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8年11月25日瑞士全民投票 保险公司雇用私家侦探监视滥用保险金嫌疑人

Uomo con fotocamera tra gli alberi

保险公司雇用私家侦探,对涉嫌滥用伤残保险金的受益人进行监视,如何对监视范围进行界定?新法案似乎给人们留下了太多诠释空间。

(© KEYSTONE / ENNIO LEANZA)

保险公司有权雇用侦探监视涉嫌骗取伤残保险金的人,一项新的法律修订案希望让这一设想成为可能。瑞士议会和政府认为,该举措对于打击滥用伤残保险的行为十分必要。但是,反对者则认为,此法案是对人权的一种侵犯,于是,他们发起了一项全民公投。选民们将于1125日对此进行投票表决。

A先生受了工伤,事故造成的严重背痛令他叫苦连连,瑞士意外事故保险公司(Suva)(多语)外部链接为其支付伤残保险金。然而,该保险公司怀疑A先生对于自己事实上遭受的创伤夸大其辞。医学光片十分模糊,在和瑞士意外事故保险公司代表谈话时A先生也闪烁其词。因此,保险公司雇用了私家侦探B先生去监视A先生,以便了解A先生的健康状况是否真的像他陈述的那么严重。*

监视活动投入几何?

从2009年至2016年期间,为了核实保险人是否存在滥用保险行为,瑞士联邦伤残保险公司展开的调查约有1.6万例,其中雇用侦探监视涉嫌滥用保险的案例约有1700人,在这些人中,800名保险人暴露出滥用行为证据确凿。同期,对于疑似滥用保险的现象,瑞士意外事故保险公司展开的调查约为3300例,其中受到私家侦探监视的有11人。

2017年,在21.7万名投保人中,瑞士联邦伤残保险公司开展的调查有2130名,210名伤残保险享受者受到监视,170名滥用保险嫌疑人已经被证实假借伤残之名骗取保险金。根据预测,正是得益于这些调查结果,节约下来的全部金额总计1.78亿瑞郎,其中约6千万瑞郎被投入到监视行动上。

资料来源:联邦社会保险局(OFAS)

信息框结尾

今年11月25日,瑞士选民将就关于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LPGA)修订案进行投票,根据此项修订案,如果A先生在街上散步、泡吧、逛公园或者出入其他公共场合,B先生就可以监视他,此外,B先生在公共场所也可以向A先生居所开放处对他实施监视,比如说,当A先生位于外界视线可及的阳台或者花园时,B先生就可以对他进行监视。

侦探还有权进行拍照或者录音,但是不能使用提高其自身观察力的器械,即望远镜、夜视镜和定向传声器。如果意欲锁定涉嫌滥用保险人的所处位置,也可以求助于技术支持,比如说全球定位系统,但是必须是在司法机构授权的前提下才能使用。

法律修订案的起源

近年来,为了打击可能出现的滥用伤残保险金的现象,瑞士联邦伤残保险公司(AI)(多语)外部链接经常雇用私家侦探监视涉嫌滥用伤残保险金者。然而,2016年10月,欧洲人权法院(Cour EDH)认为,秘密监视保险受益人的举动缺乏足够的法律基础,因此,瑞士意外事故保险公司迅速叫停了监视滥用伤残保险嫌疑人的作法。随后,在听取了联邦法庭的意见后,瑞士联邦伤残保险公司最后也停止了监视活动。

监视涉嫌骗取伤残保险金者做法的叫停得到了瑞士联邦委员会(Conseil fédéral suisse)和议会的干预。鉴于认为从事监视活动亟需法律依据,大多数议会议员决定将监视滥用保险嫌疑人的相关条款从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修订案中分割出来,进行优先考虑,因为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修订案的涉及面更广,并且政府已经在着手进行。2018年3月,议会两院都以绝大多数赞同票通过了此项修订案。

除了确定可以实施监视活动(详见上文)的情况和具体方式外,修订案还规定,如果的确存在涉嫌滥用保险的具体迹象或者在通过其他方式审查无果的情况下,保险公司领导层的代表可以批准雇用私家侦探实施监视活动。

