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6年6月5日全民投票


瑞士人民将就避难权再次进行公投




外部专家递交的三份报告显示,自2014年以来,苏黎世一所难民接待中心试行了新的避难受理程序,审批效率明显提高,这项改革将会收取积极效果,既能缩短审批时间,又能减少资金投入。 (Keystone)

外部专家递交的三份报告显示,自2014年以来,苏黎世一所难民接待中心试行了新的避难受理程序,审批效率明显提高,这项改革将会收取积极效果,既能缩短审批时间,又能减少资金投入。

(Keystone)

瑞士人民将就庇护权再次举行全民投票。然而,此次反对《避难法》新修订案的却是右翼政党,修订案旨在加快避难申请审批的进程,并且节约开支。面对来自中东地区史无前例的移民大潮的涌入,整个欧洲的避难体系都在经受严峻考验,瑞士的此次公投则处于这一风口浪尖之时。

瑞士的《避难法》似乎命运多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一次的修订案刚刚生效,继而新一轮讨论又会“卷土重来”。自1981年《避难法》引入以来,庇护权就经过了十多次修改,平均每三年一次,就此议题进行的全民公投也多达五次。

史无前例的移民大潮

由于前所未有来自中东地区移民大军的涌入,去年欧洲国家收到的避难申请约达140万份,与2014年相比翻了一倍还多。在瑞士,2015年登记的新的避难申请人有39’523人,相对于前一年增长了66.3%。

去年,在瑞士注册的避难人数占整个欧洲避难申请总人数的3%,是近20年来的最低点。2012年,联邦政府收到的避难申请占整个欧洲难民申请总数的8.2%。

尽管如此,相对人口比例而言,瑞士的避难申请人数排在欧洲避难人数最多国家的第七位。2015年,瑞士每1’000个居民中,就有4.9人为避难申请者,而欧洲平均每1’000个居民中,避难申请人有2.9人。

2015年,来自厄立特里亚的申请庇护人员共达9’966人,这使厄立特里亚成为去年瑞士难民申请的主要来源国,其次来自阿富汗的避难申请人有7’831人,叙利亚4’745人,伊拉克2’388人,斯里兰卡1’878人,索马里1’253人,尼日利亚970人。

自90年代起,瑞士人民党(Union démocratique du Centre,简称UDC)就不断要求严格立法,避难问题也一直成为其竞选的头等议题之一。近来,右翼政党不断赢得中间党派的广泛支持;相反,在严化避难权的全民公投中,代表瑞士人道主义传统的左翼政党却一直站在右翼党派的对立面。

因此,今年6月5日的投票令人耳目一新:有史以来第一次,左翼政党赞同对《避难法》进行修订,然而右翼党派却表示强烈反对,而且还发起了全民公投。“到目前为止,所有通过的修订案都是限制避难权,然而,这一次国会同意修订法律,为避难申请人从最大程度上提供法律保护,同时改善审批手段,正是基于这一点,左翼政党拥护新的修订案。”社会民主党(Parti Socialiste)代表Cesla Amarelle解释说。

缩短审批时间

2015年,瑞士国会通过了《避难法》修订案(多语),该法案首先着眼于加快避难申请(多语)的审批进程,在避难申请人庇护请求被驳回的情况下,尽快将他们遣送回国;对于被赋予难民身份的申请人来说,尽早帮助他们就业。将来,比较简单的审批程序–也就是说,对于不需要特殊查证或者是在其他《都柏林公约》(多语)签署国已经提出申请的情况,审批过程一般不会超过140天,而目前平均说来需要400天;对于比较复杂的程序–例如遇到上诉的情况–审批时间不应该超过一年,而目前往往都超过两年。

尽管将来会加快审批步伐,但是为了确保公平和公正,申请庇护者从一开始就可以享受免费咨询并免费律师。自2014年,苏黎世一所难民接待中心试行了这一新形式的审批程序,结果显示:审批时间较过去缩短了39%,上诉人数减少了33%。相反,自愿回国人数却增加了两倍。

为了推进这项改革,政府的职权将会加大。将来,比较简单的申请程序(约占60%的情况)都会由联邦政府直接管辖的新设的接待中心受理,这里的工作人员包括联邦政府公务员、翻译、法律代表以及回国问题咨询顾问。在未来,瑞士联邦新设的接待中心可以接纳大约5’000名避难申请人员,而目前仅能为1’400名申请者提供住处。较为复杂的庇护申请情况会像现在一样,由各州设立的接待中心为申请人员解决住宿。

欢迎前来瑞士避难

瑞士政府认为,在难民接纳上所作的这一调整需要投入5亿多瑞郎。然而,从中期来看,对《避难法》的修订可以使联邦政府与各州每年节约超过两亿瑞郎。该项目最初曾得到所有各大政党的支持,然而在去年,瑞士人民党却在国会讨论期间表示反对,他们认为这一修订案毫无裨益,并且会适得其反。9月份,也就是在瑞士国会通过该修订案几天之后,右翼政党收集了65’000多个签名,发起了全民公投。

“对《避难法》所作的这次修改构思于2011年,当时,瑞士受理的避难申请甚至不到去年的一半,而且《都柏林协议》那时在一定程度上还发挥作用。如今,一些欧洲国家正在关闭边境,瑞士却要接纳更多的难民,这实际上等于向难民发出了一份邀请函,相反,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将‘经济难民’拒之门外或者是遣返回国的办法,由于经济原因前来寻求庇护的人员占申请避难总人数的绝大部分。”瑞士人民党代表Albert Rösti表示。

避难法

长久以来,避难权曾一直被纳入瑞士联邦《外国人法》,自1981年起,瑞士出台了《避难法》,最初审批非常宽松。

《避难法》的部分内容甚至整体法规前后共经历过十几次修改,自那以后,避难政策越来越严格,

到目前为止,瑞士人民在1987、1999、2006和2013年的全民公投中,以绝大多数赞同票通过了4次《避难法》修订案。

2002年,选民们以50.1%的多数票否决了瑞士人民党发起的动议“反对滥用避难权利” (Contre les Abus dans le droit d'asile)。

除此之外,这一右翼政党还反对为难民引入免费法律保护。“为所有申请避难人员免费提供律师,我们认为这点令人无法接受,因为这项权利甚至连瑞士公民都并未享有,因此,也与联邦宪法确定的平等原则背道而驰。”Albert Rösti补充说。

州与市镇政府的支持

上述批评遭到了Cesla Amarelle的否定,“这简直就是凭空捏造,所有瑞士公民只要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都可获得免费的法律保护。对于申请庇护者来说,律师的作用可以说极其重要,因为申请者一般都不了解我们的法律,对避难申请程序也一无所知。在律师的协助下,他们能够更好地了解申请遭到拒绝的原因,因而可以减少上诉人数。”

此外,在未来,联邦政府可能会利用隶属于联邦的建筑以及基础设施创立新的避难中心,而不再需要相关州与市镇政府对这些规划进行批准,如果必要,政府还会征用土地-这也是瑞士人民党批评的焦点。“通过这一方式,联邦政府赋予自身一项新的征地权,这与我们的法律体系背道而驰,难民问题不应该是对公民权利以及州和市镇政府自主权的践踏。”Albert Rösti坚持道。

“在2014年一次国民院会议上,新的《避难法》修订案已经得到了各州以及市镇政府代表的一致同意,鉴于这一事实,我们对上述看法无法认同。”Cesla Amarelle回应说,“贯彻这一改革,也是基于各州和市镇政府的利益,联邦政府应该尽快设立接待中心,以便展开避难审批程序。”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