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8年11月25日瑞士全民投票 长角的牛更幸福吗?

Eine Kuh mit Hörnern auf einer Wiese.

​​​​​​​长角的牛在瑞士越来越罕见

(Keystone)

动物幸福是“牛角动议”的核心。倡议者抨击“去角”给牛带来了不必要的痛苦,而批评者则认为,去角的牛有更大的活动空间。 

閱讀本文的繁體字版本請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公民动议围绕着奶牛进行,而奶牛是瑞士的标志。11月25日,选民将用选票决定奶牛的命运,准确地说,是决定牛角的命运。动议发起者抨击牧民普遍去除牛角、羊角的做法,他们称,在瑞士,只有10%的奶牛头上还长着角,联邦的统计数字是25%。

阿明·卡保尔和他的奶牛,在伯尔尼汝拉山脉附近的Perrefite。

(Manuel Lopez)

动议暴露了表象与现实之间的巨大反差。一方面,长角的奶牛是宣传画、旅行手册、巧克力棒上喜闻乐见的广告明星,而另一方面,长角的奶牛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少而又少。但是,首先,讨论的焦点是动物的健康,这不仅涉及到了“去角”问题,也涉及到了畜群的生活条件。

这是选民第三次就农业问题进行投票。今年9月,选民明确否决了“公平食品动议”,该动议以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实现农业自给自足和提高农业产量为目标。虽然“牛角动议”探讨的是瑞士农业的一个细节问题,但是从对待牛角的态度中,我们却能看到不同世界观的碰撞。

谁发起了的动议?

一切都从阿明·卡保尔(Armin Capaul)开始,一位家住伯尔尼汝拉山脉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的山民。他在直接民主制的实践中,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他凭一己之力,提出了动议,并收集到了所需的10万个签名。为了筹款,他动用了自己的部分养老金,另外还得到了私人、苏黎世动物保护协会和自由集体银行(德)外部链接的赞助。

采取主动 捍卫奶牛牛角的瑞士农民大伯

一个人能否凭借一己之力,去说服10万同胞一起关心奶牛该不该有角?如果这人是有着牛脾气的瑞士农民阿明·卡保尔(Armin Capaul),那么似乎答案是“能”。

卡保尔的支持者包括有机瑞士(德)外部链接 (Bio Suisse)、绿色和平组织(多语)外部链接 (Greenpeace)、瑞士动物保护组织 (德)外部链接 (Schweizer Tierschutz)、部分农民、许多人智学(多语)外部链接鲁道夫·斯坦纳(德) (Rudolf Steiner)外部链接的信徒,斯坦纳开创了生物动力农法(多语)外部链接。另外,阿尔卑斯议会(德)外部链接,这个饱受争议的玄秘组织主动完成了签名的验证工作。

动议的目的是什么?

动议的目的不是禁止牧民去除牛角或羊角,而是鼓励牧民保留牛角羊角。“保护农用家畜尊严动议”,简称“牛角动议”(多语)外部链接是对宪法第104条的补充,倡导者要求联邦对保留牛角、羊角和其他农用家畜角的牧民予以财政资助。 

“牛角动议”反映了卡保尔应对农业现代化的态度。因为,在工业化进程中,为了节省牛圈的空间,大量牧民被迫割去牛角。 

卡保尔批评道,“去角”手术很复杂,术前要给动物打麻药、吃药。大多数牛犊、羊羔在不到3周大的时候就被牧民用热铁烙去了牛角或羊角。倡议者称(德)外部链接,去角为20%以上的牲畜带来长期疼痛。 

倡议者称,牛角、羊角也是生命体,是动物身体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角在动物认识自己、互相交流、消化、护理和调节体温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野外散养带角的牛是完全可能的,只是需要更大的空间,只有这样动物才能既自由活动,又不会伤害到其他动物。

牧民的态度存在分歧

针对“牛角动议”,农民协会没有统一立场。因此,瑞士农民协会决定,各组织可以各抒己见。法语区的农业组织Agroa(法)外部链接 号召选民反对动议,称动议是对牧民的不受欢迎的干涉。瑞士农妇协会(Schweizerischer Bäuerinnen- und Landfrauenverband)也持这一观点。与此相反,小农联合会(Die Kleinbauern-Vereinigung)和有机瑞士(Bio Suisse)从动物健康的角度出发,号召选民支持动议。

信息框结尾

倡议者强调,他们尊重牧民的自由选择权。他们认为,要把联邦的财政支持用到整个农业系统中。

联邦委员会为什么建议选民否决动议?

联邦委员会(德)外部链接担心,对动物来说,动议可能弊大于利。因为在财政补贴的刺激下,牧民可能不再去除牛角,而是会把牛拴起来,以节省牛圈空间,并降低家畜间互相伤害的风险。这样一来,不仅限制了家畜的自由活动,同时也减少了动物间的“社会交往”,这将带来比“去角”更严重的弊端。 

联邦现在就以补贴的形式,支持有利于动物健康的圈养方式,包括让家畜定期在圈外自由活动。 

联邦委员会认为,是否去角应该由牧民自己决定。牧民最了解自己的动物,也了解家畜生活的环境,因此最好要由他自己决定,要不要给家畜去角。而且,自己做主的企业家精神可以推动农牧业的发展。

据联邦委员会估计,“牛角动议”一旦通过并实施,将会产生1000万至3000万瑞郎的费用,而这些钱都要在农业的其他部门节省出来。联邦委员会还认为,对带角的家畜进行登记也会为联邦和各州带来额外的费用。

议会是什么态度? 

议会两院都赞成联邦委员会的观点。大多数议员都建议选民否决动议。但是,议员们从多个层面去讨论“牛角动议”,而且还在讨论中加入了个人感情。绿党和社民党支持动议,并把动物的健康与痛苦放到了首位。尽管牛角羊角造成的受伤事件少而又少,但是,他们还是强调极少的重伤案例。另外,他们还指出,就牛角而言,明信片上的瑞士和现实生活中的瑞士落差太大。

但是,投票结果还是令人颇为惊讶。特别是在国民院,许多议员投了弃权票。投弃权票的议员来自不同的党派,其中以右翼保守党,也就是瑞士人民党的成员(SVP)居多。 

尽管许多议员对“牛角动议”和卡保尔的执着抱有好感,但是大多数议员认为,目前的法律在动物保护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另外,议员们认为,尊重牧民的自主权、减少伤害风险也是他们反对动议的原因。而且,有些家畜因为基因的原因天生就不长角,这也是动议倡议者不曾考虑过的。

easy vote Hornkuh


(翻译:阎寒)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