监视活动可能以6个月为期,最长持续30天,监视期也可能最多再延长6个月。监视活动结束后,保险公司必须告知受到监视的保险人该公司监视的动机、方式以及持续的时间。如果监视活动证实受保人确实无法工作,保险公司就应该将获得的资料全部摧毁,除非投保人要求保留。

+ 公投的法案全文(意)外部链接

新的法律条款不仅涉及伤残保险和意外事故保险,而且还涉及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所有社会保险,也就是说,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强制性医疗保险均包括在内,换言之,这关系到在瑞士生活的所有人的切身利益。然而,社会救济金领取者却不包括在内,因为他们属于各州和各个地方政府所在地的管辖对象;另外,职业养老保险也不归属于该范畴。

争议点

尽管打击滥用社会保险的宗旨无可厚非,议会内部的左翼代表们还是对于这项法律修订案进行了强烈抨击,他们指出,该法案不合情理,侵犯了人的基本权利以及保险受益人的私人空间。仓促之中通过的这一法案只是单单考虑了保险公司的利益,却无形中营造了普遍怀疑保险受益人滥用保险的疑云。

反对者尤其指责,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修订案允许保险公司雇用私家侦探监视涉嫌滥用保险者,却无需得到法院的批准,这点难以让人接受。此外,他们认为,新法修订案赋予给保险公司的权利远远超越了警察们的权利。

《瑞士刑事诉讼法》(CPP)(多语)外部链接允许警察无须得到法庭授权,就可以在公共场所监视犯罪嫌疑人,但是与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修订案不同的是,该法案并未提及可以在公共场所监视处于自家开放空间的嫌疑人的可行性。

联邦社会保险局(OFAS)(多语)外部链接认为,尽管在《瑞士刑事诉讼法》中并没有明确提出,联邦法庭的法律权限赋予了警察同样的权利。而事实证明,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修订案赋予了私家侦探起码与警察等同的监视权利。

根据这一法律内容,联邦社会保险局指出,存在监控涉嫌滥用保险者“居所开放空间”的可能性,但是对目标嫌疑人的居所内部实施监视却予以否认,反对者们正是对此忧心忡忡:客厅、卧室以及楼梯都属于受保护的私人空间,保险公司雇用的私家侦探无权对这些地点进行监视。

最后,联邦社会保险局保证,保护保险公司权利的联邦法律修订案不允许私家侦探为从实际上提高监视能力,使用特殊技术手段,进行拍照或者是录音和摄像。私家侦探无权使用无人机、夜视镜、红外线相机、望远镜以及监听设备,即使法律并未明确将这些器械排斥在外,他们也需要得到司法机构的授权,尤其要遵守《瑞士刑事诉讼法》以及法律程序审批期间联邦委员会的声明。

因此,一些该动议全民公投的拥护者-尤其是自由党人,批评该项法案不合情理,他们担心关于争议点的辩论将会在法庭上继续进行。

*文中所举事例纯属虚构

全民公投

反对“对涉嫌骗取伤残保险人士实施监视”的新法修订案的全民公投由一小部分市民发起,其中包括作家Sibylle Berg、年轻的社会活动家Dimitri Rougy以及信息安全专家Hernani Marques。

最初,议会内部各个党派均对修订案持反对态度,社会民主党(Parti Socialiste suisse)和绿党(Les verts)之所以放弃寻求全民公投,因为它们认为开展关于滥用社会保险议题的宣传活动将十分困难,但是与此同时,它们也对此次全民公投表示支持。

一家自由委员会也站在了反对修订案的阵营一方,该委员会由青年自由民主党(Jeunes libéraux radicaux suisses)、自由绿党(Vert libéraux)与基督教民主人民党(Parti Démocrate-Chrétien Suisse)党员组成。这一委员会尤其批评:该项法规缺乏立足点,给人诠释的空间太多,同时他们也强调了应该保护保险受益人的私人空间。

信息框结尾


(翻译:薛惟中)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