额外的管理费用,在这方面每年又需要数十万瑞郎。简言之,这一变化将造价不菲,此外也毫无必要,因为瑞士的教育体制十分合理。”Nadja Pieren肯定地说。

“政策应该考虑到何为头等大事并如何抉择。对我来说,瑞士应该以教育为先,这是瑞士的财富所在。得益于高水准的教育、研究和创新,瑞士才会蓬勃发展。如果想要长持以久,那就需要投资教育。”Mathias Reynard强调。

然而,瑞士人民党代表Nadja Pieren却认为,“在奖学金上加强投入既不能保障大多数学生完成大学学业,也不能保障教育体系更为优质。相反:这5亿瑞郎的投入将会从其他教育项目中支出。如果想要从职业和学徒教育中节省出这笔资金,那将会铸成大错,由此可能造成瑞士年青人的失业率增加,而我们如今的职业和学徒教育体系一直卓有成效。”她预言说。

在国会,反对者占明显优势:在国民院,该动议以135:58票被否决;在联邦院,以32:12票被否决。在国会的各大代表党派中,除了社会民主党、绿党(Les verts)和瑞士福音人民党(Parti évangélique)对动议表示支持以外,其他各大党派都对其予以反对。

6月14日,全民投票将对奖学金动议一槌定音。要想修订宪法,该项动议需要得到州与选民的双重多数赞同票。

颇有历史的学生津贴动议

“奖学金”动议的发起者是瑞士大学生联合会(USU,简称瑞士学联),这一机构为大学、高等理工学院以及职业专科学院的保护组织。该动议于2010年7月发起,2012年1月收集到了11.7万多个有效签名。为了满足接受全民公投的要求,一项动议需要至少收集到10万个签名,因此,瑞士学联超越了接受公民投票的最低标准。2015年6月14日,瑞士学联提出的动议将要由公民投票进行表决,这是自70年代初期以来他们所争取的关于奖学金动议的首次投票。

早在此前,瑞士学联已经发起了关于这一议题的两项公民动议。1972年,他们提出了名曰《资助成人教育》(Nouveau régime de financement des études)(效仿洛桑模式)的动议,而后于1974年将动议撤回。1991年,他们又提出了《全民教育:协调奖学金制度》(Formation pour tous - harmonisation des bourses)动议,但是却由于没有收集到足够的签名而流产。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